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21年10月26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成长的印记
2019-11-22 9:27:42
    

  新中国成立70年,而我是一名70后;在新中国70年风雨历程中,我参加工作并为之奋斗和奉献的仅是后30年。与70年相比,30年也许很短,但这30年因为改革开放而波澜壮阔,尤为精彩,我也有幸在这场电信改革的大潮中,成为了参与者和见证人。这30年里,有阵痛、有喜悦,有彷徨、有果敢,更多的却是我们电信企业和员工一步一个脚印坚定的成长。30年来通信发展中的许多“历史事件”,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我们企业和员工的“成长印记”。
               命运不容选择
  55周岁的王蓓今年退休了。与当年一起招工进县邮电局报房此后又早早“内退”的姐妹们相比,她的退休工资高出了近一倍。
  退休前,王蓓是县联通公司总经理。休说别人,连王蓓自己也觉得命运很会跟人开玩笑。1998年通信行业重组“寻呼改制、移动剥离、邮电分营”时,整个报房20几个报务员就她一个人被分去寻呼,为此她心里难受了好一阵子,觉得命运对自己很不公平。当时,寻呼、移动先行剥离,除了专业明确不得不“走”的,其他人都害怕把自己从电信“分”出去。偌大的家业在电信,收入来源主要靠电信,谁又愿意离开呢?尤其是中层以上干部,都觉得若被分出去定是前途黯淡,铆足了劲留在电信,再不济也得到邮政。20多年过去了,电信、移动、联通、邮政,都已不是分营时的模样,不可用“好”或“不好”简单比较,但“分”出去的员工因为企业人才缺乏获得更大发展空间却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在有些人眼里,分营前任县局无线班班长的吴克也是被命运眷顾的一个,到移动后不久他便担任县公司总经理。这令那些当年有机会被“分”出去的人不禁感叹“世事难料、造化弄人”,或许带些悔意也未可知。其实现在想想,虽说在国家大政方针之下,个人命运往往与时代背景相连,但谁又能说王蓓与吴克的“好运”不是他们自身努力的结果呢?
               岗位可以自主
  年底即将退休的林静生最近有些郁闷——这次岗位晋升又没有他的份。这已经是连续三次岗位晋升没有轮到他。在担任县公司安全保卫岗位之前,林静生是县局技术骨干,上世纪90年代搞程控电话建设时吃住在工地,为电话大发展立下过汗马功劳。因此在2002年薪酬制度改革全员重新定岗的大潮里,他被定为专业技术类七岗,是当时县公司该类别的最高岗。但这也成了他头顶上的一块“天花板”,其后十几年数次岗位晋升,他虽都报名参加了“公开竞聘”,却皆错失良机。
今  年,员工岗位管理迎来了“积分制”,且打破了过去岗位与身份的捆绑,只要积分达到标准即可升岗,算是理顺了岗位晋升的通道。然而成也积分败也积分,林静生因积分不足在退休前止步于升岗,不免心生遗憾。员工岗位晋升从公开竞聘制到积分制无疑是很大的进步,而当年从“考试评定制”到公开竞聘其实也不亚于一场划时代的改革。
  在2002年之前,职工通过考试和评定确立高级工、中级工和低级工,往往受人为因素影响较大,每年3%升岗加工资的名额更是“一票难求”,由此造成的矛盾不少。积分制的出台为员工的职业发展搭建了平台,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自己的岗位自己做主,这不能不说是改革的一大进步。现在,积分办法明确且公开、透明,想要升岗可以努力去“攒”积分,达到分值即可升岗,不用参加考试、面试,也不用领导去打分和评定。真挺好。
               一线最是吃香
  1998年起,我从电报数据机务员的岗位通过公开竞聘成为县局办公室秘书,不少人羡慕我。到办公室后我才知道,原来“部室人员”和“班组人员”的区别有多大。当时部室人员中流行一句话“只有优秀的人才会从班组选到职能部室”,这不仅体现在口头上,也体现在实际操作中:月度奖金、年终奖金按系数发放,组人员系数是1,部室人员系数是1.4,足足高出40%。只要办公室发个话,全局都得响应;办公室的人走出去也是倍儿有面子。2002年薪酬制度改革之后,绩效系数跟岗位级别挂钩、跟身份脱钩,部室较于班组的所谓优势不复存在。其后,绩效向前端营销一线倾斜的力度越来越大;公司鼓励优秀员工、年轻员工到支局一线去;实施“倒三角支撑”后,基层单位和员工有权利对部室人员的作风说“NO”,一些留在部室的“老”人难掩心中的失落。
  对此,在人力资源管理岗位上呆了近30年的唐仕明倒是看得淡然:“人工成本是根据业务收入核定的,没有一线打粮食,大伙儿都没饭吃,绩效向一线倾斜是必然的。”在办公室党支部最近召开的一次“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党员大会上,支部书记许东浩说:“办公室就是一个服务单元,我们的初心就是为基层搞好服务,我们的使命就是立足本职岗位尽力支撑好一线。所以,忘掉部室人员的身份吧。”话虽浅显,说得在理。
  在如东分公司工作的30年,我经历的类似“事件”当然远不止这些。这些事件,或许不能完全反映出江苏公司、中国电信的全貌,但窥一斑而知全豹、处一隅而观全局,它们或多或少反映出电信为适应外部环境变化,推进企业转型所采取的一系列内部改革措施。这些改革举措,对我们个人的影响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是必要和必须的,即使伴随着阵痛或失落,但企业正一步一步坚实地迈向前方,我们自己也在不断地成长和进步却是不争的事实。
  作为一名70后的电信员工,我会一生铭记伟大的祖国,铭记与电信企业共担风雨、共同成长的每一个印记!
(李丽)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