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司机老涂的一次省城之行
2018-7-31 16:30:16
    

  司机老涂接过车队队长递给他的出车单,拿眼睛的余光不屑地瞄了一下。说实话,接出车单子不止一回两回,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可老涂始终有些不习惯,说白了还是心里抗拒。
  过去,老涂从来都只接受分公司领导的亲自调遣,是为领导开“专车”的。而如今,什么人都能坐上他的车,凭着一纸单子就能指挥他跑东跑西。
  老涂虽然不屑,却因眼力劲儿不够,只好又把单子凑到眼前,看清楚上头打印着的字。用车单位:设备中心,用车人:吴全全等两人;去向:省公司;时间:第二天早7点出发,当天往返。
  吴全全,何许人也?不认识,也没听说过,难道……是新来不久的大学生?去一趟省公司,单程就得三个多小时,当天往返,难道不吃饭不办事啦?
  “唉,队长,这累人的活儿你派‘那些人’去呀,他们年轻,干吗非得派我?”
  老涂所指的“那些人”说的是外包驾驶员们。车队里十几个驾驶员,其实就老涂和队长是合同制员工,其他都是外包公司的。十几年前电信公司搞人力资源改革的时候,驾驶员因岗位定档低、加之“同岗同酬”的需要,大多转行干了别的。队长是不能走的;而老涂,则是领导“钦点”留下来的。
  “主任打过招呼了,这次去省公司,是要去拿一块很重要的设备配件,客户等着用,必须派稳当的驾驶员,你技术好,主任点了名要你去。”
  一顶“高帽子”堵住了老涂的嘴,他不作声了。
  第二天一早,老涂照例比出车时间提前了半小时到分公司。他把爱车开了出来,做例行检查。车是老款的帕萨特,乌黑的车身被擦得锃亮,四个轮毂闪着银光。老涂侍候车比侍候自个儿还上心,十几年的车被老涂侍候得新买的似的。
  老涂有俩宝贝儿,一个是车,还有一个就是他的女儿。如果说车是老涂的心肝,那女儿就是他的眼珠子。想起女儿,老涂不禁叹了一口气。
  “唉,都28岁了,还没找对象,这算哪门子事儿啊?”
  女儿是老涂的骄傲。985大学毕业,长得漂亮,又考上公务员,在政府机关拥有一张办公桌。不似他老涂,颠吧颠地整天被出车单子指挥得到处跑。早些年还好,跟在领导后头,出去开会多、应酬多,吃香的喝辣的不说,见着的都是些大人物,自已也有脸面。唉,如今这几年,八项规定、反四风……领导都不出去吃饭了,偶尔招待个客户,也是在分公司食堂里边吃。老涂瞅那美其名曰“分餐制”的饭盒,不由心说:“真寒碜呐!”
  6年前女儿刚工作那会儿,老涂对未来女婿的定位必须得是名校毕业、机关干部、高大英俊,如此等等缺一不可。无奈回县城的优秀男青年实在是太少,就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只要一出现就被撸走了。一年又一年,老涂的标准一降再降,到如今,他只盼女儿能够早些嫁出去,未来女婿只要对女儿好,其他什么条件都不重要了。
  老涂把擦车的毛刷放进后备箱,准备出车。后备箱里空荡荡的,只有几瓶矿泉水。曾几何时,这里头装满纪念品、土特产,还有酒。领导出去开会,多多少少会有纪念品,一般不拿回去,都堆在后备箱里,积得多了,就叫老涂清理掉,意思就是送给老涂了。那些酒,招待客户用的,也是后备箱必不可少的,据说分公司不少业务都是在酒桌上促成的。不过老涂看到领导时常喝醉,觉得太伤身体,现在党和政府不让喝酒了,这点他举双手赞成。
  分公司大门口开进来一辆簇新的宝马X5。门卫没有拦,说明这是分公司员工的车,号牌却是陌生的。老涂对分公司里为数不多的几辆“豪车”了如指掌,心想:“谁呀这是,家境不错啊,在电信公司上班可养不起这车。”宝马精准地停入车位,下来个男青年,瘦高个儿,眉目清朗,掩不住的帅气。
  “你是驾驶员师傅吧?我是吴全全,坐你车去省公司,还有个人一块儿走,在门口等我们。”老涂一听对方称呼自己连姓名也没有,心中有些不悦。吴全全把手中的纸袋一扬,“师傅,吃过早饭了么,这里有包子。” 老涂连忙摇头,心想:“这都到出车时间了,要真请我吃早饭,还不早点来?”
  从大门口接了个同样年轻的女孩子,车子向着省城的方向前进。两个年轻人坐在后排座上,把包子、牛奶一顿吃,吃完把纸袋、纸盒用塑料袋装好放到副驾驶座,说“师傅,麻烦你下车时扔一下。”老涂的不悦立马就升了级,心里长了草似的不舒服,心想:“这些年轻人,没大没小的。我是司机,有什么义务给你们扔垃圾!”
  在老涂的心目中,自己是司机,不是驾驶员。司机,按名会意,就是掌控机器的,是技术人员。30多年前,老涂上的可是专门的驾驶学校,不仅会开车,还会修车,哪像现在这些个驾驶员,拿个C证来应聘,车子有点小毛小病就一点辙都没了。亏得老涂没读过鲁迅先生的作品,否则一定会像九斤老太那样叹息“一代不如一代”了。
  其实老涂并不是个挑剔的人。多年为领导开车,养成了他观察细致、主动服务的习惯,可那是对领导,不是对这些嘴上没毛的毛孩子。老涂从后视镜观察这俩毛孩子,见他们有说有笑,像是一对情侣。想到自己的女儿,不由羡慕起这个女孩子来。
  一路上,老涂一边专心开车,一边竖起耳朵听两个年轻人说话。先是说什么专线、行政中心保障,还能听懂一些;后来又说什么物联网、什么云,就不大听得懂了。从他们的交谈中,老涂得知他们不是情侣,之前也并不太熟。男孩子是维护部门的,25岁,研究生毕业,才工作一年;女孩子是政企客户经理,24岁,已经结婚了。
  24岁就结婚了,这又触动了老涂脆弱的神经。女儿都28岁了,婚姻大事还丝毫不见动静。老涂问女儿谈了没,说没呢;给她介绍对象吧,却又回绝了一概不去。老涂常劝女儿不要再纠结那些条件,可女儿说:“爸,那些是你的条件好不啦,我可没那么俗气。”
  上午10点半,车子开到了省公司,两个年轻人下了车去办事情。老涂看着副驾驶座上的垃圾袋,准备拿出去扔了,犹豫了一下又没动身。想到下午还要赶回去,就把座椅放倒,闭目养起神来。
  恍惚中,老涂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老涂啊,跟我走一趟,大成酒店,咱们请地税王局,你看看车上酒够不够?”老涂接到领导指令,赶紧起身绕到车后打开后备箱。咦,奇怪了,早上明明还只有几瓶矿泉水,这会儿却已塞得满满的,红酒、白酒,还有不少礼盒装的土特产。
  大成酒店的包厢里,一桌人已酒过三巡。地税王局长端起酒杯,朝着老涂敲了敲桌子,“来,涂‘书记’,我敬你,你这个把握方向盘的‘书记’呆会儿可要把你们领导平安送回去啊,哈哈!”老涂觉得又是高兴又是责任重大,忙端起果汁一饮而尽。
  “驾驶员师傅,去食堂吃饭啦!”老涂一下子惊醒了,原来,并不是王局长在敲桌子,而是吴全全在敲车窗;刚才那一幕,只不过是好多年前的旧景重现罢了。
  下午的返程,老涂全程黑脸,一来为这吴全全没名没姓地叫着;二来为那个短暂的梦境,那些再也回不去的风光场景;还有就是女儿找对象的事,唉,烦人啊。
  快到服务区,吴全全说:“驾驶员师傅,到服务区停一下,我上个厕所。”老涂一下怒了,“驾驶员、驾驶员,我有姓,涂,糊涂的涂!还懂不懂点礼貌?下车别忘了把你的垃圾袋拿去扔掉!”
  吴全全被这突如其来的责怪搞懵了。继而,他喃喃地说:“涂师傅,您认识涂然然么?”
  “涂然然?当然认识,她是我女儿。怎么啦?”老涂也懵了。
  “她、她是我女朋友,我们认识三个多月了,她比我大三岁,可是我喜欢她。”
  老涂只觉得有一群野马从心中狂奔而过,那些不悦和失落一下子被连根拔除了。他拎起副驾驶座上的垃圾袋,尴尬地说:“孩子们,我去扔垃圾。卫生间在东边,快去快回呀。”
(李丽)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