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11月22日 星期五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电信文学”征文
那年,我和师傅去登塔
2018-9-17 16:14:35
    

  晚间和先生散步,远远看到分公司原351老局小院,那座废弃了多年的微波塔装饰一新,霓虹软管缠绕着塔身,犹如彩龙上下盘旋;白炽牛头标识高高悬在塔顶,一闪一闪,便为那幽暗的天幕增添了无尽光明。“瞧,大丰又添一处新夜景啦。”先生手指光彩的微波塔跟我打趣。“可不是嘛,真好看呢。”嘴上这么说着,我的心里却涌起了莫名的失落,眼前的塔已非我初识的微波塔了。
  1992年从山东邮电学校毕业,分配进入大丰邮电局是理所当然。所学专业微波通信,自然被安排到了微波班。接待我的微波班班长,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位师傅——单永华,50来岁,个子不高,黑瘦而精干。他安顿好我的桌椅,就拉我参观他的小小微波班。微波班在通信楼最高处的三层,贴着玻璃窗,我好奇地窥探窗外那座高高矗立着的塔。
  “怕高不?我带你去登塔。”师傅问我。“不怕!”我拍着胸脯回答得干脆,咱农村里长大的孩子,下河摸过鱼,上树掏过鸟,这点高还怕了不成。“好样的!”师傅拍拍我的肩:“我走前面,你跟着,有事就喊。”
  微波塔白色塔身笔直纤细,50多米高。上下三层塔台,安放着大小七八个圆如鼓的微波天线,我称之“锅子”。“这塔可是我们大丰的地标呢,站在街头,随便哪个方向,你都能瞧见它。”师傅说起这话似乎特别自豪。
  推开底层低矮的铁门,师傅一闪身便钻进了黑咕隆咚的塔肚子里,我也颤巍巍跟了进去。塔内没有灯,只从塔台上洒落些光亮。借助微弱的光,我把这塔肚子看了又看。塔内面积不大,一座偌大的旋转铁梯冲天而起,仰头望去,似乎看不到个顶,心里倒生出一些怯意。用手摸摸弧形的塔壁,一丝侵入骨髓的寒气直逼体内,塔壁潮湿异常,侧耳还能听到各处滴答着往下落的水珠,“这里是多久没人来过了吧。”我心里暗惊。“拉好扶手,慢慢往上爬!”看我发呆,师傅一声断喝,三步并作两步,噌噌噌就上到了一层拐弯处,再一旋身便消失在了我眼前。我吓得大气不敢出,连忙踩着狭长的梯子,一步一趋摸索着往上爬。好容易爬到一层出口,小心翼翼上到塔台,大喘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不由自主在哆嗦,手心里湿漉漉一大片,也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
  师傅绕着塔台转了一圈,检查每一细微之处。这塔台安装了一个大而圆鼓的锅子,“这是近距离的微波通信,要求的天线高度不高,所以就安装在了20米下的一层。”我瞪大了眼睛,听师傅将这个锅子称着天线,忍不住好奇地摸了又摸,心里暗自好笑,笨头笨脑怎么看怎么就是一口蒙了口的锅啊。
  “还行不?上面还有两个大大大大的锅呢。”看我缩手缩脚,师傅施展起了钓鱼神功,抛出个饵来。“没,没问题,我能行!”我把胸脯一拍:“上就上呗,谁怕谁。”话音刚落,师傅噌噌噌又攀上了铁梯,矫捷的身姿犹如灵猴,闪转腾挪间又一次消失在我眼前。“这也太快了吧,您老就不能等等我这个菜鸟啊?”我一边埋怨,一边照样抓紧了扶梯,亦步亦趋摸索着向上。好在塔内光线昏暗,向下看不见地,向上望不见天,心中倒也没有丝毫的恐高。只管把眼神和精力集中在脚下湿滑的梯子上,我一步两步三步……这样数着,也不知道数过了多少步,眼前豁然就是一亮,这二层塔门就到了。我双手双脚并用,扒拉着门框一使劲,人就站到了开阔的塔台上。说是开阔也不尽是,两三米阔的水泥环形平面,相比塔肚子里的空间自然舒畅了许多,加上站得高看得远,空旷感自然而来。师傅照样在二层平台对两个大铁锅仔细检查,敲敲蒙着的鼓面,拧拧锅底的螺丝,再测一测这微波信号发射的方向。听师傅说,这一层的微波线路是通往南京的。我不免遐想起来,要是顺着这锅子发射的微波,我是不是就能到达梦寐以求的大金陵?
  “你个小丫头,呆想什么呢,还不过来仔细瞧着。”师傅又一声喝,把我的白日梦彻底瓦解。我赶紧小步快跑屁颠到他的身边,看他检查大铁锅的每一处。“这锅子要多久检查一回啊?”我虚心地请教。“也没个固定要求,我一个月上来一回,权当运动健身,以后这差事可就要交给你啦!”师傅咧嘴这么一说,眼光里还一闪一闪,倒叫我猜不出他这话是真是假。好在我预先打探到,这师傅喜欢开玩笑,他的话我也没权当真,不过在心里还是暗自佩服,看他轻车熟路,想必这塔也真真没少爬。
  看师傅检查完各处的锅子,待要继续往上,便觉有一股强力的风吹过来,脚下的塔台竟左右摇晃起来。我吓得赶紧抱住身旁一根大铁柱,嘴中狂喊:“师傅,地震了!地震了!”许是风大,师傅好像没听见,依旧在塔台上走来走去。好在这摇晃也就一会儿工夫,待我定下神来,跑到师傅跟前瞪眼问他:“刚才地震你有没有感觉啊?”“地震?没有啊,就是这塔晃了晃而已。”师傅一脸淡然。什么叫晃了晃而已啊,我听得几乎要蹦起来了。但看师傅如此不屑的眼神,我也不好过分渲染内心的恐惧了。
  “还有三层的锅子要看,你去不去?”师傅拿眼瞄我。“我、我、我……”还未从惊恐中清醒过来,我自然畏畏缩缩,不置可否。师傅哈哈笑了:“刚才塔晃了晃就把你吓成这样啊。”他摸了摸我的头,柔声地说:“微波塔是有自身平衡功能的,只要风一大,塔身就会随风微微摆动,这样这塔才能稳固。”听他这么一说,我一颗悬着的心倒放下了,可再要往上爬,我看还是免了吧。
  师傅也不勉强,让我在二层等着,他自己噌噌噌又上去了。我在二层塔台上好好伸展了一下身体,抬眼看到整个大丰城都收在了眼底,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油然而生。
  自那年跟师傅登上这座微波塔,后来的几十年我居然没有再登过一次。一来师傅们照顾我们这些弱女子,二来有年轻的师弟们不断加入,要登塔也先轮到他们。但每日看到这塔,我心里就无比的安定和自豪,因为我知道它的秘密:再大的风都吹不倒它。
  再后来,光纤通信替代了微波,这微波塔便闲置下来。看着它占据了小院不少的位置,领导们也考虑着要把它拆了去,听说拆塔的费用至少得上百万,想想也就留下了。这一留,大丰城便多了一道可圈可点的夜景。只是,这塔估计我是再也没机会登了吧。
(戚月)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