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12月15日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我晕
2018-10-8 14:34:30
    

  我一起身,眼前的茶杯横了过来,水没流出。我诧异,茶杯本来灌满水的,是安静为我灌的,她在取悦我,这是组里人人皆知的事。我刚入职时上培训课,安静坐在我身边,冲我挤眉弄眼,像挑逗。要不是安静有点安吉拉贝比的俏皮相,周围人不定鸡皮疙瘩掉一地。
  我们属于同校同级不同专业的同学,她读的是新闻学专业,干起校报记者,采访过我这工科男。我是全省“挑战杯”科技创新大赛的一等奖获得者,关注我的师生挺多的。后来我们都留校读研,我可能比她多一分优越感。
  我对美女有天生的脸盲感,觉得她们长得差不多。在被许多美女围着滴流转时,我麻木,甚至觉得麻烦。还是每天忙忙碌碌的好,挺充实,不浪费时间。组里的张胖胖32岁了,多种渠道相面的女孩40多个,其中一半是被他斩钉截铁地回绝的,小一半是相互清理。少数几位让胖胖愣怔,并且迈不开步子,自己的大脑控制不住说什么了。
  胖胖给我看了一张美人图。那女孩肤如凝脂,如韩国影星全智贤。我哼地一声:“得了吧,美图秀秀里出来的。”
  胖胖不服气,又拿出一张没有美图的。我一看,说:“皮肤不错,身材还行,就是两眼的间距宽了一点。”
  胖胖不解:“宽一点点,有啥关系?”
  我说:“胖胖啊,光看美女的眼睛不太重要,单眼皮,拉一个双眼皮,小一点,眼眶开大一点,可两眼之间只能有一只眼睛的距离,画画的都知道。现在这位有一只半的距离,修图师难以处理这事。要相信基因的力量挺强大的。”
  胖胖浮出一脸的沮丧:“被你一点拨,看样子我这辈子,处不了对象了。”
  “别别别,我担不起这个责任。我也没呢。”我连忙摆手,“跟着自己的内心走,喜欢,就喜欢了,别管别人的评价。”
  胖胖眯起眼,眼皮暗红:“这美女,心特别得好,也过三十了,和我一起做社区志愿服务时认识的,社区的奶奶、爷爷们特别喜欢她。她帮老人洗脚、修指甲、号脉、配药……”
  “精神上的东西,可超越现实的。感情嘛,需要精神上的多一些。”我眨眼变成了情感专家。
  “你刚才说了基因,万一,和她成了,是男孩咋办?”
  我一瞪眼:“万一是女孩呢,像你这么边吃东西边加班的虎仔,不要太可爱哦。”
  胖胖两手捂住脸:“天哪,你把我最后一点自信都快弄没了。”
  安静来添水,听着我俩对话,捂嘴笑。
  其实,我本来不想开这样的玩笑,连日加班攻关,神经高度紧张,累极了。加上被母亲催促找对象,身心俱疲。好像一定要有个伴才叫正常生活。工作已是我的全部,尽管我知道几个女孩对我有意思,安静是最主动的一个,可是我较执拗,工作上的事不了,就不想费时在情感上。安静对我好,我摆出一种高冷姿态,越是这样,安静显出一如既往的恭敬和温婉。我估计仅凭这一点,那些对安静有意思的男孩,一定想趁我熟睡在桌旁躺椅时,连人带椅抬起,扔入在电信大楼可俯瞰的古运河里。届时,我即便不清醒,也难以入梦。
  工作有业绩,我底气就足,不断“攻城掠地”。胖胖等人跟在我这个项目组长屁股后气喘吁吁。蓦然有一天,我发现,与自己相依为命的母亲不见了。
  这里,要说说我母亲了。母亲33岁生了我,现在六十六了。在我出生那年,父亲因公殉职。开始时父亲部队的战友常来探望,直到我上初中住校,那些叔叔伯伯就见得少。母亲每次来校,带不少东西,衣服和食物、学习用品。这些东西对收入不高的母亲来说,压力挺大的。在同学中,我好像“富二代”,但我心知肚明,父亲在冥冥中为我发力,那些生死与共的战友,把我作为他们共同的孩子。
  所以,我从小的念头就是要报效祖国,如果能参军,保家卫国,就是最大的理想。
  可是学习太过用功,我视力急剧下降,虽然高分录取北邮,但永远失去了从军的机会,我无法沿着父亲的足迹一路向前。
  现在,母亲失联了,家里空荡荡的,冷冷清清。这天,我好几回语无伦次,时空颠倒。当我在派出所陈述母亲失踪的事实时居然对民警说:“我妈刚才在眼里闪了一下,就不见了。”
  民警诧异:“怎么?你妈刚不见,你就来报警了!”
  “我……”一时语塞。
  我突然想到那杯横过来的杯子,水却没淌出来,好生奇怪,我想把这事与民警说,恍然间觉得应该问安静,因为那杯茶是安静给我沏的,她施了什么魔法。
  手机响了,是安静。她问我“伯母怎样了”。我诧异道:“伯母是谁?我在找我妈呢。”
  “啊——我说的和组长说的是同一人。”
  “同一人?”我脑子转不过弯。
  “就是你妈呀。”
  脑际朵朵絮云缓缓移过,渐渐清晰了,我在找母亲,安静来了电话关心这事,还说项目中的两个系统要拼接,如果组长太累了就先休息,他们来顶着,胖胖已经做了一半了,坚持一下,就能进入调试状态了。
  坚持,再坚持,我想此刻应该和组里的小伙伴在一起,然而我却在派出所跟民警叨咕,叨咕着找母亲。这老太也真是的,好好的家里不待,又去干啥了。关键时刻,我多操心,不是耽误了单位里的事吗?一年前,母亲把家里的钱弄到银行里搞理财了,银行的小妹说她那里的理财从来没有拖欠兑付,也没有亏过。偏偏母亲买的那款产品出问题。那些日子,母亲每天呆坐窗前,念念有词,不知说啥。我听到她说,“要是有个男人帮我出出头,那银行也不敢不付的”。我知道母亲又想父亲了,父亲是军人,生前还有那些虎虎生威的战友,以及战友们手里的“家伙”……
  安静劝慰我:“别说是老人,我那位精通理财的闺蜜也遭殃了,那家银行开始说中低风险,稳健增值,半年绝对回报11%,现在一下亏损14%;理财产品现在到期了,不但没有利息,现在连本钱都没。有几位客户当场脑梗,送了医院。”
  我揪心,母亲一向节俭,是为我攒钱娶媳妇,四处寻找能养鸡生蛋的理财好途径,结果失算了。凭她的积攒,在通胀面前简直是杯水车薪。我奉劝她想开些,钱用在自己身上。
  母亲老是埋怨我心智不成熟,办不成大事儿。每次回家,面对母亲的唠叨,我时常把被子蒙头,呼呼大睡。
  安静对我说:“我爸也是一样的,脑子不灵,执拗得很,我幸亏像我妈,只是妈妈走得早。”安静提到她母亲,满眼苦楚。这个时候的安静楚楚可怜,最能拨动我心弦。有些事说不清,我在大学里失恋过,自己的经济条件难以给一位优秀的女孩承诺什么。
  我和安静都扑在工作上,尽管名义上是这样,实际上与老人们格格不入。我想我们有事业,他们归他们,生活也是各守一头,一交集,就有矛盾。这些事真说不清,我也无暇顾及,安静也是。
  现在,我站了起来,那位民警满眼迟疑,甚至交杂着惊诧:“你怎么啦?不舒服吗?我用警车送你。”
  一听警车送,我浑身一颤。想象警车开到单位,我从里面钻出来的情形,手臂还被警察拽着。单位里立马惊恐一片。我忙摆手:“谢谢谢谢……谢……谢……”
  这时,我眼里的民警的身体迅速转了圈,头朝下,两只穿皮鞋的大脚,像拿大顶一样,指向了天花板……
  沉沉地睡了一觉,醒来时,眼前出现了一个窈窕的倩影。我用了眨眼,渐渐明晰了,一位戴煞白口罩的美女,一对清澈眸子,两眼间距很特别,她的鼻子和嘴巴应该也是特别的吧。周围影影绰绰,如美云流转。我脑子蹦出了一句小伙伴在求偶时的玩笑话:“一跤跌进了花堆里。”
  美女说:“你醒啦,你知道自己在哪儿吗?”
   “我在花园吧……”
  那对乌眸黯然了,倩影直起身,对几位说:“给他的脑部做核磁共振。你们先准备,我去隔壁看看。”
  一阵窃窃私语:
  “现在脑子有问题的人真多啊,不分年龄,隔壁那对老年人脑子都有问题。”
  “女的是去照顾男的,男的脑梗,行动不便;女的搬不动男的,其实自己也轻度中风……”
  “真惨……”
  我想起身,身体不听使唤,手机呢?
  安静、胖胖等人神奇般出现了。安静说:“真奇怪,组长的手机关了,我搜索的定位居然与我爸在同一个位置……”
(周晓慷)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