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散文世界
“穷”父亲的“富”生活
2019-10-21 16:11:21
    

  父亲穷了大半辈子,却也潇洒过半百,母亲说他真本事没有,做人全凭一张嘴,而父亲确不以为然道:“干活劲没别人大,手艺没有别人精,不靠这张嘴靠啥?”
                  生病
  父亲出生在苏北一户贫困的农村家庭,家里有三个兄弟姐妹,父亲排行老大。父亲从小体弱多病,自己曾经自嘲到:“我从生病开始到现在,吃的药堆起来能比我人高。”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患有甲状腺功能亢进症(简称“甲亢”),每次发起病来心悸、出汗、眼球突出,十分吓人。那时候因为家庭贫困,父亲初中毕业之后就选择辍学和家门口的邻居出去学习瓦匠手艺。几年打工下来,也老大不小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家门口的亲戚朋友张罗着给父亲介绍对象。其实父亲能说会道,没事还会唱两出淮剧,在学校上学的时候也是一小有名气的文艺青年,上学那会就带过不少女同学到家里来玩。但真正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人家就要慎重考虑了。后来经人介绍,父亲认识了母亲。母亲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姑娘,没上过学,打小在家帮着料理家务,干农活、织蒲包,单纯本分,吃苦耐劳。父亲凭着自己一张能说会道的嘴让母亲动了心,也不计较父亲出生贫寒以及身体上的问题。在家里亲戚东拼西凑之下,总算凑足了结婚的彩礼钱。可能是因为打小的体弱多病,父亲在工作上一直没有什么起色,对工作之外的娱乐消遣玩意儿反而十分精通。再加上他能说会道,好交朋友,在生活上碰到一些困难的时候,往往也能应付过去。 
                  借钱
  有了我之后,家里的经济负担便愈加沉重,为此,父亲母亲在我上学之后,便和村里其它人家一样,把我交给了爷爷奶奶,选择到苏南地区打工挣钱。一年之中,我最期盼的日子就是临近春节父亲扛着大包小包回家。我会早早地在家门口等待,因为父亲会从外面带来各种各样我喜欢的零食和玩具。一看到父亲归来的身影,我便如离弦之箭冲到父亲怀里,期待着父亲口袋里的新鲜事物。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些年父亲在外打工的日子并不好过。但是为了不让我失望,还是从仅剩的辛苦钱里面拿出一部分来满足我对外面世界的幻想。
  随着父亲年纪不断变大,常年生病吃药,身体损耗严重,靠在工地上做瓦工这种苦力活挣钱的日子已经难以为继。为此,父亲动起了开饭馆做生意的念头,因为手头没有资金,父亲拉来我二叔入伙。就这样,父亲做起了小吃店的生意。刚开始,父亲干劲十足,每天起早贪黑地磨豆浆、炸油条、做豆花,忙得不亦乐乎,加上父亲那能说会道的本事,在当地结交的朋友都前来捧场,所以生意也算红火。父亲和二叔合伙的小吃店,主要投资的是二叔,而二叔自己是负责工地项目实施的工程师,无暇顾及店里的生意,小吃店的实际负责人是二妈。我的二妈也是一个能够吃苦耐劳、精明能干的女同志,店里的大小事宜基本上由我二妈说了算。可是好景不长,不幸的事情眷顾到了我二妈身上。一次偶然生病住院,二妈被查出胃癌晚期,小吃店一下子失去了顶梁柱,生意也和我二妈的身体状况一样一落千丈,再也没有好起来。
                  车祸
  在我印象里,自从我上学以来家里一直是背着债过日子。村上的亲戚邻居,三朋四友几乎都曾有遇到过我父亲上门借钱的经历。虽然欠下累累债务,但是每一笔父亲都一诺千金,到期之前必定上门还清。正因为这样,一旦遇到什么困难,父亲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筹措到钱以度过危机,但却不是每次都能逢凶化吉。
  2007年的夏天,处于高三备考阶段的我从我奶奶口中得知了一件关于父亲的噩耗。父亲在为小吃店采购原料的途中,电动车和一辆拐弯的轿车相撞,当场神志不清,被紧急送往医院。在医生的紧急救助下,捡了一条命回来。
  屋漏偏逢连夜雨,再次见到父亲是2008年的元旦,那时的父亲刚刚出院,而我则因为高考备考期间学业压力,感冒咳嗽一直没有痊愈,只是断断续续地打点滴吃药。一个月下来,发展成了肺积水,不得不住院治疗,父亲得知我生病住院的消息后,从外地赶回来,在母亲的搀扶下到医院病房来看我。当时父亲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头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两只眼睛已经没有了他往日能说会道的神采,仿佛老了20岁。
  经历双重打击的我们一家,面对住院费以及我学习所需的高昂费用,父亲将他车祸获得赔偿的恢复治疗费全部拿出来支持我住院和学习费用。后来父亲又进行了二次开颅手术,现在的父亲头上留下来了两道长长的疤痕,像分水岭一样告诉我,我的父亲曾经经历的生与死。
                  同学
  父亲的学生时代其实很短暂,但是在他们那个年代在学生时代的结下来的友谊却极其深厚和久远。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我们那里可供娱乐的方式和渠道不多,淮剧是当时比较受欢迎的地方特色之一。每逢淮剧团下乡演出,村里的大人和小孩吃完晚饭后,早早提着小板凳在学校广场上看演出。台上唱着,台下的父亲就有模有样地学着。父亲小时候就是一个小戏迷,嗓子条件好,学校一有文艺活动,父亲的淮剧都会被安排上。也因为这样父亲在当时也是小有名气的“角儿”,他们一帮爱好文艺的小伙伴也会常常聚在一起,以戏会友。
  从我大学毕业回家乡工作之后,父亲和母亲也决定返乡置业。返乡容易,落脚却难。虽说我的老家是一个三线的小县城,但是面对与工资水平极其不对称的高房价,父亲犯了难,选择租房,但却不是长久之计。眼看我就到了结婚成家的年纪,没有房子更是不行。可是就目前的经济窘境,连首付都拿不出。这时,父亲在小时候结交的同学站了出来,知道我父亲目前面临的困难之后,大家共同出力帮父亲凑足了房子的首付。
  今年年初,父亲又面临着我和现在的对象张罗结婚的事情,父亲的这帮老同学知道父亲身体羸弱,经济困难,争相出谋划策。有的张罗迎亲,有的负责烟酒,出钱出力,忙前忙后。都说“穷到闹市无人问”,可父亲在学生时代结交的友谊,至今都关系保持良好,谁有困难,一呼百应,从四面八方赶来共同面对。
  父亲总结自己这半辈子,0岁出场,身上带“伤”(指他的疾病);10岁成长,学龄不长;20岁彷徨,早早成双(指他的婚姻);30岁定向,为家闯荡;40岁打拼,惨遭不幸(指他的车祸);50岁回望,虽苦却香。
(华荣)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