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不息
2018-4-8 16:44:16
    

  公司分批组织体检,我磨磨蹭蹭地拖着没去。各类事务缠身,连喘口气、闪个眼、闲下心看看窗外樱花的机会似乎也没有。
  挨到最后一批。要不是老总乍然一声耳旁响起,催促我去体检,我还在苦思冥想勾画汇报提纲呢。
  老总的关切也是“圣旨”,我挤进了最后体检的名单。
  哇塞,我到了中医院的体检中心暗忖自己失算。人头济济,每个环节都要排长队,遇到熟人,我想插队也不好意思,因为排长队的大都是熟人,那些平时和我一样干起活来就会“忘我”的同事。
  还好,可以聊聊天,打发在蜗行中等待的时光。
  他们都是单位一线员工,有些还被我整过材料,他们登上过多类领奖台。虽然都是他们凭借努力得来的荣誉和奖赏,但与我努力地为他们提炼、写作、推荐密不可分。所以我在他们中间人缘不错,被他们请客的机会很多。我都拱手婉拒,说自己的许多身体指标到了临界点,要管住嘴,不越雷池一步啊,心意全领了。
  体检时,他们面露心神不宁状,手机此起彼伏地响,医务人员蹙眉不悦,分明干扰了注意力,也影响了仪器的探测精度。
  其实,同事们依然没有走出工作状态。我也一样,手机没闲着,微信回复都是面对多人同时进行,注意力高度集中,生怕发错,耽误事。医生喊到我的名字时,我还在手机屏上写字。医生喉咙用劲干咳一声,我只得歉意地放下手机。
  “有白内障趋势啦。”女医生对我生冷地来了一句。
  “怎么会?不会吧。”我下意识地犟起脖颈。
  “手机、电脑少看看。不然要提前老化的。”女医生的口吻像曾一直看我长不大因而唠叨不已的老妈。
  我恍然,连声道谢。
  我对体检耿耿于怀。只因最近几年,查出来的指标都在临界点。所谓“三高”,我已先得“一高”——血脂高。最可怕的是,我肺部的右上角有一个阴影。这个阴影像一团雾霾,常常笼罩着我。那是肺部结节。医生让我复查。反正查了几年,阴影犹在,没增大也没缩小。于是稍稍有些安慰。当然,这样的安慰,都建立在自己的想当然中。
  两位同事同样查出阴影,一种毛玻璃状结节。原来生龙活虎的人仿佛一夜被击垮了,脸色黯然憔悴。他们很快做了肺部切除手术。在化疗、放疗等程序过后,他们出现我眼中,简直成了叔叔阿姨辈,讲话有气无力,连上个厕所都喘息不已。他们知道此症对身体巨大摧残,需要静心养生,却依然没有放弃和拖延工作,谁也没请长病假。这让我暗生感动和敬畏,若是自己一旦处在他们同样的境地,真不敢想象能坚持多久。
  最后一批体检的同事中有部分是小CEO。我与其中一位聊天,他就是北区局局长助理陈朴,兼任小CEO的。他现在兼顾的营销区域,原来我蹲点过。我问了原来蹲点支局的小CEO老胡现在的情况。老胡人称“胡哥”。他自称是中老年版的影星“胡歌”。陈朴对我是长叹一声,说:“老胡歌两个月前脑溢血,是在给客户办理团购时,身子一斜,就倒地了。”
  老胡确实是个老帅哥。他的那个片区已经把业务做得“寸草不生”了,“树皮草根”都挖出来了,还翻过三遍“地”。但是业绩还是没有多少提高,因为指标压力较大,没那么容易完成。当地的化工企业关停并转,老胡的支局能保持业务少流失,已经很不错了。
  现在老胡的岗位空缺,陈朴从区局局长助理,直接奔赴老胡原来的片区,属于临时救场。陈朴说:“到了‘老胡歌’的片场,才知许多小CEO都不敢去那里闯码头,因为地方的老板都在哭穷,提速、不限量对他们的吸引力不大。”
  我们的聊天聊成了满天密布的乌云,心头沉甸甸的。我问了老胡住的医院,打算去看望他。
  “就在中医……院,我去看了一次,已经……不……敢再看第二次了。”陈朴的舌头突然有点大了,说话不太利索。
  陈朴说,前阶段看到老胡整天昏睡,医生说他即使醒来也不能多讲话。一周前,由几位同事又去探病,老胡能简单地说上几句,吃点流质。看得出老胡病得不轻,估计脑子已不好使了,讲话吞吞吐吐,还经常讲错话,但是同事没有纠正,毕竟老胡在非常时期。
  “看到老胡,我们都惺惺相惜,大家各自保重,虽然幸福都是靠奋斗出来的,而奋斗也得有个度,否则我们可能会像老胡那样,说不定哪个时刻脑子短路。”
  我连连说“是啊是啊。”又想到了自己肺部的那个阴影,似乎蓦地长大了许多。少顷,我拍完CT,当即被喊“留步”。所有等候的员工都惊恐地望着我,我好像快成了另一个老胡。殊不知,医生这句“去复查”的话,对我来讲重复了五年,我好像每年中奖似的,满脸快慰说:“谢谢医生,谢谢医生,我一定重视,到上海大医院去复查。”医生说:“这就对了,即使初期,就有比较好的选择余地,否则后患无穷。”我躬身道谢。
  离开了体检中心医院,我直奔老胡待的那个病房。
  老胡在与人交谈。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老胡对病友家属自我介绍,自己是电信的局长,遇到我老胡你们就很幸运了。他要别人的家属把家庭网速再提高,否则他们家里这么多无线设备就拖不动了。老胡还叮嘱那位病友家属:“如果你有难度,不用紧张,不用怕,我来帮你搞定。”病友家属说:“你好好养病吧,为我们帮忙,多不好意思啊!”老胡说:“没事,这些都是简单的小事,只要你相信我,没事的都没事的。”
  当我在门边出现的时候,老胡一眼就瞅到了——“嘿嘿。”他反应敏捷,两颊绯红,哪有什么脑溢血之说。“啊你来了,我想你早晚会来的。”老胡半躺在病榻乐颠颠的。
  我问:“老胡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老胡说:“谁叫你我还是兄弟呢。你不来看我,我心里一直惦着你,你也跑不了。”
  “跑不了”,这句话对我来讲,都可以想到其他方面去,比如说:我跑不了,是不是会像老胡现在的样子,那是早晚的事。
  但我不能多想。我在一线蹲点的时候,知道老胡口无遮拦,讲话实在,风趣幽默。他开的玩笑你可以当真,也可以不当真,然而,过后想想都有些道理。
  老胡乐呵呵地对身边的病友家属讲:“这是我们单位的周工,是通信专家。你们有事也可以直接找他,他是我最好的兄弟,都能帮你们搞定。咱们中国电信会让你用的电信产品感觉到没啥遗憾。流量不限量,尽管放心用,我们的服务也是无限时的,24小时当你的管家,不要有顾虑哦。”
  听着老胡流利的口吻,我又惊又喜,惊的是老胡好像在片场抢胡歌戏份,喜的是老胡反应正常了,血象也正常。只是不要遇到业务就激动,不要太过劳累啊。
  我在老胡床边站着。老胡听说我来体检,眼神黯然了,问起了我之前查出肺部阴影的事。得知依然在时,老胡安慰我:“没事的,兄弟,什么事情想开了都没事了,想不开,时时有事。”我喃喃道:“是啊,老胡,其实这类毛病说明一个事实,你心里发毛了,就会有病。”老胡先是一愣神,随即大声地笑,要不是一阵咳嗽阻止了他,他好像要笑出满城风雨为止。
  “老子……不就脑子出一点血吗?想把老子就这样要弄过去也没这么简单!”我说:“是啊,但是你也要多保重。”他说:“我有数的。我的父母亲、爷爷、奶奶,还有爷爷的妈妈,也得过类似毛病,所以我得轻松,得想得开。我发现我的上辈人都是紧张死的。我不会这么快就过去,毕竟我还要干到退休,还有八年零十二天,如果说国家延长退休的话,我可能会还有十年的工作时间,能做多少事啊,发展多少客户啊?”
  一旁的病友家属插话:“你的样子,好像一位明星,就到嘴边了就是说不出来……”
  老胡哈哈道:“好好猜吧,应该是那位明星像我吧……”
  走出老胡的病房,我猛然发现自己的面颊有点潮湿,那些眼眶里的水何时滑下来一无所知。医院大院内,樱花盛开,春光明媚,我想说:“老胡你看到了吧。”老胡暂且无法站起来,等他站起来时,估计这些樱花都谢了。可以肯定的是老胡的内心已樱花遍地。尽管在我的眼里竟是满满的、如泪般的樱花雨。
(周晓慷)
 
  上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的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2.B1.B2 - 20040001]  [文网文 [2003] 0001号]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