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11月20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散文世界
我们的大学
2018-7-10 16:30:25
    

  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我入职36个年头,有件事被我耿耿于怀地关注着,就是读大学。我读了33年“大学”,尚未毕业。
  1982年,17岁的我考上大学,没去上。根本没有顾及全日制大学对人生的重要意义,只是一味觉得自己还能考更知名的大学,譬如人大、复旦。我决意复习并“二战”,不信东风唤不回。
  我起初被税务局收录,得知上岗先上税务中专,立马撤档转报邮电局。
  1983年,我准备报名参加高考,单位不出具证明,理由是员工只能上南邮的5年制“高函”,前提条件要工作满5年。我懵了,记不清自己当时说了什么慷慨激昂的话,只记得当时的教育科科长的脸,从一本正经,到僵硬如铁。那时我走出教育科,路过一片工地,我对着一块废弃的水泥预制板,猛踹两脚,无辜的水泥板当即开裂。
  我的人生因为义无反顾的个性从此也有了深深的裂缝,这个裂缝惟有读上大学才能修补。
  我到街道派出所,找了当班的同学,敲了个证明我是“社会青年”的图章。同学边敲章边说:“我在初中时读书就没劲了,你还犯傻去考,邮电局不是很好的铁饭碗吗?”这次,我没义正言辞地驳斥,人家帮了我忙,欠情。这个时候,我为得到这个章,让我钻个狗洞都愿意。
  可是,这个章真的让我“钻了狗洞”。我考上了,那所大学在地区调档未果,街道回复“此人已招工”。于是我报名手续有误,当然成绩就无效了。我欲哭无泪。
  兴许是倔强的个性使然,我决定发动自己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从理科转战文科。内心有许多东西需要宣泄,我想证明“我就是我,不是大家眼里的现在的我”。
  1985年,我与班长商量,承包所有的夜班,便于白天参加复习考试。我母亲到单位找领导求情,凭借母亲刚烈的个性是不会向任何人低头的。可是那次,她在好说歹说无济于事的情况下,居然下跪,为圆她第三个儿子(也是唯一有望上大学的儿子)的一个梦。
  那一跪,跪出了我的英雄泪,也“跪”开单位禁锢的“铁门”(员工求学深造的规定),单位破例给我盖章参加高考。然而,那枚同意报考的红章依然钳制我的命运。我写下承诺书:录取了,不离开本单位,不影响原工作。
  泪往肚中流,难以浇灭的内心一座小火山就在考场喷发了。那次考完后,我走到家边的清名桥,那里曾是大哥差点溺水而去之地。古运河曲曲折折,在不远处一拐就没了踪迹,我想自己的命运也是曲曲折折,未来难辨其踪。
  过去的高考填报志愿是从估分开始的。当时太过保守,填报了家乡的大学,也为信守与单位的承诺。没料到,分数出来后,我晕了,在整座城市考生群里名列第三。现在想来,如果我放弃当时每月40多元工资和每天3毛钱的夜班费,我索性待在家里复习迎考,那么我可能是人大或复旦的知名校友了。
  我的“志愿”里填的仅仅是所大专院校,家乡唯一的高校。母亲能资助我的只有1000元学费,当时大哥结婚才用750元。
  人生的轨迹都是自己画的,不能怨天怨地,只能自己耐心地走下去。
  上个世纪80年代,有张大专文凭的人在单位足够“显摆”。我身边的同事上了高函,有大专的,也有极少数是本科,都是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他们工作台上会放着载波、微波方面的邮电高等教育通识教材,而自己从事着紧张的营业、话务、线务、报务等工作,惜时如金。
  我在大专毕业后还在一线上夜班。因为我一人顶了夜班,几乎没人会独当一面上夜班了,夜班的活儿涉及五个工种。白天在市区最大的电信大厅,客流密集,同事们一个萝卜一个坑,各司其职。晚上在冠名“国际电报电话厅”的招牌下,我一人当班,纵横捭阖,全市仅有此家夜间公众业务的对外服务网点。为了3年的大专学习,我承包了连续整整7年的夜班。
  我大学专业没有丢,可是大学的同学大都丢了所学专业。他们很少有人关注与大学专业有关的各类事件。我笔耕不辍,入选多个协会,认识了一些名家。同时我在单位也勤学业务和技术。上世纪90年代初,电报业务日落西山。我以一名文科生的身份报考单位的程控光纤机务员,单位只招12名,我考了第10名,身后落选的是一些高函专业员工。其实我的成功不是偶然的,因为专注,所以专而不怠。
  养成了学习习惯,就受用一辈子。我坚信。
  时光推移,进机关的人都得大专以上的文凭,否则下基层去。有几位老同事也啃起了书本,在电大、函大、党校中拿到了文凭。这时,我自学了经济与行政管理的本科专业,用两年业余时间拿下本科文凭。我记得论文写作和答辩成绩位居全市自考生第一名。当时南京理工大学一位面考教授与我交流半天,对我的研究很感兴趣。后来我把论文投给《邮电企业管理》杂志发表。恍然间,从大专至本科,已隔了12年。
  邮电分营,电信重组,变革转型,技术更迭……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心里若没存放一所“大学”,每个经历过这些的人会有落伍感的。我遇到一位有2张中专文凭的老同事,他苦于当时没上大学,现在有心无力,濒临末位淘汰之境。年轻人纷纷竞上了较高的岗位。但所有的“高攀”都是一时的,因为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不奋斗,很快就淹没在沙滩里。
  于是我每天学习,人在学,心不老。
  每到一地,拜访当地高校,它们才是我崇拜的“菩萨”,我也告慰了母亲在天之灵。
  现在,周边的小同事越来越多,他们来自诸多全日制名校,学士、硕士都有。当我站在他们面前的讲台后,望着一张张纯净脸庞,我想若是放松了几十年的学习,放下了那所眷恋的大学,那么我这样的老员工就难以聚拢那一束束充满朝气的眼神。我对他们说:“你们考上一所新的大学,不努力就难以毕业。” 
  确实,许多高学历的员工已是单位骨干,仍钻研学习。单位支持他们培训和深造,一个个鲜红的证章成了有力的支撑。有几位分别延长婚期、孕育期,好让在职研究生顺利毕业。
  四十载风雨兼程,恰如一部求学记,无学不成史。
  其实每个人又恰似一根稻草,若捆上一棵大白菜,那就是白菜价;若捆上一只大闸蟹,那就是大闸蟹的价,说不定还是阳澄湖大闸蟹的天价呢。如果不忘所处单位是一所能帮助自己实现理想和价值的大学——我们共同的大学,那么就携起手,好好学习,在干中学,学中干,天天向上。
(一舟)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