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5月24日 星期五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散文世界
镜中即荒诞——《活捉王魁》读后
2019-4-2 9:30:23
    

  众多兴化籍小说家中,易康彻底是个异类。无论小说的风格气息还是创作预期都具有强劲的辨识度。私以为,动笔之前,他就首先摈弃了相当一部分有着传统小说喜好的读者,然后才全情着墨于一种反传统、先锋性的小说创作。此种意义上的易康,就不言而喻地给小说预置一定的受众门槛,同时给小说赋予某种晦涩和神秘气质。
  《活捉王魁》是一部发表过的短篇,易康巧剥传统名剧《活捉王魁》,让戏中人王魁变身为现实中的王俊民,隐晦地讲述了现代版负心汉故事。脱胎于传统,质问的却是现实,在多线叙事中的王魁和王俊民宛若镜中,彼此一人。在易康的叙事情境之下,时间空间被抽离,戏文和现实的距离被尽可能压缩到同一,最终撂给读者的问题必然是:虚实难辨之下,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王魁转世为王俊民,王俊民还会继续在死后寻找有一个名叫“王魁”的宿主,如此循环往复,唯一不灭的是“人的荒诞性”。
  人类在荒诞世界里处境尴尬,我们每个人都是古希腊神话里的西西弗斯,这在荒诞剧名作《等待戈多》里多么昭然若揭。回到《活捉王魁》中,令人惊心的是王魁是活着的王俊民,敫桂英便是早年因王俊民抛弃投河的红唇女,自古而今,从农业文明至现代文明,社会变革和外物之一切变迁下的“负心汉”竟然纤毫无差,人或及人性的组成如此硬质不变。照见一个王魁的还魂故事,由“负心”一则牵出其他太多的人性暗面,譬如趋利、残忍等等,人简直成为荒诞存在的代名词了。
  易康曾说《活捉王魁》其实本质上就是一部老剧改编,诚然还是看得出小说家的费思量。同时,小说极需要文本细读,否则不能明会线索的层次和复叠,以及藏在每个人物背后的“易康所要表达的初心”。王魁、王俊民的“镜中”造型既来自小说家本人的创意,也一定得益于西方小说多年的阅读经验。传统古典剧目和西方现代派作为一己的日常阅读,渐而隐身于自身的创作中,自然不过。初读,能感到《活捉王魁》中的鬼魅气,湿漉漉的头发,鲜红的嘴唇,以及穿梭不止的桂英的离魂倩影等等,确实看得到易康背后的古典浸淫。而回到小说的多线条叙事、虚实互渗以及太多处的暧昧“包袱”和重重的隐喻,都是明晃晃的先锋小说标签。譬如,敫桂英房间里的《巫山云雨图》,王俊民脖颈上的旧伤疤,或是王及导师口中的“我的事怎么你也知道”……两性之情欲、终生难抛的负罪感以及“他人即地狱”等等,一样一样地镌印在古人今人身上,如此惊人的雷同最后直接就榨出巨大的可悲和荒诞感。读了两遍后,作为读者的我最是激赏易康的小说造意,在传统戏剧的内外部尝试出先锋小说的创作手法,如何在酒瓶子中装新酿,本身的反悖和对峙让小说顿时区别于其余,令人耳目一新。
  依稀记得某次在兴化初看易康的小说,约略是讲述地方军统的故事。彼时的深刻印象就是易康的用笔老到娴熟,堪当优雅的纯小说语言,读着读着,幽闭气就从小说的一方庭院中弥弥而来。后来又看了一些,撇开好的语言感觉外再次感到易康小说的幽暗和暧昧,直到《活捉王魁》就试与之沟通……
  是不是强制性预期“不要像他们那样写”,或者说舒尔茨、贝克特和乔伊斯常伴枕边魅影不散,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不得而知,使易康的小说成为《活捉王魁》这样的?其实最想说的问题是:小说的清晰度。读易康小说一二,诚如其编辑的话:你的刀越磨越快,最后砍到了什么?砍到什么,才是一部作品的终极意义,落到《活捉王魁》就是砍到“人的荒诞性”。小说最终的发表当然可以定性为“他的最终砍到了”,但是锋利与否,捉到七寸与否,还待商榷。多线铺叙,不断丢包袱或者重叠的隐喻和暗示,这把先锋派双刃剑的坏处无疑是过于损伤读者的耐心、模糊小说旨意的核心部分,破坏作品的完成度,最终让小说内部的清晰度大打折扣,这不啻于是小说的致命伤。无论是《活捉王魁》,还是早先的某些作品,“小说内部欠缺清晰度”应该都不同程度地绊住了他。也许有人说很多西方现代派小说都令读者有云遮雾罩之慨,这也许就像“印象派”画作一样,近看都是杂乱覆盖的彩点,给出距离就能“看到了”,这个“看到了”也恰似先锋派小说的清晰度所在。窃以为,传统小说与先锋小说本无高低之分,唯有好小说与坏小说之别。曾跟易康说:倘若追求先锋创作,而要牺牲小说的清晰度,确当三思而行。无需设置过多的隐喻关卡,不必在一个短篇里追剿太多的“问题”,闲杂人等一概扫出故事空间,让每条线更清晰,虽然暧昧是它的外衣,让包袱的痕迹感尽可能地消弭。大概这就是我对易康仅有的一点个人意见。
  相熟已久,不妨直言不讳。我只期待《活捉王魁》后,易康活捉更多的佳作。
(吴萍)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