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炊烟
2019-2-18 17:14:11
    

  李崇志告诉我,他想到那片有炊烟袅袅升起的地方去安家。
  我不假思索道:“行,做你的大头梦去吧。”
  在装维班里,7个线务员就我一个合同制员工,其他都是外包员工,6个兄弟来自何处,我大都忘了,因为总人数不变,变的是一张张面孔。恍然间,有的面孔从稚嫩到沧桑,有的面孔还新着,却很快换了另一张新面孔。这里干活的人流动性还是有的,干着干着,有人就冲我拜拜了。问题出在哪儿?是收入,是压力,还是其它?想走的人,不想告诉我原由,因为去意已决。我这个兵头将尾,不必多问,问了灼心,兄弟一场,只能祝离职的人以后路途顺安。
  这世道不缺人,缺的是能好好干活的人。班里陆续来了新人,由外包公司推送,我负责培训。在给他们捣鼓基础业务技能知识时,我的脑子已经出现了有人学成后没几年就与我道别的情形。那一刻,我的眼皮发沉,心情沉重。
  李崇志是我的培训助手,他跟了我整整10个年头,在技能上得心应手,我们并肩“打江山”,小到社区,大到城市重点道桥工程。他是我唯一能向后来者描述一种岗位坚守意义的示范形象,他那优秀智慧家庭工程师、五一劳动奖章等多项个人先进荣誉,不是吃素的,是靠奋斗出来的。我向班组、区局直至分公司推介李崇志的事迹时,常常被自己铿锵有力的声音所打动。我陶醉在一个个关于李崇志的生动故事中。因而当满脸憨厚的李崇志递上辞呈时,我脑中飘过了丝丝缕缕的炊烟,它们始终缭绕着我太过熟悉的烟囱、民房、人脸……眼前的李崇志竟然“失真”起来。
  “谢谢大哥一直抬举我,我还是要走了,不能再添你麻烦。”李崇志的语气温和,温和得让我浑身发软,35岁的年龄要改变一个稳定的工作,着实匪夷所思。外包员工自由选择职业的通道在电信太畅通了,简直,简直……哼!
  人各有志,各奔前程,我说啥好呢。
  “我和小红商量好了,她同意我的选择。啊……咳咳……”李崇志不停地咳嗽,咳得我嗓子发痒。
  小红是李崇志的妻子,在分公司渠道中心做门店服务稽查员。我曾经许诺小红以及其他的组员家属,吃顿年夜饭,答谢各位家属对班组工作的支持。未料,我给自己下了套,始终没兑现过。也许组员和家属们早已看透我的“空头支票”,有的就不讲情面地选择拜拜。
  我承认自己的“虚伪”,男人的话不“一言九鼎”就不够兄弟。但每次临近年末聚餐时,大量工单已经把人压得喘不过气,那个忙碌程度比外卖小哥还要厉害。我能做到的,除了排兵布阵当指挥,还要亲临前线冒炮火。
  李崇志要离开班组,班组其他人颇为吃惊,他的月度收入全班最高,甚至常常比分公司许多合同制员工高。有议论道:这兄弟肯定找到轻松又来钱快的饭碗了。
  李崇志面色晦暗,眼球透着血丝,双手互搅,不知所措。我再舍不得,也只能克制内心突起的纠结和愤懑,装成有肚量的样子,与他握别。
  未料,半月后,小红也辞职。两个部门一下失去了两名骨干,有点震动。部门主任找我谈话问原因。我想到了那句“世界真大,我想去看看的”的辞职理由,主任当即喷射出两个字:“胡扯!”
  李崇志之前说的想去看看“炊烟”的事,我不当真,随意扔在心头一角。若说是说了,主任会怀疑我的脑子出了大问题。
  话说李崇志离开装维班后,搬到了郊区最偏远的一个村庄,那个村庄叫李家庄。之前村里出过几个名人,那儿依山傍水、建筑古朴、四季宜人,因交通不便,居者不多,仅吸引了一些个性化的摄影者。在熹微的薄雾中,老宅、白墙、飞檐、古树、老藤、山坳……一一呈现,一缕若即若离的炊烟,在小村的上方徐徐攀升,有种沁人的静谧。李崇志夫妇就在这个美轮美奂的画面中安家落户。
  天井、灶头、干柴、山道……夫妇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悠然自得。短短一年有余,我为一次城乡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摄影展敷设线路时,分明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农民”,他们在热气腾腾的灶头忙碌……
  我知道,李崇志夫妇是丁克族,他们所在的村仅有五六十户人家,老人和孩子居多,青壮年出去打工,这里是出名的留守村。春节前,我们装维班配合施工队去村里突击铺设光纤,居然遇到了李崇志夫妇。久别重逢,他俩热情地邀请我们进入一间古宅。
  屋前屋后,有几个儿童在嬉戏,像是他俩生养的。我们经过石碣和堆着杂物的院落,踩着咿咿呀呀的楼梯,踏上咯吱咯吱的地板,进入农具库房……参观他俩的居室。
  李崇志边咳嗽,边请我们吃烤红薯,满屋喷香。这座墙面斑驳的农舍是他爷爷留下的,一直没有好好打理。现在他闲暇之余,与当地老人谈天说地,悠然自得,好不快活。
  我们为李家庄输通了网线,居民们漠然地望着我们。我们热情地欢迎他们用宽带、iTV等业务,他们不领情,仿佛送他们使用也无兴趣。于是,我们的热情化为“冷静”,转而请李崇志夫妇帮忙,留下了一堆业务申请单,如果有谁愿意装,就帮我们分发一下。夫妇俩一口答应。这大概是看在多年的情分上吧。
  我们赶在年前将光纤敷设到全市乡村的“盲区”,一些村落开始陆陆续续放装了。对李家庄,我却没抱多大希望。
  没想到,李家庄的老少喜欢上了电信新兴的家庭业务。开始,李崇志只是顺带推介给了邻居,邻居用后,感觉实惠、实用、实在有趣。很快,左邻右舍的人来参观和摆弄,这户邻居家成了展厅,瞧得大家眼馋,一传十,十传百,口口相传,都赶在春节前提出装宽带的申请。
  公司渠道中心的人没想到有这样的结果,我们也没想到。索性就为这座古村增设一家门店吧。店里开辟了智慧家庭演示区,每天聚着老老少少。李崇志的夫妇俩重操旧业了。
  李崇志说:“到了村里,看到还有这么多孩子、老人对现在城里的变化几乎一无所知时,感到揪心。虽然这个村,已经被许多摄影师搬上了国内外的报刊杂志、大型影展,锄头铁锹、绣花剪纸、捏泥人、挑柴火……惹人喜爱,但对当地农民来说,生活品质仍未提高。咳咳……”
  李崇志还在咳嗽,脸色暗红。小红满眼忧郁。
  我诧异地问:“怎么,咳嗽还没好?不要太累哦。身体要紧。”印象中的李崇志已经咳了好几年。
  小红眼眶氤氲,嗓子沙哑地说:“他本来一直满着大哥你,崇志在单位体检时查出了……”
  李崇志一把拉过小红,捂着她的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我惊愕了……
  新年来了,炊烟如舞,向我们描摹着岁月里的痕迹。我带着全班人马去李家庄过年。我笑着对李崇志说:“兄弟,我们又在一起了。”
(周晓慷)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