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21年10月17日 星期日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散文世界
缘分
2019-11-26 10:32:45
    

  也许到了一定岁数,再如何被人抬举说“扮相年轻”已不顶事。我直言不讳,容易流泪。
  年轻时受些委屈,严重时能把泪硬生生地下咽,不让别人看出破绽,看出了就不算真汉子。把不流泪作为真汉子的参照,这是“非标”之规,误导了许多年轻的男子。其实,真汉子就是有真性情、真担当的男子,不轻易流泪的男子大凡动了真情才湿眶;情义交织,最易动容而泣。动不动就哭的男子必然有点“娘”了。因此把不流泪作为真汉子的参照,是一道伪命题。
  前天在公司大院的门口,遇到辞职多年去创业的C君,因为需要人脸识别才能入院,他在门口踟蹰,面呈焦虑状。有许多员工从他面前经过,仿佛没有人与他打招呼,抑或相互间不认识。我在出门时,与C君四目相碰,双方忍不住“哎”地一声。我伸手与他相握。原来,他弄了个公司,想与电信公司做些项目,但许多熟人工作变化,所有的新面孔仿佛都成了一堵墙,他感到没有任何的空间给自己。我告诉他做项目很严,招投标,不是凭熟面孔即可。我用自己的人脸,为他开小门,请他进了大院,在大厅内稍坐,聊了聊,感其独自创业的不易。他说现在电信公司不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我附和道:“我在这儿上班,每天也有不少新面孔。”
  我知道他在电信公司工作了10年多,10年里,我与他讲过的话只有此刻的十分之一,这是一个惊人的统计数据。在他慨叹连连时,他居然语出惊人:“真不好意思,我忘记您姓啥了。看我记性多糟糕啊,能告诉我吗?”
  蓦然,我的脸上滚烫起来,在告诉他的同时,自嘲道:“C总,您真会开玩笑。”他也笑,居然沁出了泪花。
  同一单位,有些能记住名字的,好像好多年没有遇见过了。有些邂逅的,已然不知他们姓甚名谁。有次,在电梯内遇到有位经常在窗口对客户笑脸相迎的中青年女员工,她给我留下较深的印象。在电梯内,她热情地称呼我“师傅”。我问:“你好,还忙吧?”她连声说“还行还行”。看得出她的心态如她的笑脸一样布满阳光。我见她胸前挂的员工卡背面朝前,就让她把卡翻过来,想知道她的姓名。不料她的笑容凝固了:“我是外包工,看了也会忘掉的。”仿佛是自嘲,我却感到被一阵寒风削到了脸颊。我吃惊地发现,在她员工卡的姓名下写着“外包员工”的字样。
  我一本正经地宽慰她:“我们都是同事啊。”她的脸红了,喃喃道:“算是吧,算是吧。”她的眼球发红,若不是我的楼层先到了,估计会看到不忍料想的一幕。
  在同一屋檐下工作的同事退休了,新的同事又增补进来,我在这个屋檐下待了30个年头,迎来送往,有的去世了,大部分还健在,密集的场景还在脑海保留。对那些退休在家的同事,我常常突然想到他们,想到与他们说笑的开心场景;有时也会自责,偏偏要放大某人的短处,弄得人家左右不是,而自己振振有词。想到这些给别人造成的尴尬和不愉快,情绪立即黯然。
  主任要退二线了。过去与他有过的激烈争执,足以灰飞烟灭,我心里交织着悔意和不舍。他在发言时的个别词句,我不再触电似的去纠正,因为我懂他表达的意思。谁没个偏差呢,自己也不见得有多完美。我想到这么多年能在一起顺利地工作,创出的一些荣誉,以及他对我的嘉许和批评,其实都是一种缘。
  主任眼镜后闪出细碎光泽,对大家说话的声音不如平时那般铿锵:“在一起工作就是一种缘分啊。”他预备开启动容模式。我已提前开启了。
(一舟)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