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11月22日 星期五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报房趣事
2018-11-26 11:08:45
    
  

  清晨临近醒来的时候,我做了个梦。
  我又回到了1990年的如东县邮电局报房,那个老旧的临街小二层楼。彼时我很年轻,19岁,工作刚几个月。初秋上午,我从东南向的窗户探出身往街上望去。那是县城最繁华的主干道人民路,街上一辆汽车也没有,偶尔有骑着摩托车的年轻人耀武扬威地风驰而过,楼下一个耍猴人和几只小猴正在卖力地讨好观众。投递员老季,哦对了,那时候还是小季,骑着一辆“邮电绿”的自行车晃悠悠地从局门出来。我看到他的邮包带子没系好,正想对着他喊一嗓子,突然一只小猴顺着窗外的电线杆子爬了上来,扑向我……
  我一惊,醒了,却爬不起身,头脑依旧沉浸在20多年前的过往之中,那些久远而又清晰的报房趣事桩桩件件浮现于眼前。
               “屁”之频现
  我从省邮校毕业刚入邮电局工作那会儿,正是电报的鼎盛时期,电报业务那个重要啊,报房里那个忙啊。举两个例子足以有力证明:一是当时报房是县邮电局最大的班组,最多时达到35人,而人数其次的话房则仅有24人;二是当时报务是技术工种,而话务等其他诸多工种则是熟练工种,地位和待遇也自是不同,这一度引起报务员和话机员明里暗里的较量。除了报务员,还有连我在内的三名机务员,负责电报线路、设备的障碍维修。
  有一天老报务员汪玉萍喊我给一台德国“五五”型电传机换色带,我无意中瞥见电报纸上赫然打印着一行字:“我已到达工商屁,勿念!”吓了一跳,忙喊她来看。汪师傅见怪不怪,说:“咦,以前都是‘供电屁’,今天怎么变成‘工商屁’了?”其他报务员听了都哈哈笑起来,我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便问怎么回事。汪师傅告诉我说,“局”的电报码是“1444”,“屁”的电报码是“1445”,由于线路干扰等原因,“局”经常被错译成“屁”,而供电局收到的电报最多,所以经常被译成“供电屁”。
  我这才明白平日里报务员嘴里经常念叨的“屁”,原来是个“局”字,不禁哑然失笑。心里又可怜供电局收电报的那些人,虽然错字被圆珠笔改过来了,可还能看到那个“屁”字,内心该是多么生气和无奈啊。在通信落后的年代,电报惜字如金,能收到且看懂已算满意,不然放在今天必定会投诉的吧。后来“五五”型机械式电传机和模拟载报机遭淘汰,被自动电传机和数字载报机替之,电报变字的现象才得以消失,“屁”就再也不见啦。
               托儿所里丢失的孩子
  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邮电局大招工,年轻人多,生的小孩子也多,托儿所应运而生。职工家的小孩,从10个月到4周岁都可以送过去。免费的。已上幼儿园或小学的职工子女,下学后也可以寄放到那儿,托儿所的阿姨们帮看一会儿,待职工下班了一起带回家。
  有一回,报务员蒋亚楠把5岁的儿子从幼儿园接来,放在局里托儿所,只一会儿工夫,托儿所的阿姨就来寻她,问:“你看见你家乐乐了吗?”回答说没有。接下来就是一阵忙乱,一大群人到整个楼里乃至大街上去找孩子,蒋亚楠更是边哭边喊,似乎天已塌下。
  我那天上小夜班,下午5点钟刚到报房,见报房里只剩汪师傅在值守,大伙都涌到外边找人,耳边只听见“乐乐、乐乐!”还有乐乐妈撕心裂肺的哭喊。我忽然看见工作台下边的一个大纸箱隐约有些唏唏嗦嗦的动静,以为是老鼠,忙喊汪师傅来看,汪师傅将箱子一掀,叫一声:“乐乐!”只见乐乐蜷缩成一个小小的团子,躺在值夜班用的一床棉絮上,手里捏着棉絮的一角,眼睛闭着,嘴唇蠕动作吸奶状。我赶紧跑到楼下宣布乐乐找到了,不一会儿蒋亚楠脸上挂着眼泪回来,她一把抱起乐乐,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嗔怪道:“外边都翻了天了,你怎么一声不吭?躲在纸箱子里干什么?”
  记不清是哪一年,由于进局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加之人们生活条件好了,小孩子舍不得给别人看着,托儿所就解散了。前两年县电信公司开设了母婴室,方便刚生小孩的女职工哺乳,不过使用的职工并不多。今年国庆期间在一次喜宴上我见到了乐乐3岁的儿子,跟乐乐小时候一个模样。
               “月黑风高”的夜晚
  1991年如东县邮电通信大楼建成启用,同时开通6000门程控电话,又过了几年,程控电话渐渐普及并取代电报。同时BP机、大哥大等新玩意儿横空出世,一下子把电报挤到角落里去了。报务员风光不再,大部分转行去了无线寻呼等班组,报房被整合为电报数据班,增加了分组交换、数据通信等业务。再也看不到昔日里电传机日夜轰鸣、凿孔纸条堆满地,以及人影穿梭的报房了,偌大一个报房,夜里只留一人值班。因工作量小,又没人看着,常有报务员值夜班时溜班。有一次,管怀林当值,人却不在岗,被班长查岗抓了个现行,让他写检查,在第二天的班组会上当众宣读。
  第二天,我们一屋子人满怀期待聆听管怀林的“大作”,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一本正经的念了起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轮到我值班,我因白天吃多了猪头肉,肚子拉得凶……”“停!”班长赶紧制止,大伙儿看班长呵斥得严厉,脸上却掩不住几分笑意,也都哄笑开了。从此,“月黑风高的夜晚”常被同事们拿来笑话管怀林,管怀林倒也不以为意,附和着笑。
  约是2006年吧,电报正式从县级以下乡镇停办,电报数据班被并入了其他班组。报务员们四分五散至各个部门,有到联通公司当上领导的,有在职进修转入机房或营销部门的,也有如管怀林这般,从一个报务高级工变成普通工人,辗转多个部门。有时遇到他,又提及“月黑风高”,彼此哈哈一笑,我能够看到他落寞的眼中闪烁着几点当年的光芒。
  报房趣事太多,无奈已成过去。如今的人们只能从影视文学作品里一睹电报的风采。我用尽全力从梦中醒来,奔向单位,投入紧张的现实生活。此时手机微信上一位退休老友发来一条信息:“问你个事,程控交换淘汰后,现今电话是什么制式?”
  什么制式?我愕然。
(李丽)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