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培训
2019-3-12 11:17:31
    

  老聂原来是海军,在舰上服役了多年退伍后到了邮电局,干过纵横制机务员,干过线务员,在仓库又是一干十几年,印象中一直坐在侧对门的那个位置上面,桌上永远堆着两尺来高的货物料货单,茶缸是个大号酱菜瓶,好像也一直用了10多年,只是戴老花眼镜的频率越来越高,鬓角也全白了。老聂做事那叫一个认真,在“光进铜退”热火朝天的那两年,每天早上10多个施工队伍盯着他领光缆,到了下午又要盯着他上缴拆下来的铜缆,不论寒冬腊月,只要有施工队伍等在那边,老聂就带着老王小李带着料单,拿着大皮尺,一米一米地核对规格、长度,没有半点马虎,施工队长跟在后面,就担心一个马虎就要挨批。“光进铜退”做到第4年了,光网络也全覆盖了,铜缆网拆下来的旧料也越来越少,老聂望着场地上慢慢降低的那个铜缆堆,有时候也端着老茶缸发会儿呆。
  每上一个新业务新技术,像3G、4G、FTTH,物联网公司都会组织培训,老聂每次也参加,就是端着个茶缸盯着屏幕,看一会儿屏幕摇一会头 ,脸色越来越沉,看着那一串串技术框图流程图阿尔法贝塔伽玛在脑子里面翻腾,走出会场就是那句话:“东西是好东西,就是看不懂,记不住,我一个看仓库的学这些干吗?”
  今年5G建设要筹备了,我帮忙组织了一次5G知识和业务培训,老聂也接到了通知,但没来,说是仓库活太忙了。说来也是,刚过完年各个施工队赶着排队领料,各供货商也是急着发货收货,忙也确实够忙的。我想还是到仓库去做个培训吧。我把材料拷上U盘,就往仓库去了,走进老聂办公室,五六个施工队长正围着他,一个个大嗓门急着要领料开工,场地上还停着两辆大卡车,看样子是光缆和无线基站供货商车子也到了,等着卸货。老聂半戴着个老花眼镜,随着眼光在屏幕和料单之间切换,不停的推上拉下,嘴里还不停接着几个施工队长的话,忙得额头微微有汗,几次拿起那个老茶缸,忙着说话又放下了。看老聂忙成这个样子,我也就坐在旁边先翻翻材料,心里想到时候怎么给他培训。
  大概又忙了半个小时的样子,最后一个施工队长终于领完了料,装上车开工去了。老聂端起了茶缸,从老花眼镜上方看着我,露出一丝苦笑说没办法啊,每天上午都是这个忙样子。听说我路过顺便做个培训,老聂说其实你把材料发给我自己看看就行了。
  我打开笔记本电脑从5G的战略意义,发展演变过程开始讲起。说到技术部分,老聂的眼睛眯了起来,不时的拿起茶缸喝一口还摇晃下头,讲到MIMO多天线技术的时候,老聂冒了一句话:“仓库里怎么看来看去都是一个天线,不也挺好用的吗?”我一时接不上话,眼睛在办公桌上扫过,看到老聂20多年前在军舰上的一张合影,那时老聂可真是年轻啊,在舰桥上站的笔直,旁边是探照灯和信号旗。探照灯,我突然有了主意,凑近了说:“老聂,你当海军时用过探照灯吗?”老聂回答:“当然了,我还真管过一阵探照灯呢。”我问老聂:“那么如果空中目标比较远,比较小,怎样来定位呢?”老聂说:“那就用两个探照灯一起照射目标,有经验的士兵根据两个探照灯的角度差能够计算出目标的高度距离。”我接着说:“这就对了,这就跟多天线MIMO技术一样了。MIMO技术就是用多个天线来覆盖同一个目标,通过多个天线合作改变波瓣形状来加强单个目标或者是一组目标的覆盖质量。这一切在5G技术中间还都是自动来实现的。”老聂眼睛睁大了:“真有这么回事?如果拿手机的人走动了怎么办呢?”“MIMO天线就会自动跟着手机的移动,调整波瓣的方向,直到走出这个基站的覆盖范围,切换到另外一个基站,那就像你们多个战位上的探照灯协同作战一样。”老聂大张着嘴:“那我怎么只看到一个天线呢?”我接着说:“其实在这一副4G天线的外壳里面藏着好多个小天线像,到5G建设的时候里面有64个天线呢。”
  我翻过一页PPT:“5G还有个新的技术是网络切片技术,就是把不同服务等级的业务放到不同的逻辑管道中间进行传送,既互不干扰,又能提供不同的网络能力。”老聂问:“那这个怎么分得清呢?”“这个呢,就像平时用的自来水管网和消防高压水管网的区别,里面跑的都是水,但是加的压力不同,自来水也就够淘个米洗个菜,消防高压水管中的水就能够喷三五十米远,能起到灭火的作用。” 老聂喝了一大口水,笑着说:“嘿嘿,还真是这么会事。”
  我接着说:“5G还有一项边缘计算技术,就是通过计算能力下沉到业务附近来减少时延,提升带宽。”老聂问:“是网络算不过来吗?”我回答:“倒也不是核心算不过来,而是通过核心计算的话有时延。”老聂接着问:“现在不都是光传输吗?光还有时延吗?再说一个地方总管不是更安全吗?”我感觉有点接不上话来了,正好在这时候小李探出个头说:“老聂,又有两个施工队来上缴电缆了,我到他们仓库去丈量一下数据报给你。”老聂说:“好的去吧,量准一点,皮尺刻度拍个照发给我登记。”我感觉有救了,赶紧接上话说:“老聂,边缘计算就像这电缆上缴计量一样,如果每个施工队都把电缆盘堆到你的办公室来,你也应付不过来,每次丈量完还得退回到仓库去,这样效率就低了。可以这样让他们每个施工队伍把电缆盘堆放到自己的仓库里面去,你派老王,小李到他们仓库去丈量,结果报给你,效率提高了。安全性呢你让他们拍照留痕,你来登记,也有保障。” 老聂往上推了推老花眼镜,凑近屏幕说:“是啊,是啊,每天十几施工队上缴电缆,要是真的堆到我办公室来,真的对付不过来,我只能是让老王,小李就近去丈量,做好记录,拍照留痕,然后反馈给我进行登记,确实效率高多了。”
  我拿出U盘说这是我整理的几份材料,也是关于5G的,你拷贝下来看看吧,不到位的地方多提意见。老聂伸手拿过U盘,正想插进电脑,不料胳膊一弯,老茶缸摔在地上。我连忙说:“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聂楞了一愣,说:“没事,其实老婆早就给我买了个保温杯,一直每想到用,也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吧。”
  今天有个项目需要验收器材,我又到仓库去了,走进办公室没看到老聂,屏幕上放映的是上次给他的5G培训天线部分的PPT,桌上摊开的是一份天线厂家的技术说明,还用红笔画了好多道道,一个崭新的保温杯开着盖,白色内胆中绿茶叶片舒张开来,散发出满屋的清香。
(徐迅驰)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