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春花
2019-3-20 11:10:19
    

  又到了春季校招之际,市公司派我去邮电大学设摊接受咨询。在那片被迎春花、红杜鹃环绕的广场,我满眼都是即将毕业的学生东转悠西探问的情形。他们的神色大都混合着紧张、激动、茫然等情绪,我难以一言形容。我被他们围着,耳蜗充斥着七嘴八舌,周身竟感阵阵燥热袭来。
  “我的专业能在你们公司对口吗?”
  “每月的收入能达到多少?”
  “福利好吗?有房贴吗?”
  “入职后能给我时间读研吧……”
  “你们公司在行业中的排名达到多少?我网上没找到。”
  我想告诉他们,提问时应该先用“请”字。难道,他们觉得是我们公司缺人,才来设摊请他们上班的。
  或许,他们的想法属正常,丑话说在前头,不像过去,读书人一谈钱就脸红。
  其实,我们公司员工的平均年龄已到38岁,员工老化程度加大是企业的一个严峻问题,再老的企业也是要新鲜血液补充的。
  对他们的提问,我毫无保留地回答。有些学生事先不知详情,入职后一段时间,理想与现实的裂缝渐大,就想离职,与其这样,不如早些让他们安心选择。当然,靠什么能留人留心,也是我一直琢磨的事儿。
  春招,不如秋招,招聘名额少,岗位选择余地小。这有点像高考填报志愿,第一次志愿没填好,只能滑入第二次志愿的补充选择,那时的专业不对口,录取分数却不低。我们公司春招的人数只有秋招时的四分之一,对多数失去秋招机会的学生来说,只能就此一搏了。
  “我学信息工程专业的,这次只能报营销岗啦?”
  “但是不报营销岗,又进不来电信……”
  两位学生的对话里满是纠结意味。
  其中一位男生眼巴巴地瞅着我说:“我不想做营销,但是不填营销岗,又到不了这么好的单位,怎么办?”我说:“你填了营销岗,也不一定能进来,毕竟要经过笔试和面试,也许你笔试通过了,面试这一关会遇到强手竞争。”
  “好吧好吧。”男生犹豫不决,身子一斜,被一女生拽着胳膊,去其它摊位了。
  望着他们走向别的企业,我心里泛起一阵酸意。学生对电信了解不深是必然,而我这个招聘官对他们理解不够以及掺杂无奈感也是必然的。
  正思忖着,我眼中闪现出一个娇小的身影,定睛看,是她,那个叫赵春花的女生。她戴着眼镜,面色苍白,嘴唇干裂,站在我桌前,局促不安。去年秋招时,我收到了她网上报名的信息,见面时,她给我留下一种感觉,像是水壶里的饺子,有货却倒不出。这样的学生,即便是笔试通过了,面试不一定过。那时,我对她的印象还有:干裂的嘴唇,唇上脱皮,发质枯黄。我提醒道:“小姑娘多喝点水呀。”她连声“哦哦”。当时我递给她一瓶水,她手一缩,不收。我笑道:“拿吧,免费的。”她一脸不安地接过矿泉水瓶,连声“谢谢”都忘了说,脸涨红,低着头,快要对我鞠躬了。
  赵春花秋招填报的是维护岗,她的通信工程专业对路。在首轮笔试后,她处在中游位置,可面试。面试时,我在出差途中看到微信群内的考生成绩,发现她排在最后。我立即意识到,这位女生在表达上有问题,但每年报考的人数那么多,出彩的学生也多,我无暇过问。这次,女生、男生,在我身边荡来荡去,像春天的花骨朵随风摇摆。许多工科学生面对营销岗,迟疑不决了。
  同事老刘说:“别看他们老大不小,其实还是孩子,学了工科,他们从未想到自己将来会去推销什么,当客户经理会是什么样子。他们理想的岗位,就是坐在电脑前,敲着键盘,画线条,看图纸。营销需要八面玲珑、能说会道,还要揣摩客户心思。这是这些90后呢,更多的是追求自我。”
  春招时的赵春花两手插在上衣口袋,双肩微耸。我说:“你好,又碰到了,这次准备应该比较充分吧。”她的脸红扑扑的,宛如一只经过寒霜的小苹果,面颊突突跳了几下,说:“老师我想再争取一下。”
  “电信欢迎你。”
  她这次的神态比上次舒朗些了。但我还是实话实说:“这一次,可能与你的专业不对口,从你的性格上看,做营销,不是太合适。”
  她的脸蓦地红了,嘴唇抿了抿,貌似想辩解:“老师你放心,其实我做过营销……”
  我问:“你做什么营销?”
  她说:“我卖过奶茶,送过外卖。”
  我笑了:“这些属于推销,与营销电信产品,来去比较大。”
  “老师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再试一下。”她在央求。
  我说:“当然可以,你填吧。”我请她在咨询表上填一下。
  赵春花躬身填了,边填边说:“老师,我网上也填过了,网上报名的人真多啊。”
  我想告诉她,网上报名的不一定都如期来参考。想想,还是不说吧。她转身走时,我关照一句:“赵同学,我记得你上次来时,好像喝的水很少,这样可不行啊,来,我这里有水……”
  “不不,老师,我带水杯的,只是经常忘记喝,有时跑外卖时就顾不上喝水了……谢谢老师。”
  我心里咯噔一下,不知说啥好。这大概是个有故事的女生。
  春招笔试后,我留意到赵春花的成绩排名比上次靠前,可这次招的名额实在太少,风险系数加大。面试时,我恰好遇到她,她在考场外面转悠,暗红的苹果脸在白嫩和阳光的学生中有点突出。我是一名考官,不便与考生搭话,故作未见地进入面试现场。
  学生一个个走马灯地在眼前经过,程度差不多,难分伯仲。
  赵春花进场,向考官们深鞠一躬,坐定。主考官出了一题,她那上了唇膏的嘴在翕张。虽然壶里的饺子倒出了几只,却答得不太完整。她对营销的意义、概念、方式分明理解不够。考官问她为啥报这个专业。她说其实自己并非喜欢通信工程,因为高考后,老师认为她分数高,这个专业比较吃香,让她把它填在平行志愿中的第一位。她真正喜欢的是数学,其次经济学。相对而言,做营销,比较适合自己。
  主考官说:“做营销特别辛苦,男生要强一些。”
  “强在哪儿?是力气吗?营销主要还是靠脑子、人脉,对不起,我是这样想的。”赵春花脑子里别着一根筋,居然反问起主考官。
  考官们有点倦意的神情立时消隐,眼里流露出复杂的意味。
  现场气氛肃然了。
  主考官缄默,低头翻看表格。其他考官发问——
  “在你的家庭关系一栏中,只填写你的奶奶,其他家人呢?”
  赵春花沉吟了,很快,仰起通红的苹果脸:“我奶奶从小是个弃婴,我……也是。我从小靠奶奶卖米饼养活的。我不知道父母是谁,更不知他们是否还活着。我的最大心愿是要为奶奶养老。现在希望自己尽早工作,这样奶奶就宽心了,不要那么起早贪黑地忙碌。”
  “你的科目中还有挂科现象。这是这么回事?”
  “我大意了,没考好,已经补考通过了。”
  “有没有参加过学校的任何社团吗?”
  “没……”
  主考官朝赵春花笑笑:“明白了,等通知吧。”
  我心里一沉,她这样的本色出演,有麻烦。
  名单出来,15个营销岗竞争中,她排第16个,我顿时有种短暂的窒息感,她分明被淘汰了。
  offer陆续发给了15个幸运儿。我脑海中那张苹果脸却挥之不去。赵春花简单介绍,给我描绘了一段生动的画面:一个老人在寒风凛冽的草丛里捡到一只襁褓,一个女婴冻得脸部发紫,奄奄一息。老人把婴孩带回家,从此过上相依为命的日子。
  我在招聘总结会上提到了赵春花。我说:“这个女孩子,其实不是来找工作的,是来找家的,因为她从小到大,家庭之爱是缺失的,大学期间勤工助学,没有片刻闲暇。所以她的回答,不对考官口味,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我父母早逝,我深知一个孤儿对家的渴望,幸福家庭的孩子是难以体会到的。”
  大家沉默了。我建议把这个offer发给这个女生,让她感受到电信大家庭给她机会和温暖。
  同情归同情,考试还是只能走规定的程序。我的意见未被采纳。看得出,大家同情又无奈。
  过了规定的报名期限,有位男生没有来报名。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打电话过去提醒,男生表示,选择其它单位了。
  峰回路转。赵春花进了录取名单。当我兴冲冲地打电话给她时,话筒里传来一阵哽咽声。
  “赵同学,怎么了?”
  “奶奶被撞了,司机逃匿。现在我医院……”
我告诉她offer就要发去了。
  “奶奶身边没一人,我一刻都不能离开她。我一定会按时来报到的。”
  “先照顾奶奶,不用急赶来,你只要短信回复一下就行。”
  “老师……谢……谢……”
(周晓慷)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