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打工
2019-10-9 9:36:36
    

  赵磊和李明被校园内多处张贴的暑期工宣传单牢牢吸睛。
  两人同为研一学生,师出同门,又住同一宿舍,大事小情,大都相互通气。有所不同的是,赵磊来自贵州山区农村,平日极其节俭;李明是苏南人,父母都是公务员,出手大方。李明经常把父母邮寄来的水果、点心等食品分给赵磊。开始时,赵磊红着脸接纳,一个学期眨眼而过,许多次“红脸”在赵磊心里板结成一块坚硬厚重的水泥块垒,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李明每次拿出父母寄来纸箱,一打开,总会哇地一声,紧接着,一声叹息。李明说:“又是水果,怎么吃得了啊。来来,阿磊,帮个忙,消灭掉一些。”李明搬水果渗出的满额微汗尚未揩拭,就用塑料盆,装上几样水果,端到赵磊的写字桌上。赵磊赧颜地支吾道:“又……又吃你的水果……”
  李明一脸无奈:“我爸妈总以为我们待得这个城市没有水果卖似的。随便他们去吧。”
  赵磊的父母从来不给他网购东西或寄东西,他们在广州打工,打什么工?赵磊从来不对李明透露半个字。李明呢,从来就是大大咧咧,毫无保留。
  导师在召集几位学术型研究生和专业型研究生碰头布置课题时,曾点评过他俩,说赵磊适合搞研究工作,说李明适合做推广工作。导师说:“我判断人潜能的标准,可能会把他的背景、身份、收入、出生当作关键因素,但性格才是决定因素。你有怎样的性格,就有怎样的眼界,你的眼界又印证你的格局。你们说性格有多重要吧。”
  从硕士研究生再往上研究,那就是博士啦。在导师的嘴里,博士似乎就是像赵磊这样一个农民的后代才能去打拼的;城市来的学生按耐不住,谈恋爱、找工作,希望学业的负担早些卸肩,再说有张名校的硕士学位,走到哪儿,也不会受到冷落。赵磊又惊又怕,惊的是一旦真的考上博士生,那贵州的某座喀斯特地貌结构的山会震动多日,那里的乡亲将早已人去房空的家围个水泄不通,村委会的人动用扶贫款买烟火,让炸裂声绕梁三日;怕的是,父母眉头眼角上的“加减乘除”陡然密集增加。
  博士,那就是古时候的状元,前呼后拥、衣锦还乡的情景一下穿越时光隧道,抵达赵磊的梦境中。这个暑期刚开始,赵磊就已经让“博士”搅乱了梦境。大梦初醒,他就收到校园卡上缺钱的短信提示。他在酷暑中居然打了两个冷噤,念头又跳到了学院橱窗内的某一张招收暑期工的黑白单页上。
  赵磊告诉李明准备去郊县的一家名企做暑期工,出发点很明确,就是想在假期内赚点钱,贴补下一学期的学习费用。李明喔地一声,没多言语,嘴角微微颤动,似乎欲言又止。他们学的专业跟物联网有关,但从理论到实践,再从实践回到理论,貌似与暑期打工没有什么关系。李明本意想借暑期增加一点实践经历,最好与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关联,不在乎赚钱。他本想拉上赵磊,可赵磊的“先行一步”堵了他的嘴。
  赵磊选择进厂打工,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城里的短工不好找,离开校园,生活成本立马高涨。赵磊在郊区转了一圈,发现这些厂家每月只有2000元,不包吃住,加上各种开销,赵磊所剩不多,也难以还李明日常赠予的情。赵磊在两家企业开出的相差一百五十元的暑期工资中艰难地取舍。若是导师知道了这一切,会有多么遗憾,甚至伤心。赵磊研究生时代的格局,原来仅仅是为了多赚点的打工钱吗?
  李明应试了一家民营通信公司,这家通信公司告示上写明有研发、管理、营销等。他到了通信公司,发现和自己原来的想象差别很大。来这里的大学毕业生并非都能待在敞亮的办公室,享受办公电脑无限量上网。公司让暑期生和毕业生一起去营销。李明想到一些研发部门去看看。招聘官告诉李明:“你的专业虽然与物联网研发有关,但我们这样的公司对物联网的核心技术,都是由专业人员负责或者直接靠合作单位引入。”
  李明一脸惊诧:“那——我专业不就废掉了?”
  “实话告诉你,你的专业不过在课堂或课本上,在这里,你只能从最基本的做起,先了解市场,更主要的是了解客户需求。根据你对客户需求的把握和商机的处理,才能给你妥当的安排。”
  招聘官本来在李明眼里是个满脸青涩的女孩,此言一出,李明发现她的青涩感立即消隐了,代之老练和锐利。李明满脸堆笑,以一种没脾没气的样子凑近她,想掏出她嘴中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女孩不避不缩,捋捋长发:“没其他事吧,下一个。”
  李明讪讪退身。等报名进入这家公司做暑期工时,李明的一位刚升研一的学弟告诉他,他的女友在这家公司人资部负责招聘。李明一激灵,悄然翻看学弟的朋友圈,居然看到这位招聘官,她张扬着没心没肺般的笑容,依附在学弟的一条胳膊上,与招聘时居高临下的神情判若两人。
  哇塞,哇塞塞。李明觉得虽然是两个月的暑期工,自己这个研究生的命运受制于一位本科学历的妹子,觉得既好笑又不爽。
  赵磊和李明通过微信交流着暑期打工的经历。
  赵磊告诉李明,他在县里的一家公司做流水作业,每天重复劳动。他随身带的几本关于物联网的书,本来想在工余时好好翻翻,但是一个礼拜下来,忙得七荤八素。身边大都是农村的年轻人,虽然自己也来自农村,但相互间却找不到共同话题。回到宿舍,其他人在刷屏看抖音、谈情说爱,他只想躺在床上,在床上的他只想划手机,一直到手机将自己迷迷糊糊懵懵懂懂带入了被纤夫拖拉的梦魇中。
  李明一天到晚跟着师傅跑市场,许多时候都是抓瞎。他发现没有那么多人需要买手机、增加新业务。他也看不懂通信市场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一个个新业务可以让客户得到不少实惠,客户就是不领情。
  赵磊也觉得奇怪,他打工的公司仓库里的东西越来越多,可是难得看到有集装箱的大型卡车,把这些货物妥当的运出去。似乎这个老板不差钱,否则不会把产品积压在仓库里。每天流水线上又有大量的产品产出,这些产品又去撑满其它的仓库。他想若是工人的腰包被撑满就好了。
  赵磊每次路过庞大的成品仓库,心里就有一个轰然崩塌的山响。那山响撞痛了他的脑神经,他眼中的未来碎裂成了飘絮般的云朵。他告诉李明,这个暑期工让自己非常失望,很迷茫,学的专业一点都没用得上。
  李明说,开始想得好好的,整天跑营销,自己花费了大量时间,也没学到啥东西。真有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那家通信公司的工作间,周边有几排书柜,有些书连塑料纸都没有拆封,真的纳闷。
  暑期就这么缓慢而无奈地过去了。
  新学期的第一年,有家电信公司来校招,恰逢电信公司参与了物联网博览会,许多靓丽的产品在校招的介绍视频中出现。赵磊和李明在招聘会上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情形。李明问招聘官,画面中的是视频特效还是实景。招聘官反问:“是不是画面质感太好了,好得让你们不相信了。那么就报名来电信公司走走看看,体验一下吧。”
  他俩觉得到了另一个世界,当他们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招聘官时,对方说:“你们的经历非常有价值,所有的打工都是让你们理想和现实产生冲突的时候,这样的冲突对你们一辈子的职场选择都有关系。”
  当得知赵磊和李明暑期打工的单位,招聘官又说:“这两家公司我还是比较了解的,我想你们学的专业跟物联网有关,如果能帮助这个单位的物料间、成品仓库,实现智能化仓储,让工人操作设备,一个人完成十个人的工作量,能做到这一点。老板还会多给你数倍的工资。至于一些社会通信公司,他们代理电信运营商的业务,你找他们,只能从营销做起。当然,跑业务,只是最基本的工作,创造好的共享平台,给企业提供大数据分析,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那你们就会觉得学有所成、很有价值。”
  他们觉得好奇:这位电信公司人资部的老办事员,一脸沧桑,不像经历过科班深造,怎么懂那么多?
  物联网博览会开启。赵磊和李明由导师带着去当志愿者,还聆听了峰会、论坛。理想与现实开始交融。
(周晓慷)
 
  上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