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永不消逝的电波
2018-11-26 11:08:29
    

  得知华东三省电报系统退网关电的消息后,我若有所失。电报业务,算得上是电信业务中的“元老”了,这个曾经见证了电信业百年发展的老人,终于在新世纪里走到了尽头。其实随着电信技术发展,通讯业务新陈代谢也是正常,模拟移动电话“大哥大”、风靡一时的BP机、价廉物美小灵通,都被时代淘汰了,大家怀旧一下,最多感叹下用它们的年轻时光,又怎会对它们念念不忘?在5G即将应用,万众物联的时代,电报也确实不合时宜了。
  然而电报不一样,从未有一种电信业务,像电报一样,伴随着一个个大事件,在历史进程上留下深刻的印迹。特别对中国而言,电报不仅仅是通信手段,还是一面历史的镜子,中国的百年兴衰,都在里面一一映照。
  中国电报业务,应该起源于19世纪下半叶,和世界同步。不管清政府如何闭关锁国,便捷、快速的电报技术随着洋人的商埠进入了中国。要通电报,就要架电缆、埋电线杆子,要征用农民的土地。作为洋人喜欢的“奇技淫巧”,电报在中国诞生之初就面临了极大的阻力。1871 年上海的利富洋行不顾清政府反对,私自在上海公租界引入中国首条电报线缆,开通上海到日本和香港的电报。当地农民认为电报线路吸人魂魄,破人风水,拆了电线杆子,苏松太道丁日昌顺水推舟取消了电报。这一事件可以看出着中国主权在当时又多么薄弱,民众又是多么愚昧。可见技术从来不仅仅是技术,永远和社会的发展分不开的,昙花一现的第一条电报的命运也预示了“科技救国”多少有些天真的一厢情愿。但是电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电波一传,信息千里直达,于是不管时局如何纷乱,电报还是走进了中国,走进了历史。洋务运动的大臣们很快认识到电报的优势,1881年盛怀宣主持开通了天津至上海的电报业务,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电报业务元年,算起来电报也走过了137年的历史了。
  提到电报,就不能电报码。世界上最通用的电报码是摩斯码,至今还有很多无线电爱好者谙熟。摩斯电码使用广泛,早已不仅仅是用于电报,电影《无间道》里梁朝伟传递信息就是用手指敲击摩斯电码。英文只有26个字母,但是常用中文字有几千个,中文电报编码利用4个数字代表中文,即“四码法”。中文电报码的发报员必须牢记枯燥而无规律的数字码,比学习摩斯码辛苦多了。20年前电信公司还有使用电报码输入法的老员工,现在整个公司也不会有人会用这种学起来特别痛苦的输入法了。
  中文电报码的复杂以及发包费用昂贵,让电报文字特别的“惜字如金”,行文追求言简意赅。若论中文电报精简之最,大概要数民国“白发才女“张允和的“半字电报”。学者沈从文苦苦追求张允和的妹妹张兆和,张兆和无奈告到校长胡适那里,胡适看过沈从文的情书后,反而劝张兆和答应下来。张兆和让沈从文去向江苏的父母求亲。沈从文痴气发作,竟然真单刀赴会去了江苏。张兆和的父母见面后觉得佳偶可成。沈从文回到青岛以后,立刻发了封电报给张允和,请她代自己向兆和父母提亲。过了几天,沈从文收到张允和的回电,全文只有一个字:“允”。这一个字既代表了提亲的结果,又是张允和的落款留名,流下一段“半字电报”的佳话。电报的这个优良传统保持到我的小学时代,作为必学的应用文体,电报文不加标点一向是考点,而老师的打分和字数成反比,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达不到“半字电报”的水平了。
  电报码的节约还催生了中国独有的“韵部计日”法,发明者是晚清学者洪钧,以十二地支来代表十二个月,再以平水韵的韵部来代表日期,将日期压缩为一个汉字。对现代人说,此规则晦涩难懂,但是对当时的文人,熟悉韵部就如同熟悉汉语拼音一样。韵部记日导致近代历史上出现了一堆看起来很奇怪的著名电文,诸如马电、艳电、皓电、铣电,都是以当日电报编码来代称日期。比如汪精卫给蒋介石的叛逃电报发于1938年12月29日,29日为艳字,故名"艳电",成了一个专有名词。白崇禧从汉口发出呼吁蒋介石停战电报发于1947年12月24日,亥指十二月,又是二十四日,所以史称"亥敬电"。这种高效的记日方式甚至用到了电报之外的事件上,比如“文夕大火”(长沙大火从1938年11月12日夜间开始烧起,12日的韵部代码是"文")。
  战争年代电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著名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就讲诉了上海的地下工作者利用电台向延安发电报的故事。和平年代电报业务最辉煌的时候,还是上世纪8、90年代,年度业务量上千万份。电报不但是当时最快的通信方式,电报内容可以作为法律凭证。我以前经历过电报班组涉及的一次客户投诉,客户的亲属在香港病危,拍来电报请客户速赴港探亲。原本客户凭借电报可以申请加急办理“港澳通行证”,但是此电报因为种种原因延误了,引发客户投诉。薄薄的电报,承载了厚厚的责任。
  新世纪以来,电报业务不断萎缩,10年前停止了对公众的电报业务,仅剩下军用电报和气象电报业务。电报设备因为厂家停产,维护困难,逐步将线路割接到数字专线上,可以说电报的传输方式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了。华东三省最后的电报系统关电,意味着华东地区所有电报业务全部停止了。如今全中国,只有北京联通的西单营业厅还有电报业务,象征意义大于业务收入需求。但是电报业务虽然逐步消亡了,电报在历史上的痕迹不会消亡,电台作为一种私人爱好,现在经过申请,还是可以使用,摩斯电码依然会飘荡在空中,也算是“永不消逝的电波”。
(苗岚)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