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11月20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散文世界
打电话
2018-8-13 14:49:54
    

  晚上9时许,我正在家看电视,手机突然响起微信视频来电铃声,我拿起手机一看,是在加拿大出差的朋友发来了视频请求,我和在地球另一面的朋友视频了近20分钟,无论语音还是视频画面自始至终都非常清晰。通话结束放下手机,在感慨更快更好的4G网络的同时,不由自主地想起来了改革开放以来人们打电话的不同境遇和通信的飞速变迁。
                    一
  我出生在邮电之家。父亲是投递员,母亲是话务员,都在公社(1982年改称为乡镇)邮电所工作。1979年秋天,9岁的我转学到父母单位所在的公社中心小学读书,直到三年后考入县城初中,一直都在公社的邮电所里生活,期间亲眼目睹了当时人们排队打电话的不易。
  那时候无论是单个电话机还是总机,打电话都要使劲摇一个小把子,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摇把子”电话。一个公社邮电所里只设一个总机,总机要昼夜轮流值班。总机上大概有10来个单位用户,记忆最深的有供销社、食品站、粮管所等单位,电话号码只有3个数字。如有来电,总机上面的铁片会有震动,话务员会戴上“耳机”(与现在的耳麦一样),将连着一根缆绳的插头插进铁片下的插孔里,接通后询问要和谁通话,再用另一根缆线插头插进要联系单位的插孔里,在总机正面下方靠进话务员一侧,有个摇把子,话务员摇几下,电话接通,双方就可以通话了。如有去电,也要先插进对方总机的插孔接通对方分机,才能联系到对方。如对方正在与别的电话通话,摇的时候会费劲,叫占线,就要等一会儿再摇,感觉摇得轻松了,就知道对方已经空闲了,直到通话,这个时候话务员就没事了。双方通话结束,小铁片就会自动掉下来,提醒话务员已经结束通话。
  这是公社里单位之间打电话,双方接通一般比较快。遇到公社到县之间的电话,或者长途的电话,则没那么容易了,因为公社到县城只有一条电路,并且只是水泥杆上架两根铁丝连接,如果遇到刮大风等恶劣天气造成两根铁丝绞到一起,县到公社电话就阻断,要等县里来人一路查找到绞线点,再进行修复后才可以打电话。总之,接通一个电话要等好半天的。
  记得有一天星期天,我在家里做作业做得烦了,就到前面的总机房里玩耍,看到一个庄稼汉子模样的中年人,坐在总机房门口的椅子上,一脸焦急的表情。过一会儿,庄稼汉站起来向里面询问:能不能和咱哥说话呢?母亲说你等一下,我帮你问问。然后母亲就打电话到县局长途台,问打往长春的电话怎么样了。问完后,母亲放下耳机,告诉庄稼汉:请再等等吧,对方占线呢。庄稼汉失望地又坐回原地。记得当时是下午2点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庄稼汉站起来又坐下去若干次,直到下午快5点时,电话终于通了。可能是长途电话,通话效果很差,庄稼汉与哥哥通话像是吵架,声嘶力竭地吼。等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庄稼汉只和远在长春的哥哥说了十几句话,就挂断了。庄稼汉远去的背影深深印入我的脑海里,直到我也步入中年,恍如隔日。
   
                    二
  1990年,我入职涟水县邮电局。1993年初,全县开通了程控电话,号码升为7位数,电话实现自动化,通话变得更加方便、保密了。由于安装费和通话费都很高,那时候家里能装上电话的少之又少,一般都是单位领导才能装得起,住宅电话成为身份的象征。
  那一年的秋天,我到苏州参加《江苏邮电报》组织的通讯员培训班。苏州局为了方便大家在培训期间与家人联系,在培训班教室外专门安装了两部电话。吃完晚饭,大家在电话机前排起了长队,每人可以讲几分钟。那时我正处于热恋中,最急切地就是想与女友通电话,虽然女友父亲是单位财务股副股长,但级别不够,家又没有电话,电话只能拨到女友家楼上的胡阿姨家里,让胡阿姨喊一下,往往一等就是几分钟,看看身后几个人在排队,心里真的很不好意思;再者,与女友通话时,又不能说些甜言蜜语,通话过程比较尴尬。
  再后来,局里给我们发了IC电话卡,可以在街头的公用电话上用,收费也相对便宜了许多。但是,IC电话卡我却很少用,为了打个电话,要跑到好远的另一条街上去,惰性十足的我感觉确实对不起自己的两条腿。
  记得大概在1996年底,因工作需要,局里给部门管理人员每人配发了一部数字BB机,这也是我拥有的第一部BB机。我很开心,但过一段时间,就开始烦起来。我把呼机号告诉了所有能联系上的朋友,朋友们没事就随时随地呼叫我,有许多时候正在路上走着,突然BB机就“滴滴”叫了,于是立马到处找电话打过去,有时候很难找到电话,心里特别着急,不知道朋友呼我干什么,和朋友联系倒是方便了,可开销也直线上涨,一张IC卡几天就没钱了。大家都有了BB机,领导也开始不高兴了。局里开会时,局长的讲话常常会被不时响起的“滴滴”声或各种音乐声所打断。后来,每次开会前,局长讲的第一句话就是要求大家把呼机关掉,但每次开会时总会有人偷偷开着机,然后调在震动档上。于是在开会时,不时有人低头看呼机,根本制止不了。
  1997年,手机在涟水县城开始渐渐普及。刚开始,手机体积很大,像大砖头,并且一台都在万元以上。在县里,除了单位的正副领导以外,只有几个老板有。买第一台“大哥大”的是制药厂的领导,号码是96001,号码本身就很能说明使用者的身份。当时,在公共场所打手机是一件很风光的事情,看的人羡慕不已。一次出差去井冈山,向朋友借了个“大哥大”,一路上只要遇到人群密集的场所,就拿出来装着打电话的样子,吸引了诸多人敬畏的目光。虽然出差期间一个电话没打,但着实让我“风光”了一回,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我年轻时的虚荣心。

                    三
  进入21世纪,人们打电话基本是依赖手机,哪怕身边就有固定电话也会视而不见,因为手机既方便,随时随地可以接打电话,更可以无所顾忌地和对方“甜言蜜语”,隐私到“地球人都不会知道”。如今,一个家庭拥有三五部手机已经不足为怪,“上至83,下至手中搀”,老少都在用手机、都在玩手机。一次朋友安排晚上聚餐,有个两三岁小朋友坐在餐桌边的小推车上,娇小的两手费劲地捧着苹果7,津津有味地玩着一款游戏,他的母亲则聚精会神地招呼大家吃喝,让我着实感叹不已。
  手机款式也演变得越来越精致,从黑白屏到蓝屏,再到彩屏,手机体积越来越小,功能越来越多。到今天,带上网功能的,带摄像头、MP3、MP4、炒股软件、导航功能的等等,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我的弟媳是东北人,在我们涟水当地亲朋少之又少,很少与人打电话,但手机已经换过数十次,自己感觉到还是赶不上潮流。随着手机需求量的“井喷”,手机的价格也是越来越便宜,现在回老家发现许多农民兄弟一家都已经有两三部手机了。
  40年来,中华民族开始了伟大复兴,古老的神州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社会已进入了网络时代,但在我们身边,手机依然是用得最多的通讯工具。通讯方式的变迁,40年人们打电话的变化,从摇把子的“吼”,到现今的视频通话“面对面”,通信网络的高速、稳定和广覆盖,以及惠及民众的不限流量业务的低成本特性,给人们追求美好幸福新生活带来极大的便利。
  让我们尽情享受改革开放40年带来的通信飞跃发展的成果。
(张晓文)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