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21年10月17日 星期日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散文世界
老屋
2019-12-17 16:31:08
    

  几年前就遥遥欲坠的故乡老屋,为我们家遮挡40多年的风雨,终于抵挡不住风雨的侵蚀,终究还是倒了。
  上世纪70年代,我还是未上学的顽皮小孩,但父亲为盖老屋所付出的辛劳与汗水,至今还在我记忆的脑海中浮现。
  每天天未亮,在小学任教的父亲就开始用独轮车推土夯屋基,星期天或寒暑假,父亲有时叫我帮他拉车。屋基夯好以后,就开始和泥做土坯,做土坯在我们家乡也叫做脱土坯。电影《牧马人》中,许灵均和李秀芝就有脱土坯的镜头,当我看到此场景时,不由地触景生情,感触颇多。夯屋基和脱土坯用了多少泥土,独轮车推了多少趟,就连父亲自己都说不清。
  老屋所缺少的木料是我与两个姐姐从灌南李集徐叔家里拉回来的。徐叔是父亲很要好的同窗,他是一位性格耿直、命运多舛的传奇人物。父亲回忆说,徐叔从师范刚毕业就被错划为右派,为了生活,放下读书人的斯文,当过裁缝、做过医生、逃过荒。上世纪60年代初,为了将家中仅有的粮食省下给老人与孩子,与徐婶一起远赴安徽逃荒,靠祖传的几张中医处方,顽强地生活下来。
  1977年,恢复高考后,命运相似的两位父亲在老屋里坐在八仙桌旁,互相捧着各自孩子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时而大笑,时而流泪。一生从不饮酒的父亲破天荒地叫我给他和徐叔斟酒,两人喝了一夜,畅谈一夜,多年的压抑与委屈在这一晚完全释怀了。
  夏天的老屋是热闹的,特别是到了晚上。晚饭过后,父亲带我到老屋后的六里河边,让我坐在由几块青石板铺成的简易码头,为我洗澡。记忆中的六里河水是清澈透明的,河岸两边长满了围墙似的芦苇,不时还有硕大的草鱼跃出水面来吃芦叶。洗完澡后,父亲便把我夹在腋下带回家,放到由门板做成的凉床上,边用芭蕉扇为我驱蚊,边给我讲花木兰、和氏壁,还有四渡赤水的故事。
  每当父亲讲《三国》或《水浒》时,院子里就会来许多左邻右舍,有老人,也有我儿时的伙伴。这时母亲和姐姐忙着给乡亲们安排凳子,我忙着把家中的芭蕉扇分给众人,他们在老屋的院子里一边纳凉,一边听父亲讲《三国》、说《水浒》。
  冬天的老屋是恬静的,天未黑,父亲便把用玻璃做的灯罩擦洗干净。晚饭过后,我与妹妹在煤油灯下做功课,此时父亲便坐在边上,不时检查一下我们的功课完成情况。
  老屋的前面有一颗枣树,是我祖父当年栽下的,到了我能爬树的年龄,枣树己经长得很高大了。每当秋季,枣儿成熟的季节,枣树就是我的乐园。
  庭前八月梨枣熟,每一天都能上树千回。
  每次与父亲从学校放学刚回家,不等父亲把自行车停稳,我就从自行车前的车架上溜下来,猴子一样,窜到枣树上,捡又红又大的枣子,一边吃,一边看着树下,朝捧着小手向我要枣子的妹妹得意地笑。这时的我便把摘下的枣子扔给妹妹,有时故意往她头上砸,砸中后,她便到母亲那儿告我的状。
  我结婚时,母亲请了木匠师傅,将枣树伐了,用枣木做了婚床,由于枣树很大,婚床只用一半枣木,剩下的一半至今在姐姐家收藏着。
  现在,老屋倒了,枣树变成床了,儿时的回忆变得越来越久远了,故乡对于我来说,己经成为了乡愁,那就是少年时不想呆,长大了再也回不去的地方。
  还好,己是耄耋之年的父母现随孙子孙媳住在大学校园里,尽情享受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
(顾天祥)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