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往事并不如烟
2018-12-30 12:32:41
    

  今天,手机上收到两个单位的通知,一个是通知参加地方扶贫的人员要到阳光扶贫APP上上传照片,另一个是通知到双百学习圈里参加综合知识答题。这手机,哪里还私人通信工具,根本就是办公用品。我一边嘟囔着,一边赶紧上APP。
  手机响了,是门卫打来的,说有记者来了。今年是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盐阜大众报》的记者借此要对老话务员、老线务员做个采访。
  久未见面的老同志们已经在会议室里济济一堂,像开茶话会一般热闹。在大家七嘴八舌回忆自己在邮电的奋斗史时,自己那过往的一幕幕也在茶水氲氤的热气中袅袅浮现……
  1990年前后,我上大学那会儿,每个宿舍的楼下有一部电话。每当有了电话,值班的老阿姨就会站在楼下扯着嗓门喊:“201房间,某某电话……”每当听到阿姨的叫声,每个宿舍的人都竖直了耳朵,生怕错过自己的电话。那时爸爸的单位有一部电话,他偶尔会给我来个电话,主要是问问我身体怎么样,身上还有没有钱啥的,通常很简短。我们最常用的通信方式还是写信,特别是妈妈,每次写信都塞得信封鼓鼓的,家长里短一件不少。
  毕业后,再回到校园,就看到学校里有了磁卡电话亭,每逢晚饭时分打电话的学生,拿着饭盆水壶能在亭前排上老长的队。那时,有点羡慕嫉妒恨的感觉,为啥我上学那会儿没电话亭呢?
  没想到,1992年工作后进了邮电局,被分配在程控机房上班。那会儿,电话初装费很贵,要三四千元,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我还记得那时农村新娘的娘家陪嫁一部电话都能上报纸呢,说是移风易俗。我和我的邻居们的家里都没有电话,他们很好奇地问我:“你们是不是就跟电视里那样,嘴里说着,然后手里拿个塞子插来插去的?”我哈哈一笑,告诉他们现在都是自动的,不用人插绳了。姑父在电厂是个中层干部,因此“享受待遇”家里装了一部单位付费的小总机电话。但是,除了公事,他们都没有其他的电话可打。为了让簇新的电话发挥点作用,于是姑妈就经常趁我上夜班的时候跟我电话聊天。
  我在机房上的是三班倒,上了夜班后就可以休息一天。我还记得有那么几次,班组出现紧急情况,我的班长都是骑着自行车跑到我家来通知我的。后来我自己都感到不好意思了,一个邮电局的人,家里居然没有电话。于是我动员父母在家装了电话,选了一个很好记的号码。
  那时在程控机房上班,别人感觉蛮高大上的,上班穿件白大褂,在键盘上敲敲,到机架上看看。我自己感觉没这么好。在分局上班,经常就一个人守着一个空荡荡的大机房。跟老纵横制机房不同,程控故障还特别少,所以清闲得很。一张《江苏邮电报》能从报头一直读到四版的最后一个字。春节值班,那就更冷清得可怜了。班长后来想法子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机房里没有有线电视,无线信号又差得离奇,然后,就在天线上接一条电缆甩到窗外去,这样勉强可以看到一些模糊不清的图像。
  1991年,盐城新建万门程控的时候,我的师傅们曾说:“这下子有得用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一万个电话装出去呢?”结果我工作不久,就开始参与建设三分局、四分局、五分局。我那时做跳线做接头做得特别快,哗哗哗……动作干净利落,完全是一个熟练工的架势。我也很喜欢参加做工程,因为不用每天都呆在憋闷的机房里了,干活的时候,大家还可以聊聊天、说说话。那时我在想,这么建下去,那得建多少机房,要多少人值班啊。事实上是我想多了,没过多久,就开始集中监控了,所有的分局都变成无人值守了,于是我回到了中心机房,要监控好几个机房,填很多份报表。
  1998年邮电分营前,我离开机房,到了党群部。时不时地,我还会带着本地的记者去机房拍拍照——不管怎么说,那一排排的机架都是现代通信的象征啊!再然后,我听说,程控机房拆了,固话网络全面进入IMS时代。我没有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事后我听说有的老师傅流眼泪了。我想好在我没去,要不然,怎么也得伤感一阵子——建设的时候一点一滴,一根电缆一个铆钉地装上去,拆除的时候疾风骤雨,三下五除二,然后就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移动剥离那会儿,好多人不愿去移动,觉得那么贵又那么小的一项业务,怎能跟根基庞大的固话抗衡?可是,慢慢地,用移动手机的人开始多了,手机从大砖头到小翻盖,式样越来越小,功能越来越多了。再慢慢的,固话招架不住移动的燎原之势,拆机的比装机的还多,四面楚歌响起。于是小灵通临危上阵,火了一阵子。转眼到了2008年,电信人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盼来了CDMA业务。“小灵通换手机……”人不分前端后端管控,地不分南北东西,时不分工作日双休日,所有电信员工齐上阵,到小区、到菜场去卖手机。电信人是真能吃苦,披星戴月地出摊吆喝,终于在移动市场上争得了一席之地。我也是小区菜场天翼推销大军中的一员。我当时对99套餐记得贼清,逮住人就推销99套餐,说得唾沫星直飞,估计那时同学聚会大家都怕见到我。
  “非话业务占比要超过话务业务。”大约五年前,原集团公司董事长王晓初谈企业转型时这么说。那时,我觉得很不能理解,流量贵得不可思议,手机手机,不就主要是为了接听方便吗?
  “我们‘微’一下吧,我过两天把稿件发你微信上。”曹记者走过来对我说。
  我愣了一下,过去了,都过去了,赶紧从雾气缥缈的回忆中走出来。“好,我扫你。”我拿出手机。“用的是电信流量畅享套餐?”出于职业习惯,这句话没经大脑就脱口而出了。“都说还是电信的好用,看视频一点不卡,我就是舍不得这个号码,有携号转网我肯定第一个办。”曹记者说。
  看着一屋子满头白发的老同事,仿佛就在不久前,我们还在一起工作。转眼之间,我已经工作26年了,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员工了。“我与企业共成长”,20多年前我这么说,20多年后,我还是这么说。
  往事如烟,其实也并不都如烟,还是有那么一些记忆,有那么一些感动,会深入骨髓,融入血液。
(王苹)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