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11月20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散文世界
老家的小河
2018-7-6 14:58:00
    

  我的老家在长江港口边上,虽不是背靠青山,却也是河水围绕;村里人丁兴旺,家家坐北朝南,民风淳朴,生活殷实。老家门前有一条小河,虽然无名,但在我记忆深处的童年快乐大多与这条河有关。
  从老家门口往南走500米,你就能看见它,像一条青色的围巾,在你眼前铺开。小河30米宽,一座普通的小桥将小河分成两段,东边的这段连接大河,通向长江;西边的这段没有通向,乍一看,像是一个安静的池塘,若是桥下拦截不流,那这段河水就会变成死水。小河北面是几十户生于斯长于斯的寻常人家,南面则是几十亩肥沃膏腴、四季播种的庄稼良田。
  每逢春夏,河边的树便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与公路两旁高矮一致、种类单调的绿化树相比,小河两边的树就显得更加自由、随意一些。高的有水杉、白杨;矮的有桃树、枇杷;还有皂荚、刺槐等杂树,更有一些叫不上名儿的。树丛中间,长有一片稀疏的芦苇,风一吹过,芦花飘飘,落在河面上,像朵朵镶嵌的棉花,甚是可爱。喝几口小酒,趁着微微醉意,爷爷总喜欢讲起我小时候与这些树的不解缘分。爷爷说,那时我才一岁半,人小尚未记事,走路又不稳当,到了插秧栽稻的时节,农活繁忙,家中自然没人看管我。此时,爷爷便准备一个小板凳,在河边那棵高高的杨树下,让我安安稳稳地坐着,同时用布带将我的上身松松地绑在树干上。他们一边低头忙活,一边时常抬头看看我的安危。我那会儿也到乖巧,一人坐在树下,摸摸背后的树干,捏捏脚下的小草,偶尔拿起枝条在地上划划,小小的河边竟成了我幼时的游乐场。
  等我再长大些,这种快乐就变得更加丰富。到了夏天傍晚,一洗完澡,趁着大人们走家串户地纳凉闲聊,我们就喊上几个小伙伴,偷偷拿着大人们刚喝完的啤酒瓶子去河边捉萤火虫玩。说是偷偷,一来这瓶子他们要用来换钱的,二来他们也不许我们私自去河边,生怕有意外。但是,我们就像与小河有了约定一样,总是要来寻它的。还没走到小河边,就听到小河独有的奏乐声,有蟋蟀的、青蛙的,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小虫子,可热闹了。除了这些,还会看到忽闪忽闪的“小眼睛”,冒着绿光,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时而散开,时而聚团,这就是萤火虫了。在轻柔的月光下,小伙伴们屏住呼吸,瞄准发光的地方,双手轻轻一合,用一只小眼睛靠近两只手的缝隙看,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瓶口,一只手贴着另一只手,轻轻往下压,将虫子送到瓶子里,盖上瓶盖,便大功告成。过了许久,瓶子里捉了好多只,小伙伴们便手拉着手,唱着“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的儿歌“凯旋”回家了,只在河边留下了我们嬉笑的回声。这时,大人们也都回来了,奶奶看见我手中的瓶子,总会小声骂道:“又拿着你爷爷的酒瓶子跑河边疯去了吧?还不快去洗洗,瞧这手上和腿上!小心被你爸看见要打你!”我总“嘻嘻”地笑笑,悄悄地把瓶子放到自己的被窝里,然后再先去洗手。等熄灯后,再把瓶子拿出来,看着里面的闪闪绿光,我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便是看瓶子里的“小星星”,却发现它们死了,落在瓶底,一动不动,再也不能冒着点点绿光飞起来了,单纯的心里,又生出几许惆怅来。
  那会儿,我特别向往这条河,不仅仅是因为小河带给我的童年快乐,更是它用独有的方式养育了稚嫩的我。小时候,我喜欢喝鱼汤,家里一半以上的鱼都来自小河。那个时候,我放学回来,第一时间便是赶到小河旁看父亲钓鱼。在河边草丛旁,只见父亲右手夹着鱼竿贴在腰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眼睛盯着河面上的浮子看,一有动静,便提竿而出,总能有一尾鲫鱼上钩。站在河岸上的我,欢呼雀跃,鼓掌欢笑。后来,在我软磨硬泡的纠缠下,父亲终于答应带着我一起钓鱼。我拿着父亲给我做的鱼竿,学着他的样子,将鱼钩扔进河里,感觉时间过得好慢,却老不见浮子上下窜动,耐性一下子就没了。坚持了一会,提起鱼线一看,却发现钩子上的鱼饵早不见了踪影。于是重新装上鱼饵,终于感觉线下有东西在扯动,急得我立即提线,却钓上一只小龙虾来。这意外的收获,让我激动了好一会儿,当晚又有新鲜美味啦。除了钓鱼捉虾,小河里的菱角、螺蛳也是大家饭桌上的日常美味。因此,在我们的小小心眼儿,小河就像一个宝库,取之不尽、用之不完,我们就这样理所应当地向小河索取,而小河也就这样默默无私地奉献着,任四季交替,任风云变幻。
  再后来,我从懵懂无知的小男孩,慢慢长成了一名外出闯荡的青年,在外求学,在外工作,也是从与老家人的联系中得知家乡的变化。小河南面的良田早已被征用,规划成一座建材交易市场;小河北面的几十户人家也将面临拆迁,搬至高级住宅小区;小河东面的出水口因公路扩建,被混凝土堵上了;小河边上的树也都被砍了,换成了垂柳;河边的草丛,都被清理了,筑上了坚固的水泥石坝……小河的变化仍在继续,但是我心中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是啊,再也看不到我曾经围着玩的那棵杨树了,再也听不到小河晚上独有的奏乐声了,再也看不到萤火虫漫天飞舞的样子了;菱角、螺蛳、鱼虾,这些常见的水产,小河的死水再也不能产出了;而奶奶也在两年前去世了,以后也再也没有人护着我,敦促我赶快去洗手了。
  城市的进步,让我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却让小河与我们渐行渐远。最近不知怎的,梦里老是出现儿时在小河边玩耍的场景,又听见小河晚间协奏的乐章,只是在这声声虫鸣中,夹杂着些许悲凉,掺和着一丝无奈。我突然想到,在老家还未开始拆迁,在小河还未受到都市喧哗生活的影响之前,带着孩子再回一趟老家,再去一趟小河边,让他也感受一下小河带给我美好而又珍贵的儿时乐趣。
(孙伟)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