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散文世界
创作,是我不刻意的修行
2018-7-6 14:52:54
    

  确切地说,我的创作经历始于1985年(《江苏邮电报》复刊之年)。当年5月中旬,我写了600多字的小小说《阅》投了去。那是我上夜班时写在电报纸上的文字,电报纸和方格稿纸相像。海明威说过“要像写电报文字一样写小说”, 因惜墨而简约。
  小说刊登了,兴奋未起却招引麻烦。班长说我取笑领导,因为部门主任喜欢写字,常写“阅”字。写“阅”字没啥错,可老是写“阅”,不置可否,敷衍塞责,事不关己,错不在己。在苏北某城,有人向报社反映,说此人写的小说别人早已写过类似的,叫作《同意》。那作者在东北,讽刺一位只会写“同意”二字的上司。在传媒极度不发达当时,我整天埋头发电报,除了胡思乱想,不出远门半步,从不订阅报刊。报社的编辑找我联系,我惊诧又茫然。编辑谅解,鼓励我多读书,写出个性化的文字。
  现在想来,若是编辑对我劈头盖脸一通批评,就可能没有现在发表300多篇小说、500多篇散文、50多篇文学评论等约计300多万字文学作品的我了。我后来尽管创作过3部长篇小说,但依然喜欢简约的风格,信奉“冰山理论”,追求叙事艺术特色,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的多种流派都尝试过。创作,不把话说满,把读者当作比自己聪明五倍以上的人,他们个个火眼金睛,也许我还在构思,许多人早读过或者能猜度到。这样我必定事半功倍。
  我创作的母题围绕着情感、生命、自然去展开,其中许多场景在职场,人物大都以第一人称“我”去演绎。因为写了“我”,我就能轻松开题,用半知视角,读者的视线会被我牵着走。文中其他人和事没有一览无余,许多“悬念”设定不刻意。
  感谢生活给了是我创作源泉。我1982年进入无锡邮电局工作之前,另外一扇门正向我打开,就是一所警官学院。那时,我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少年神枪手”。特招我的警察叔叔对我说,进入警官学院,你可以当学生,也可以当教官。父母犹豫,最终还是要我放弃,选择“铁饭碗”邮电局。由于是以考上大学的成绩去招工的,我被择优从事电信工作。我打算以此为跳板继续考大学。几近折腾,我这理科生不想“炒冷饭”,突发奇想转战文科,以全市第三名的成绩上了本地高校。只因业务技能不错,单位不放,我无奈承包晚间电信对外业务,独当一面,白天上学。现在看来,我应该是最早的“小CEO”。以后我写了不少电信的踽踽独行者,包括小CEO,其实里面闪烁着自己的影子。创作就是这样,你的经历越丰富,越会在作品里把自己“泄密”,高明的作者不过是掩饰得更像真实、真诚的别人而已。
  创作频繁了,总会有些作品获奖。至今有个奖项,让我“虚荣”了好一阵。从上世纪80年代创作起步而言,相对现在赫赫有名的大作家,我好像还没留意到他们在当时有重要的获奖作品,有点纳闷的是他们居然能把我变成他们的“粉丝”。
  1992年北京盛大的文学颁奖会,我在文化部领导、著名诗人高占祥手中接过小说第二名的证书,并代表全国获奖作者上台发言。聚光灯打在我身上,我看不清台下坐的是谁,黑压压一大片。在后来《人民邮电》报记者洗出的照片中,我才懵懵懂懂地知道,我与李国文、林斤澜、从维熙等许多国内顶级作家合过影。当晚,我送林斤澜这个好玩的“老爷子”回家,大大咧咧地“视察”他的住处,后来才知林老可是鼎鼎大名的“短篇小说之王”。我关注文学大家的作品,倍感亲切。五年前,我在北京出差,去了南锣鼓巷胡同,在沈雁冰先生住过的四合院看到了“茅盾文学奖”的由来和“真容”。我的乌眸与大手离这份中国最高文学奖证书隔了一层玻璃。我能看见它,它能“看见”我吗?
  现在,我身兼行业记者、党务工作者、集团级内训师、作协理事等行业内外多职。新闻、研究等文字源源不断。有文学同道对我说,你写此类文章会把创作弄“废”的。还有些文学作者不屑于为一篇消息,花力气采访多少人,打多少次电话求证等。这类事给我的感觉是,企业文字工作恰好丰富我的体验经历,譬如:新闻与文学不隔离,是一个个重叠或交叠圆。我的创作中有些原型来自采访,他们就在我眼前表演着、诉说着。我无意把他们的结局弄得很惨,所有选择都是人物本身在游走。我不过在铺路搭桥,一个尽责而有耐心的叙事者而已。
  多年的创作,催我反思:我创作的人物还活着吗?是否找不到了?凡是有时代烙印和行业印记的人物帮我回忆过往。有时候,人物的一句话耐人寻味,久久于怀。我自觉担起此责,假如在通信行业没人通过文学的形式显示出各个时期的真实画卷,仅靠条条框框或表格数字的企业史志难以填补各时段人物群像的空白,难以追忆似水年华的在场情形。
  我在创作中,希望把一些人性,激情与困顿、逐梦与悲凉等等记下来。我若舍弃了,时光只留遗憾。该流的汗白流,已淌的血白淌。记得苏联戏剧家梅耶荷德的“定律”:所有人说你好是彻底失败,所有人说你坏那你可能还有自己的特点,如果有人非常喜欢,而另一些人恨不得把你撕成两半,那就是真正的成功。对我的创作而言,较为贴切。
  写小说让你记住我的人物,写散文让你记住我的情怀,写随笔让你动触我的思想。这类修行,自然而然,真好。
(周晓慷)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的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2.B1.B2 - 20040001]  [文网文 [2003] 0001号]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