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20年8月13日 星期四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点亮
2019-12-17 16:22:42
    

  再过两个月,李建国要退休了。这个阶段他心里空落落的。办公室内的个人物品和台账资料早已整理得差不多了,岗位工作基本移交。部门不安排他具体工作。每天他在忙忙碌碌的同事之间成了一个特别需要呵护的对象,谁也不愿让他参与一个半半拉拉的项目。他与大家每天也说不上几句话,显得特别寂寥。
  部门会议室的墙壁上挂着李建国之前带过的团队获得的多种荣誉,这些荣誉大都在有访客时起到明显作用。来客对赫然入目的三面墙赞叹——“啊啊,这是一个有相当底蕴的团队,人才辈出,业绩卓著。”
  李建国曾经对自己临近退休的情形构想过,有失落、惋惜、惶恐、依恋……但从来没有想过眼下这个情状,一台快速运转的机器突然停下,并被规定即将闲置不用。他自己觉得能力、技能已不适应当下,有点拖人后腿。早在两年前,他就觉得自己进入夕阳西下的通道,他体内被查出来两个“定时炸弹”(肿瘤),他以顽强的意志控制。这种透支身体的英雄做法,不被倡导。他成了大家为此拿出来举证的典型——身体是工作的本钱,身体不行了,工作的本钱就成了不良资产。谁敢用?
  不管怎样,各类战役性工作,李建国当仁不让。胜败皆有。所谓“败”,是投入与收获不成正比,绩效上不去,新业务发展了,收入降低了。眼见职业生涯将画上句号,之前创下的功绩越发轻描淡写。还是那句话:理想再美好,现实很残酷。
  想功德圆满、光荣退休,哪有那么顺利。李建国与在银行从副行长退二线的老张经常叙旧,他俩是小学同桌。老张说到现状和未来,就感慨不已。老张说:“自己的一世英名,被退二线前的坏账弄没了。”金融风险之大,远比李建国在电信公司流失一批业务更触目惊心。
  渐渐地,李建国似乎明白了,岁月不饶人,自己风风火火、打打杀杀的阶段已走过了,即便有一腔热血,也心有余力不足。他决定提前收心、收山,刀枪入库。
  李建国所在部门每年引入新晋员工。他们待了一段时间,不是轮岗到其他部门,就是跳槽离职。李建国带过徒弟,坚信玉不琢不成器。可是徒弟们经不起他的打磨雕琢,借故离开他,另谋高就。李建国的心渐渐冷却,带徒弟的劲头不足了。
  李飞的出现,让李建国暗吃一惊。这个名校金融学专业硕士的毕业生,在应聘几家银行落选后,无奈选择了电信公司。他对电信的了解一鳞半爪。李飞的亲戚在电信公司当线务员,在他眼里的电信工作离不开爬杆钻孔,或者上门维修。同学家里的宽带上不了网,李飞会找那个亲戚,亲戚上门帮人家安装软件。当时李飞觉得这类工作不是他理想当中的白领生涯,风雨无阻地劳作。他在高考填报的金融专业是一个比较吃香的专业。据说,毕业生到银行的薪资较高。后来,他遇见一个场景,立即对这份专业渐渐减了热度。在一些饭店、食堂、小区门口居然会看到穿着职业西装的银行青年在推销理财产品。这种情形,让他感觉到与摆摊吆喝差不多。
  在大学读了四年本科再加两年专硕,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摆摊营销。李飞有点畏惧。他在几家银行递交简历中选择的都是管理岗。招聘者对他讲,所有录用者需要到一线锻炼。什么时候到管理岗,还要经过考察、体验和培养。他立马心旌摇曳,泄气了。他觉得人生苦短,学习已占用了20多年时间,再一番折腾,没有一个好的归宿。这样的人生不太妙。当他选择到电信时,招聘者提议他最好报银行。但他觉得银行已回不去了。如果电信再不要他,校招的机会完全错过了。
  李飞朝着电信面试官,居然展现出毅然决然、信心满满的神情,发出“电信是我的归宿”之类铿锵之语。其实这是他的学姐传授的一种应聘话术。电信老师欣然一笑,在他的名字后打了个勾。
  李飞入职电信,在集训后开始入轮岗,先是到管控部门的财务岗,一圈走下来,居然到了政企部门,双休日也要出去营销。他不愿意看到的一个场景又出现了——摆摊、设点、推销业务。面对着一张张陌生面孔对自己絮絮叨叨、斤斤计较,他心生厌烦和悔意。他问了一下电信亲戚,亲戚说原来自己当线务员,现在是智慧家庭工程师,也要做营销,不营销,这个市场有可能很快不属于自己。电信这样的企业,除了业务产品就是营销服务。李飞,觉得再想飞到其他地方不太可能。他对同学说,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
  李飞遇到李建国,仿佛是偶然中的必然。李建国对新员工都非常热情的。他与李飞聊家常,发现李飞真是入错了行。假如早些认识李飞,李建国向当过副行长的同学打个招呼,给李飞安排工作,不是太难的事。李飞对这位叔叔辈的师傅,心生感激。李建国只是同情,暗忖还有个把月要退休了,对李飞多种受屈的想法也是爱莫能助。他如前辈一样,拍拍李飞的肩头:“好好干,我们过去就是一步步干起来的。”
  说归说,李建国有点心虚,感觉李飞出现的时候,自己正处于日落西山,实在没有什么在年轻面前可以显摆的。
  老李小李的关系较为融洽,经常聊天。老李神清气爽,感觉自己再干五年也没关系。小李从老李身上了解更多的企业“正史”和“野史”,跌宕起伏,精彩纷呈。
  不久前,他们参加了一些会议,也听到了公司面临的挑战和压力不同寻常。公司好得飞上天的时光不再。小李长吁短叹,怪命运不济。一次他遇到银行的同学,同学告诉他,在银行的薪资还算可以,但竞争更激烈,每天他们很晚才睡觉,时常有种摸不到的痛、抓不着的痒。有时候一个数字搞错,那就相当于既赔钱又失面子。银行人员常跳槽,流动性较大。所以在银行的压力并不是常人想象得那么无足轻重,每天只要数数钱而已。听同学的一番话,李飞觉得没被银行选中好像逃此一劫。
  老李小李聊到这一话题时,李建国说:“是啊,我了解的情况与你的一样,小李还是安分守己吧。”李建国暗忖:自己要退休了,也帮不上这个小伙了。
  李飞说:“自己也想通了,专业不专业不去纠结,一切可以从新来。向李师傅一样,之前靠白手起家,也能打天下。”李建强心头一酸,他不知道李飞已经看了公司和部门过去的荣誉和发展历程。李建国曾是公司的“历史人物”。
  李飞离开了李建国的部门,老李小李还是有点伤感的,此去一别,职场中的新老再聚基本没有。李飞轮岗到物联网中心,发现里面研发人员科技创新意识非常强,各种创新产品琳琅满目,但许多成果在市场应用比较少。他隐约找到了企业发展不尽人意的短板。偶然的一次,他在手机读到一篇互联网金融推文。银行业需要监管平台,只不过一些银行的IT创意由总部完成,这些总部的研发落到实地有一定过程。地市分行大凡做常规业务,没有好的通信技术支撑,银行市场拓展力必受影响。
  银行业在有限的范围相互竞争挤兑,必然激烈。李飞跟物联网中心一个同届员工、那位银行同学商量,为银行业设计的物联网仓库。创意很好,拍板不易。银行同学摇头。李飞告诉了李建国这个想法。李建国心头一热,赶紧与银行同学老张联系。老张说:“好啊,你们公司有这样员工,我们银行很缺,老同学,我们做不了设计活,铺路架桥的事还行。”
  银行有顾虑的是信用问题,如资金风险、不良贷款等。物联网仓库很快设计并投运。银行业的客户经理手机上加载远程监控软件,直接可以看到信贷单位在仓储物资的吞吐情况。假如没有达到银行的要求,这些仓库的物品,一件都拿不走,一旦挪动就会告警,告警信息传到监管者手机上。
  银行受益匪浅。李飞被领导多次点名表扬,夸他爱岗敬业、有创新头脑。李飞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又好像不是。因为他觉得即便到了银行,专业对口,他不一定会爱上银行。到了这家电信企业,虽说不是一见钟情,却有一点先结婚后恋爱的甜蜜感。
  唯独遗憾的是,李建国师傅退休了。李飞在外跑业务,没有赶上光荣退休的欢送会。好在老李小李加了微信。
(周晓慷)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