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电信文学”征文
千里之外——洛克行记
2018-8-7 13:57:05
    
  
  1920年,约瑟夫·洛克从云南出发,开始贡嘎岭的探险,途经大理、丽江、泸沽湖至达木里;1928年3月,他又从木里出发,穿越稻城、亚丁,深入贡嘎岭。两次穿越之后,他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发表了行程的文章和照片。
  1933年4月,詹姆斯·希尔顿以此为背景,创作了著名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从木里穿越到贡嘎岭的这条线路,就是后人所说“洛克线”。出发前,我特别买来希尔顿的这部小说提前感受。
  纸上得来终觉浅。2017年国庆,我们一行五人,领队蓝天,味道、半死、谭老师,从成都的吃吃喝喝开始,踏上洛克的行程。
  苦行从西昌到木里的盘山公路开始,7小时的车程,我和味道吐了三次,下了大巴,真的什么都吐不出来了。一般来说,我还不算是容易晕车的人。从木里到嘟噜村,我们租了一辆7座越野,拆了后排座位放行李,为了防止路上堵车,早晨4时,从木里出发,下午13时到达藏民家中。这么说吧,为了不吐,我们几个早晨就没吃东西,越野车里,无数次地听到自己的脑袋或者同伴的脑袋撞在车窗或者车顶的声音,一路颠得各种变形。从进山开始,我就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因为冷。
  我们住在藏民阿东的家里,他有两个女儿,姐姐温柔腼腆,妹妹活泼灵动,十六七岁的光景。刚进屋,姐妹俩就忙着张罗,酥油茶、糌粑、核桃,妹妹还去邻家摘来新鲜的梨。
  阿东家的房子很大,平地往下有个斜坡,下面住着猪和骡子,平层住我们,没有床,有阁楼,要从一个木梯爬上去,天台晒满了玉米,阳光下丰收的色泽温暖迷醉。我们顺着风向寻找信号,分别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
  与我们同住阿东家的还有五个年轻人,他们是从网上四面八方集结过来的。较之于他们,我们几个年纪是大了些。年轻真好,有胆识,有勇气,有体能,唯一的问题是,他们低估了户外的风险,至少在这样海拔的线路。
  天色渐晚,阿东拿了五张狼皮扔在地上,再往上铺一张毛毯,就是我们的铺位。屋子里有炉火,我们拿出各自的睡袋,看着蟑螂在梁柱上爬来爬去,安然入梦。

                  进山第一天
  早起,我们将粮食、背负捆上骡马,轻装进山,几个年轻人重装。这是我们进山的第一天。
  进山的路上人多得跟赶集一样,车水马龙。当地人用皮卡、越野和面包车将一拨拨徒步的人送往进山的入口处,白水河边,一些昨日扎营的团队还在收着装备。路口立着警示牌,2012年至今,失踪5人,死亡4人。但是很少有人在意,大家都很兴奋地在拍照,召集队友,熙熙攘攘热热闹闹。全国各地的徒步爱好者聚集在这里,还有一些国际友人。
  等待的间隙,看人也蛮有意思。有些人衣着光鲜,脚上穿着阿迪耐克亚瑟士,还有女生草帽纱巾饮料小食,时不时地拿着自拍杆在白水河边左顾右盼。这一般就是拿徒步当旅游的,凑个热闹,进山扎营第二天也就基本回撤了。老驴没那么兴奋,大多默默地在那整理装备,抽烟聊天,队伍集齐了就开始进山。我们也曾纠结过装备的问题,能力强的,向导或者马夫,解放鞋跑全程,背包也没什么背负。我们这样普通徒步的,一定是老老实实地速干衣裤、登山鞋、杖,护膝,头灯、雨披,所有装备尽可能轻量化,保护做到最好,伤害降到最低。
  第一天的行程很慢,因为人多,骡子也多,有些路口还要排队,我们几个边走边笑,这就是传说中的秘境洛克?眼前的人山人海跟烟花三月的瘦西湖都有得拼。
  沿着白水河逆流而上,水花迸溅,清洌奔放。途经菩萨洞,绿萝青苔披漫而下,瀑布竟似凝固一般,水下卵石清晰美艳,这才是秘境该有的模样。一直到傍晚,人群才逐渐拉开距离,我们寻了水源扎营,海拔3333米,大家商议着适应一下海拔准备第二天的拔高。阿东折了枯枝升火做饭,我们各自分工取水、搭帐篷。那几个孩子在我们附近扎了营,欢声笑语不断。这一日大家都很轻松。
  星夜,骡马轻嘶,小伙伴们在帐篷里还能欢快地打趣聊天。阿东催着我们早点休息,以后的日子,每天都是他催着我们上路。庆幸的是,在这山林间,电信4G居然信号满格,我发朋友圈,听着瀑布的声音,记录今天的行程。
  明天开始强度逐渐加大,我们的营地在杂巴拉垭口的下方,海拔4200米,那里,我将看到美丽的夏诺多吉。

                  第二天
  太阳初升,阿东已经叫我们起床了。小伙伴们想吃蛋炒饭,阿东不明白蛋炒饭是什么?于是我亲自下厨,用铝盆当锅、树枝做铲为大伙炒了一份美好的蛋炒饭,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我们进山五天吃得最好的一顿。
  吃饱上路,依然像昨天一样笑笑闹闹,闲话家常。可走着走着,我们渐渐发现了对面陆续出现原路下山的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清楚地写着失落和无奈。有些是高反、有些是感冒的,也有体能跟不上的。下撤的人渐多,甚至出现整队人马集体下撤的。我们开始有些隐隐地担忧,每个人都希望自己不要感冒,不要高反。为了适应海拔,我们放慢脚步,因为真正的考验还没有到来。
  洛克线路途艰苦,不仅只是在进山后,长时间的舟车劳顿、高原反应对体能也是一种消耗。中午,味道开始高反。我们留下领队陪她休息,其余三人继续结伴前行。随着海拔的升高,气温越来越低,太阳也不那么温暖了,时不时还会下起中雨,在翻过一个山坡的时候,突然后面的朋友叫了起来,快看!
  转头,两道大大的霓虹清晰肆意地挂在我们身后,仿佛触手可及。我只从教科书中知道霓虹,却从未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脑海中所有关于霓虹的色谱瞬间展现在眼前,彩虹从外至内依次为红、橙、黄、绿、蓝、靛、紫;霓因为光线在水珠中的反射多了一次,彩带排列的顺序和彩虹相反,红在内,紫在外,因为大气污染,大多数时候我们在城市中能见到的只是彩虹。上天真是毫不吝啬,随意间把这么美好的东西放在你身后,回首的刹那,光彩绚烂。
  浓雾薄雾,走走停停,狂风骤雨,突如其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什么天气,也不知道走在哪一段会出现怎样的风景。“山色空蒙雨亦奇”,这本是形容江南的一句诗,我却在这里突然想起。此时,眼前出现了一大片起伏的高山草甸,在经历那么久的崎岖山路以后,豁然开朗。我们想狂奔,想欢呼,想跳跃,然而,所有的一切想法都只变成了相互间的几个pose,因为这么高的海拔,我们真的嚣张不了。这一片地域应该是藏别牛场,按照预定的行程,下午要穿过几个牛场和丛林,在万花池牛场扎营。
  午后,天气开始阴晴不定,傍晚时分,突然下起雨来,因为离营地不远,我就犹豫着要不要穿雨披,不想几分钟的时间,暴雨如注,等我穿上雨披,羽绒服已经有些湿了。天色渐黑,周身泛起刺骨的寒意。
  向导着急地催着我们赶路,深山、暴雨、黑暗会给徒步带来诸多不可控的风险,尽管知道营地就在前面不远处,但是心里还是开始不安起来。万花池牛场海拔4200米,这一天全天海拔提升970米,显然已经没有了昨日的轻松。我们从一片灌木林里往上拔高,雨水从高处倾泻而下,鞋子虽然防水,但是寒意侵蚀,再加上前面淋了雨,那种寒冷我从未经历。最后一个拔高的时候,阿东过来拉我,我跟不上他的速度,心跳快得近乎窒息,情急之下,阿东把我背了上去,缺氧、失温,那一瞬间,我似乎忘记了同伴的存在。
  回想起来,我们中午路餐和牛场那边耽误了一些时间,整天的行程有些松散,导致我们到达营地的时间比预计的晚了一小时,但是就是这一小时,带来了很大的危险。阿东把我扶进藏民的牛棚,一群人围着烤火,大伙赶紧给我腾出位置,让我坐在篝火边。同行的朋友送来衣物让我取暖,味道姐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我身边,她也冻得不行。心跳一直不能平复,伴随着无止境的彻骨寒冷,我俩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万花池牛场是离扎巴拉垭口最近的扎营地,所以很多队伍都选择这里扎营,养足精神准备第三天的挑战,4750米的垭口翻越。晚上,几个领队围着篝火商议明天的行程,有队医帮我测了心率和血氧值,鉴于我当时的状态,大家在商议第三天的路线要不要坚持,因为第三天、第四天才是洛克线最强的考验,从第三天开始,海拔都在4000米以上,需要翻越大小9个垭口,强度比贡嘎要大得多,如果贡嘎算三星,那洛克就要算作四星半。
  说实话,我确实有些萌生退意。因为第三天的行程一旦开始,会真正进入到森林腹地,没有信号,进退两难,发生危险就会关乎生命,必须量力而行。
  为了防止体能不支,我问阿东要了一头骡子,200元一天,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可以不用行走,因为拔高和下坡根本是没法骑骡子的,只有少部分平坦路线可以缓和一下体能。半死和谭老师也预定了一头,前后相差五分钟,价格是300元一天,因为骡子是从山下背粮食上来的,只有粮食消耗掉多出的骡子才能载人,所以骡子的数量很少,而越往后强度越大。
  同行的伙伴已经在雨里地搭好了帐篷,半死还特别为我冲了个热水袋,我和味道姐勉强吃了些稀饭就去帐篷休息。那时候我很担心自己,怕拖累大家。因为出发前我们就商量好,五个人,只要有一个出现问题,其他人就一起下撤。下撤,也就意味着这次行程的失败。
  原本是很担忧的,可能是身体太过疲乏,我反而睡得很香。

                  第三天
  清晨,在同伴的惊呼中醒来。我惊喜地发现所有的不适一扫而空,满血复活。夏诺多吉就在眼前,日出山巅,雪山的一面发出耀眼的金光。每一个地方的日出日落都有其独到的美,比之平原地带,高原雪山的日出更添磅礴之势,而此时的日出对于我来说更是特别激动,没有任何高反的感觉,昨晚的挫败烟消云散,有的只是满心的激动和欢喜。
  出发前,谭老师给每人发了一堆维生素片,进山以后,我们的素菜水果摄入很少,葡萄糖对高反可能有一定的帮助,葡萄干、牛肉条、洋参片都是补充能量的好东西。
  我的状态好转也给小伙伴们鼓了劲,向着扎巴拉垭口开始了新的挑战。这是我第一次走上4750米的海拔,虽然没有高反,但缺氧是肯定的。垭口上风很大,我吃了昨天的教训,一出发便穿了雨披,不下雨也能挡风。阿东牵着骡队从旁边的马道蜿蜒而上,我寻着徒步者的足迹和同行的伙伴一起攀爬,陡峭处手足并用。寒风凛冽发出瑟瑟的声音,登上垭口的刹那,我有些为自己感动,山间浓雾在脸颊拂过,看着山下绮丽的丛林五彩斑斓,尽是自然的颜色。如果说前两天尚有秀美的感觉,此时更多的是坚毅,我对山川又有了新的理解。
  洛克线的每一天都给了徒步者不一样的惊喜,从此时开始,我们所见便再不是溪流从林,而是森林雪山。以往爬山,我们会说翻过那座山,或者是前面的山头,但是在这里,藏民会说,翻过前面那座垭口。
  扎巴拉垭口往下,又过了一个4500米的垭口,沿着水源我们到达新果牛场,藏语叫曲纽阿措姆,有了昨天的教训,今天的行程赶得很紧,大约下午三点多钟,我和半死提前到达营地。于是两人先忙着扎帐篷、吹气垫。因为中途有了骡马,这一天要轻松许多。
  遇到了一起出发的几个小朋友,他们的状态不是太好,有个女孩子膝盖好像受了伤,体能也渐渐跟不上,晚上在帐篷里哭。有个男孩子打算把自己的帐篷扔掉和别人挤挤,因为不堪负重。
  大约四点多钟,其余的三个人也陆续到达营地,谭老师和味道高反越来越严重,半夜里味道在我身边头疼得直哼哼,第二天开始,她就每天吃止疼药,并且脸也开始浮肿。这一天,其实是对4700米以上海拔的适应。

                  第四天
  徒步第4天,是整个洛克线难度最大的一段,需要翻越大小7个垭口,并且横切3段大滑坡。幸运的是,今天风和日丽。
  离开新果牛场先是一路拔高,路途渐行渐险。横切的道路是山体大片滑坡后走出的,碎石零乱,道路狭窄,只容一人通过,右边是山体,左边便是倾泻而下的碎石陡坡,两边是几近45度的斜坡,脚边不断有碎石滑落。沿途大大小小的玛尼堆,垭口上经幡飘扬,这也是藏民转山的路线,每每途经垭口,阿东会念念有辞,应该是在祷告什么。
  从第一个垭口开始,我就觉得头皮发怵,第二个、第三个,每下一个垭口眼前就是一道屏障。
  没有了大片的灌木丛林,地表的植被大多淹埋在雪中。今天一天,我们沿着央迈勇南线往仙乃日方向行走,途经黑湖、蛇湖。
  我肯定这是整个洛克之行最经典的一天。大约过了两三个垭口,群山之中,藏着一汪黑色的海子。关于黑湖藏民有个传说,如果在黑湖边大声呼喊,天空将会乌云密布,并且会降下冰雹。只是如此环境,没有人敢做出这样的尝试。再过一个垭口,又看到一个略小的黑色海子,阿东说,这是小黑湖。突然就觉得有点好玩,大黑湖、小黑湖。
  天气和美,草场、海子,脚下松软的植被,偶有雪水融化,那一瞬间,我完全忘记了大山深处的辛苦和危险。阿东嫌我走得慢,要提前去营地做准备,交待我几句就牵着骡马赶路去了,留下一串铃铛的声音。可是我好像并没听明白他说了什么,不一会,骡马远去,空旷的山野只剩我一个人。
  翻过一个垭口,一片狭长的绿色湖泊显现在眼前,色如碧玉。蛇湖,海拔4600米,藏语叫做“勒西措”,位于央迈勇的西坡,是亚丁面积最大的高原湖泊,山川侵蚀成冰斗,央迈勇的冰雪直接延伸到湖面,积流形成古冰斗湖。关于蛇湖也有着很多的宗教传说,有说这里曾是修密宗瑜伽的观湖之地,据传西藏大召寺第一任堪布,谢巴多吉高僧曾在此修习。
  沿着山路从垭口往下,我们的营地是在蛇湖西边海拔4400米的呷独牛场。但是垭口下方有两条路,分别通向不同的营地,这时候我想起阿东刚才应该是告诉我往哪个方向走,但是我没听清楚。
  接下来的时间就变得漫长起来,因为我要等后面的队伍。雪山脚下蛇湖边,因为临近水源,附近长了一片不知名的植被,我找了块避风的大石头坐着晒太阳,那一刻真的仿佛置身尘世之外,莫说喧嚣,连思绪都有了空灵的感觉。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隐约听到远处骡马的声音,想想我运气也真是好,如果天气恶劣,这个时间足够让我失温了。这也大概也是我有生以来最宁静的时刻。
  呷独牛场营地,地处仙乃日和央迈勇两座神山的垭口中间,前面是水面开阔的长海子,形成一个大的风口。阿东帮我们找了个避风的牛棚,大约七八个平方米,上面用一整块透明塑料布盖着,夜幕下,星光满天,盈月如盘。今天是农历八月十六,入夜以后的月色,亮得超乎这么多年我们对月光的理解,我们索性关了营地灯,享受山神赐予的月色。

                  第五天
  早餐后,我们从营地向仙乃日与央迈勇之间的松多垭口行进,翻越垭口往下就进入亚丁景区,洛克线的行程也接近尾声。
  垭口海拔大约4900米,一路拔高,虽然坡度很缓,但海拔高度让我们每一步都得缓慢前行。约莫一个多小时,终于走上了松多垭口,这是整个行程里海拔最高的一个垭口,也是礼拜仙乃日、夏诺多吉视野最好的地方。从垭口有两条路,一条往右通向亚丁景区,牛奶海就在垭口下方不远处,相传神山脚下的洛绒牛场就是当年洛克的宿营处;另一条路往左绕过仙乃日,去往有着世界八大寒林之称的卡斯峡谷,又称卡斯地狱谷,佛教传说是人类肉身由凡界通往极乐世界的必经之路。但实际上,卡斯峡谷的玄妙在于地质特征,卡斯群在时代划归上属于震旦纪至寒武纪,沟口有钙化的彩池、包木、滩流、瀑布,原始森林怪石嵯峨,所以被称为地狱谷。而卡斯村则依山傍水,清溪环绕,可惜我们无缘错过。
  早晨的垭口寒风凛冽,第一次感觉到神山如此之近,呼吸间夹杂着冰雪的气息,这种气息让人心神涤荡,雪山、经幡、玛尼堆,一时间竟有了空灵的感觉。
  三座神山呈品字型排列,东峰夏诺多吉海拔5958米,在三怙主雪山佛位第三,主峰为三棱锥状,外型似金字塔,在藏传佛教中代指金刚手菩萨。相传山崖上的岩洞里有个高僧在此修行,猎人冲绕多吉在此狩猎,每当他狩得猎鹿,总要将一只鹿腿供养给那位高僧,日复日,年复年,一天猎人猎后归途,经过高僧修行的岩洞,看见了一堆森森白骨,猛然间他想到了他所猎杀的鹿子,悔恨不已,为了忏悔自己深深的罪孽,他背着猎枪,腋下夹着猎狗,从山岩上跳了下来。突然间半空中的两只猎狗各长出一只翅膀,载着他飞向远方。高僧见后思量,认为猎人杀了如此多的生灵也能羽化升天,自己禅悟道多年理当成佛,于是也从山崖跳下,结果摔的粉身碎骨。
  南峰央迈勇海拔也是5958米,是三怙主雪山之首,代表大智文殊菩萨,也曾被洛克喻为世界上最美的山峰。
  北峰仙乃日海拔6032米,代表大悲观世音菩萨。藏民相信,具有佛缘的众生敬奉朝拜三怙主雪山,能实现今生来世之事业,朝拜三次便能实现今生之所愿。而我们这般的转山,又所为何愿?
  下山的道路轻松许多,行至半山,陆续见着了一些游客,牛奶海上艳阳倾泻,湛蓝的湖面上晕着乳白色的光。
  再往下便是稻城景区,洛绒牛场已是游人如织,回首望去,神山围绕。
  五天,平均每天16公里,海拔从2700至4900米起伏。我们沿白水河而上,穿越水洛贡嘎,沿着夏诺多吉、央迈勇、仙乃日三座神山而行,直至进入稻城亚丁。沿途森林、河流、山涧瀑布、湖泊、雪峰,高原风光令人迷醉,美得恍如隔世。
  每一次徒步,都会有不同的体验和感悟。积跬步、致千里,千里之外,未知的一切在等你。
(七月)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