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11月22日 星期五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散文世界
海明威小说的冰山风格
2019-8-23 9:11:54
    

  《白象似的群山》是一篇典型的海明威式小说。火车到来前,一个女孩和一个男人进入酒吧,全篇几乎都由这两人的对话构成。小说运用高度客观的外聚焦叙述模式,集中在两人的对话叙述上,毫无人物的心理活动表现,极少动作描写,偶尔出现环境描写,也没有任何主观评述性话语。“完全依照一个不知内情的目击者的视点来讲述”,叙述者知道的远远少于小说人物,只能够按照所看到的全部叙述出来,无法进入人物内心,将场景的原始化状态保留下来,使小说的情境化效果加强。小说中的对话完全是符合日常生活原本的样子,因为女孩经常无意识重复同样的句子,或者把刚刚说出的话又收回,并非精致的、流畅的、逻辑化的书面语言。昆德拉认为海明威抓住了真正对话的结构。
  海明威利用外聚焦叙述视角的局限性实现了“冰山风格”,一如他所推崇的新闻写作,简约精确,致力于捕捉客观真实。小说通常具有一种或多种叙述视角,视角来自叙述者的“看”,暗含着文本背后作者的主观态度。外聚焦叙述视角之所以显得客观、冷静、节制,是因为作者并不比小说人物知道的多,也并不比作为读者的我们知道的多——人物的内心、作者的内心都被加以留白处理。
  “如果一位散文作家对于他想写的东西心里很有数,那么他可以省略他所知道的东西,读者呢,只要作者写的真实,会强烈的感觉到他所省略的地方,好像作者已经写出来似的。冰山在海里移动很是庄严宏伟,这是因为它只有八分之一露在水面上。一个作家因为不了解而省略某些东西,他的作品只会出现漏洞。”“省略”是营造冰山风格的关键性手法。但是省略是经过作者缜密思索精巧设计之后的成果,省略什么、如何省略,都是很复杂的问题,关涉到人对世界的认知状态和呈示方式。
  冰山理论首先要求省略的只能是日常经验性的成分,而不是作者本身不了解的东西。如果故意省略不了解的东西,小说会显示出漏洞。作者应当具有真实坦率的品格,如同海明威本人的现实个性,虽然外在是硬汉形象,但内在其实敏感脆弱,又多了几分天真。海明威天真而坦诚地表现着世界。由于人的认知能力是很有限的,如同《白象似的群山》中,我们面对陌生的女孩和男人,仅仅从场景对话中,难以获知确定的真相:女孩和男人的关系、女孩做了什么手术、两人以后又会怎么样。视角本身即一种限制。在本文的外聚焦视角下,认知能力的局限使我们只能听到小说中的对话、看到人物的动作和周遭的环境,而故事中隐性存在的可推测出的经验性成分,譬如女孩和男人的可能的内心活动、未显身的叙述者的主观态度等都被省略。这种省略是一种留白,使冰山的八分之七都潜藏在我们看不见的水下。对文本接受而言,“作者中心”向“读者中心”转移。小说中被隐藏的八分之七具有非常丰厚的能量,能够激发读者深层的探索发现,利用自身经验框架对留白进行主动填补,使小说成为作者与读者秘密沟通的交互性的存在。作品本身也在读者那里得到完成。
  冰山理论的另一点要求是作者必须写得真实。真实的体现不仅在于生活细节的还原,还在于作者主观性成分的隐退。在外聚焦视角下,作者仅仅是有距离的观看,在观看的同时缄默不语不作评价,尽可能客观还原场景对话。作者应致力于呈现而非讲述,降低介入的程度。“一个真正的小说家的特征:不喜欢谈自己……照一个著名比喻的说法,小说家毁掉他的生活的房子,然后用拆下的砖头建起另一座房子:即他小说的房子。”但小说作为人工艺术作品,作者对于创作的影响是必然存在的。可以这样认为:小说中,作者的踪迹无处不在。作者进行小说创作时创造出一个他自己的隐含的替身,如英国文学批评家凯瑟琳·蒂洛森所说的作者的“第二自我”,或者如杰西明•韦斯特所说的,是作者叙述自我的“正式的书记员”。作者能够在不同作品中创造不同的替身,用不同的态度表明自我。
  文本决定了“隐含作者”存在的必然性。“隐含作者”能够代替作者在小说文本中对读者施加影响,形成一定的提示、引导和规范,“读者在这个人物(隐含作者在小说文本中的显现)身上取得的画像是作者最重要的效果之一”,必然会对读者阅读造成干预。作者通过“隐含作者”身份介入文本无可避免,但过分的作者介入确实会导致一些问题。如果对小说叙述形式过分干预,譬如中国古典小说中常见的“说书人”角色,“你道是谁?原来是麝月”(《红楼梦》113回),制造出假性的口头叙述场面,读者注意到这个叙述细节,不由地从写实想象中心生旁骛,转向对叙述形式的关注。这种干预会降低正在叙述的经历的情感强度。如果小说叙述中掺入过多评论,评论背后的作者权威意识过分刻意地想要统一读者的价值观念,却引发了难以消解的质疑。
  “隐含作者”——真正作者的代言者,在小说叙述中做到尽力客观、减少干预是十分必要的。作者一旦开始小说创作,需要尽可能成为客观中立的创作主体,创造出尽可能客观的“隐含作者”。詹姆斯•伍德对于好的小说行文进行了总结:“细节、观察能力、不感情用事、不参与多余的评论、对善恶保持中立、发掘真相、作者有迹可循又无影无踪。”如果将作者在小说文本中介入的程度看作一条实线,其两端分别是“完全介入”(完全主观的、“讲述”的)、“拒绝介入”(完全客观的、“显示”的),实线两端实际上是无法完全实现的。“完全介入”的小说几乎不能再成为小说,而更类似评论、讲演或规范。“拒绝介入”也是无法真正做到的,如上文所说,“隐含作者”必然存在,小说文本中必然存在作者的踪迹。尽力客观、减少干预是靠近“拒绝介入”一端的,那么如何做到尽可能“拒绝介入”呢?主观精神的留白是一种解决方法。
  海明威叙述中的对主观情感态度的留白类似于福楼拜所说的“冷漠性”,“即一种对一位作家的故事中的人物和事件的无动于衷或不懂感情的态度”。隐含作者在文本中无论是否以叙述者身份显现,其对故事中的人物事件都应该保留个人立场,尽可能隐藏情感态度,不对人物事件进行评价审判,而任由读者自行判断。
  在小说作品中,作者的介入是必然且被允许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控制这种作者介入。减少主观干预、保持高度集中的叙述能够维护作者的客观态度和保持作品的真实品质。
(庄婉琳)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