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散文世界
念文姬
2018-5-29 16:58:43
    

  五月的花,终究抵不住夏天的诱惑,刚绽放出春天的芳香,便迫不及待地消失在东风谢幕的纷乱中。在这色彩缤纷的花海里,无论怎样的美不胜收,无论多么的流连忘返,总有一朵开在你我的心间。翻开历朝历代的人物画卷,文人骚客、志士仁者,令人目不暇接。众多巾帼粉黛中不乏绝世佳人,而才品出众者,蔡文姬当属其一。
  初识蔡文姬,是因为著名京剧程派戏《文姬归汉》。这出戏是程派剧目的重要代表作之一,唱词诗意浓厚,颇有文采;唱腔别致丰富,缠绵哀怨;身段繁重复杂,载歌载舞。此剧表演难度大,可看性极高。故事情节却也简单明了,讲的是南匈奴攻侵汉河内地,蔡邕之女蔡文姬外出逃难,为匈奴左贤王掳获并纳为妃,所生二子;后汉相曹操得知,遣周迁持金璧出使匈奴,最终蔡文姬弃子归汉。全剧一共16场次,其中《行路》《馆驿》《祭坟》这三场戏感人至深,久久不能平复。
  在即将启程归汉之际,伴着马声嘶鸣、北风呼啸,蔡文姬回身望去,无尽的黄沙,低迷的衰草,这境地何其悲怨也,正如她此时的心境。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12年,似乎再怎么扬鞭策马,都无法走出这天山万里,也无法走出自己的千愁万绪。虽然自己日日思念家乡,时刻梦想着回到大汉,但当机遇真正来临时,心中却有无尽的牵挂。唐诗云,“行路难,难于上青天”。对于蔡文姬而言,真正艰难的,不是路途遥远,也不是拔山涉险,而是此时自己每走一步内心的牵绊。从听到回汉的消息后,蔡文姬的心里或许从未停止过纠结和矛盾。是庆幸,还是后悔?是放弃,还是坚持?或许该庆幸,在有生之年终于得偿所愿,回到大汉怀抱;或许该后悔,不应忍辱偷生,生下这两个孩子,如今让自己归汉的脚步因此变得更加沉重;或许该放弃,骨肉亲情,血浓于水,应在这风沙戈壁中畅享团圆之情;或许该坚持,家国在前,不能让儿女情长成为自己归汉的绊脚石。在使臣的催促下,蔡文姬缓缓上马,马下是自己忍辱偷生的来时路,而身后抛下的是噬指弃薪般的母子亲情。终究,殷切期盼还乡的赤子之心战胜了儿女私情。只是,故乡情与骨肉情不可兼得,天伦之乐不再拥有;从此后,生死相隔,永无消息。
  《行路》这一折奠定了全剧的感情基调,也预示着蔡文姬悲苦的下半生。舞台上,京胡声慢顿婉转,时缓时促,声未起而情已生,音未出而情已涌。上马前,蔡文姬台步轻盈,踟蹰不定,一副心事重重的神态;上马后,蔡文姬拿起马鞭,舞动水袖,在人与马、沙与风的逆境行动中,一去一回、一扬一抑,加上充满诗意的唱词,配上西皮慢板的节律,将风沙漫天、行路艰难的北方戈壁景象描绘在观众面前,让观众既感受到归路行动的不易,又体会出蔡文姬归国心切和与子离别的悲怆之情。
  大队人马行至将晚,只得在馆驿安宿一夜。眼看着,周围荒郊野外,月光惨淡,朔风四起,孤灯黯然;耳听着,馆驿外胡笳声鸣,声声哀怨,似诉说离愁,着实令人柔肠寸断。在这凄凉场景里,蔡文姬独坐馆驿,整理着自己的思绪,说道“爱胡儿又恨胡乡,旧怨初平新怨长”。想起自己终于结束了匈奴忍辱偷生的多年岁月,得以回转家乡,却以割舍亲生骨肉、日后不能相见为代价,这千愁万恨,涌上心间,写下了更富诗意的《胡笳十八拍》中的第十四拍:“身归国兮儿莫知随,心悬悬兮长如饥。四时万物兮有盛衰,唯有愁苦兮不暂移。山高地阔兮见汝无期,更深夜阑兮梦汝来斯。梦中执手兮一喜一悲,觉后痛吾心兮无休歇时。十有四拍兮涕泪交垂,河水东流兮心是思。”
  每次观看《馆驿》这折戏,都不得不惊叹这段唱腔节律真是由神工巧匠编织而成。舞台上,京胡声由远及近、由轻到重,将台上蔡文姬的愁思不断地整合、揉碎。与上段不同的是,板式上运用了二黄慢板。正常的慢板节奏是“343”,此处有别于一般处理,结合这十四拍的诗词结构与意境,将节奏编排成“244”,达到了以气催声、以声带情的声腔效果,使得唱段在韵味上更加曲折低回,哀怨婉转,如泣如诉,扣人心弦。此段饱含深情的演唱,抒发了蔡文姬内心的幽愤,强烈地表现了她爱子心切的骨肉亲情和难以消遣的悲苦愁情,也衬托出她毅然归汉的爱国精神和永不回头的决绝之心。舞台上的蔡文姬情感虽充沛之至,但又适当收敛;身段虽直抒胸臆,但又含蓄深沉;让观众对蔡文姬的舞台表演留有思考的空间和遐想的余地,台上台下在情感上逾越空间界限,进而碰撞出火花,而接下来的《祭坟》这场戏更是将舞台效果推向了高潮。
  蔡文姬来至关塞,途径王昭君之墓,不禁感想良多。二人命运与共,远离家乡,流落在北方大漠中;胡地生活的孤寂与苦闷,使得二人在精神层面上达到一致,想到此,蔡文姬追怀往事,不觉触景生情,倍感凄凉。相隔二百年的两位女才人絮絮而谈、惺惺相惜,蔡文姬仿佛在王昭君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你输我及生前得归乡井,我输你保骨肉幸免飘零”是二人命运的真实写照。拜别时,蔡文姬抬头远望匈奴大漠,俯首近看昭君荒墓,琵琶笳声阵阵递耳,寒风冷朔瑟瑟如铁,心中唱道“看狼山闻陇水梦魂犹警,可怜你留青冢独向黄昏”,既抒发了蔡文姬哀叹昭君不能归正邱首的遗憾之情,更展现了她离胡转乡的坚决之心。
  也许有人会说,《行路》《馆驿》两折戏已经抒发了蔡文姬的内心情感,再续《祭坟》一折,岂不画蛇添足?其实不然,前两场戏都是立足于蔡文姬正面,描写蔡文姬内心的无限挣扎;而在《祭坟》这一折戏中,蔡文姬表面上是在凭吊昭君,实际上是在感怀自己的苦难遭遇,通过与之对比,更显真实感人,既反衬出蔡文姬归汉心意之坚和家国情缘之浓,又强化了“国”与“子”不能兼得的痛苦与悲凉,进而丰满了蔡文姬的舞台形象。加上反二黄慢板的悲伤音律和程派唱腔的苍悠凄楚、沉郁深邃,全场所有观众都被蔡文姬的一音一字、一静一动所征服,达到了空间统一的剧场表演效果。
  纵观历史上蔡文姬的真实人生:早年丧夫,接连丧父;后饱受离乱,流落他乡;一生骨肉分离,爱情多舛。京剧《文姬归汉》只是选取了其中一个片段,但世人总喜欢以或喜或悲的世俗眼光来定义每一个历史人物,那舞台上的蔡文姬呢?喜的是,有生之年得以回归乡井,落叶归根;悲的是,子分亲离,永不相见。正所谓“喜剧,就是悲剧加上时间”。因此,喜也好,悲也罢,任何一个单面的评价对于蔡文姬而言都不公平,而耐得住光阴的考验才是永恒的。正如蔡文姬在《悲愤诗》中写的那样:“人生几何时,怀忧终年岁。”
  卿本佳人,奈何薄命。蔡文姬的一生坎坷、曲折,令人唏嘘不已,她将自己的忧苦人生都镌刻在《胡笳十八拍》和《悲愤诗》中,流传千古,让世人为之感慨,为之传颂。然而,斯人已去,此情长存;念此茫茫,生者叹矣。
(孙伟)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的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2.B1.B2 - 20040001]  [文网文 [2003] 0001号]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