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电信文学”征文
一碗荷包蛋
2018-6-25 11:06:58
    

  小时候不明白,为什么母亲年年养鸡,我却没有荷包蛋吃。长大了,我才明白,那个年月,荷包蛋不仅仅是一碗荷包蛋,它浓缩着故乡的人情冷暖,也见证了我家的幸福变迁。
  初夏刚到,村口蜿蜒的小路上就会有贩子叫卖小鸡。贩卖大叔用一辆老式自行车驮起高高两大匾小鸡仔,一路吆喝:“捉小鸡啰捉小鸡!”听到吆喝,母亲必拉了我们去选小鸡。
  刚刚孵化没几天的小鸡浑身毛绒绒,细黄尖嫩的小嘴唧唧个不停。左看右看,它们个个可爱,哪一只我都想抓了回去。“拎了它的脚倒过来,鸡头能够傲上来的肯定是个公鸡!”母亲自有一套辨识雌雄的方法。为了多抓些母鸡,母亲总是不厌其烦一只一只拎起来试,惹得贩子大叔很不高兴:“嘿嘿嘿,轻轻点轻轻点,你这样小鸡都给拎坏了。”他说归他说,母亲还是要一只一只挑到满意为止。
  买来的二三十只小鸡,无需固定的养鸡场,母亲将它们往堂屋里一丢,堂屋木质门槛够高够宽,再厉害的小鸡也爬不出去。这个时候,倒是苦了我们这群皮猴子,往日在堂屋里里外外横冲直撞惯了,有了这群小鸡,我们都不得不踮起脚尖走路,走一步还得看三看,生怕一不留神就报销掉一只。“踩死一只就少百斤蛋哪!细畜子都给我出去玩!”面对我们的顽劣,母亲天天要呵斥上好几回。就算她这样精心地呵护,仍然免不了有小鸡遭到我的毒脚。捉迷藏高兴得忘了形,一脚踏进门槛,就听“吱吱吱”一顿乱叫,一只小鸡瞬间香消玉殒。看着它瘫软了的身体,我也吓得双腿发软,抖抖索索捧了它,找把小铁铲跑到屋后悄悄埋了去。晚上母亲回来清点小鸡,发现数量不对,就召集来哥哥姐姐一个一个讯问,哥哥姐姐们倒很仗义,主动说有几只小鸡是病坏了,他们给深埋了。我就不明白,那时候的小鸡为什么那么娇情,二三十只能够长大到生蛋的也就三五只,而生下来的蛋又总是被母亲高高挂在房梁的篮子里,非要等到贵客盈门,我们才能再一睹芳容。
  哥哥姐姐们渐次长大,经人介绍,大姐有了对象,听母亲说亲家公是另外一个村的大队长,我并对这个未来姐夫充满了幻想:他是不是长得三头六臂,住的房子是不是如皇宫一样金碧辉煌……直到有一天,母亲说要带我去姐夫家走亲戚。听到这个消息,我高兴得一夜未睡,翻来覆去想着到了未来姐夫家,会有怎样的奇遇。
  姐夫家离我家隔着几个村子,一路上,母亲始终都拽着我的手。快看到姐夫家房子的时候,我感觉到手心里湿漉漉全都是汗,不知是我的还是母亲的,想必我们两个都一样紧张、一样兴奋吧。
  那天,姐夫并不在家,迎接我们的是他的母亲。老远,我就看到她清瘦清瘦地向我们招手。姐夫家的房子果然气派,虽然不是想象中的富丽堂皇,但是那种青砖青瓦房,相比我们家土墙茅草屋,那一刻我的心里别提有多羡慕。我们被客气地迎进门,母亲让我喊面前的女人为姨娘。寒暄不到几句,姨娘就到里屋窸窸窣窣地找东西,我猜想那必是为我们准备好吃的了,嘴巴里就涌出了口水,眼巴巴盯着里屋的门。
  不一会,姨娘拎着小竹篮子出来,上面还盖着块小花布。我左看右看不知道竹篮里装的啥,心里直犯嘀咕:这家人家怎么这样啊,好东西都这么藏着。“你娘俩先坐坐,我去打个早茶。”姨娘这么一说,我顿时猜到,篮子里必定是我觊觎已久的鸡蛋了,只是不知道,这早茶是个怎样的说法,感觉是姨娘家最拿得出手的大菜吧。
  知道我们要来,姨娘的小锅小灶原先是热着的,十分钟不到她就回来了,一只手各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早茶。她热情地招呼:“老巴子,快来吃,甜着呢!”家乡人喜欢将最小的小孩称着老巴子,为什么这么叫,我也不得其意,想必也是一种亲昵吧。我立刻跳下大条凳,等不及姨娘将碗放到桌上,就伸手去接。可能是太激动,也可能是手心汗太多,一个不准就把碗接歪了,里面的汤水连着滚圆的荷包蛋掉落在了地上。“这个疯丫头,在家怎么跟你说来的!”母亲心疼得连连跺脚,弯腰将地上的荷包蛋捡到手里吹了又吹。“没事没事,小孩子嘛,毛手毛脚是正常,我再去烧烧就好。”姨娘接过母亲手里的荷包蛋转身又去了厨房。
  一番折腾,这碗荷包蛋终于吃到了嘴,蛋白的嫩滑、蛋黄的糯香,充斥口腔的甜蜜让我终身难忘。就像猪八戒吃人生果,母亲还未动筷子,我的四个荷包蛋就已入肚,我依旧吧唧着嘴紧盯母亲的碗,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姨娘笑了:“小老巴子长身体了吧,来姨娘再给你盛点。”不待母亲同意,我立马跟了姨娘直奔厨房。
  大姐出嫁后不久,我考上了新丰镇中学,离家几十里地,虽然不算远,但在交通不发达的年月,那碗荷包蛋成了我对家乡最悠长的思念。一年一回的暑假,也成了我与哥哥姐姐们交流感情的唯一途径。
  大姐出嫁后,二姐也谈了对象,二姐夫远在浙江当志愿兵,为了照顾他年迈的父母,二姐早早过门搬到了夫家。因为年龄上只相差9岁,二姐于我最为关心。每年暑假回家,走亲戚的第一家必是她家,她也总拿最好的招待我这个馋嘴妹妹。初三暑假,我很幸运地考入了山东邮电学校,从此跳出农门。二姐异常欢喜,抓了她家唯一的老母鸡给我补身体。至今记得她宰杀母鸡的那场惊心动魄,从未杀过鸡的二姐,学着父亲的样子,把母鸡两个翅膀交叉了,反拧过鸡脖子噌噌噌拔去鸡毛,闭了眼拿菜刀使劲往鸡脖子上一抹,血瞬间喷射出来,溅得一地,也吓了我大大一跳,心里好生佩服二姐无师自通,但也为眼前这只母鸡叹息,要是再养几年,说不定还能生出好多的荷包蛋呢!正自乱想着,二姐把耷拉下脖子的鸡放到地上转身去烧开水,没曾想这歪了脖子的鸡挣扎了几番,居然又站起来嚯嚯嚯地向门前的棉花田乱串,我被惊得大叫:“鸡鸡鸡!”二姐从厨房里冲出来上前一把逮着,手起刀落直接把鸡头砍了下来,这回母鸡倒在地上再不动弹了。
  那天二姐熬制的老母鸡汤,单汤面上一层黄色的鸡油就老厚。“来来来,这是鸡肚子里的蛋,听说吃了脑子会更聪明。”二姐热情布菜,将那几枚黄澄澄的鸡卵盛到了我的碗里。就着醇厚的鸡汤,我吃出了比荷包蛋更香更甜的滋味。
  如今,养鸡已经不是什么难事,水煮荷包蛋也不再是家乡人招待宾客的唯一大菜。改革开放让老百姓的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也让家乡人的日子越过越甜蜜。大姐二姐还时常地托人给我捎来整箱整箱的鸡蛋,因为她们都牢牢地记得我这个妹妹爱吃荷包蛋,爱吃那一碗水煮的家乡荷包蛋。
(戚月)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