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朴素
2018-2-14 10:18:33
    
  陈朴急吼吼地赶去买饭,食堂师傅在稀里哗啦地收拾锅碗瓢盆,空荡荡的食堂有了脆生生的回响。
  陈朴在师傅轻飘的眼神里开始“要饭”。他瞥见桌台有萝卜干和咸菜,那是早餐用的,这时有点恹恹模样。已过晚6点半,不管怎么样,先吃到嘴再说。
  陈朴端着托盘,从窗口转身,就近坐下,余光留意到邻座有个女孩,在静静地咀嚼,像快要吃完的样子。他望去一眼,收回视线,又定神瞅去。这一瞅,与女孩的双眸触碰了一下。女孩也在看他。他迅速收回视线,女孩上翘的嘴角已印在他的视网膜上。
  那个笑容让陈朴闻到了一股清新氧气,他照例应该回笑一下,刹那间不知如何回复。陈朴低下头,觉得女孩有点面熟,又好像从未见过。他故作镇静扒饭,脑子迅速搜索关于这位女孩的所有信息。搜来索去,一无所获。
  女孩端着托盘,离桌而去。陈朴不敢抬头,估摸女孩也吃得晚了。现在整个食堂,只剩下陈朴一名食客,那扒饭的样子再狼狈,也无人留意。
  食堂的一位阿姨走到他面前,说:“帅哥,这两碟菜是那个美女留给你的。”陈朴一激灵。阿姨又说:“她没吃过,叫我转给你,别不好意思啊。”
  陈朴蓦地脸红了。
  “你们认识吗?怎么摇头呢?”
  陈朴想对阿姨解释,却说不清楚,只一个劲儿地“谢谢”。
  陈朴在这家电信公司工作了两年,开始时,充满着各种幻想。后来遇到了一些他这个年龄必定要遇到的苦恼,买房,找对象。他的老家在山东威海,全国的房价都在涨,他所在的无锡的房价还是较为平稳。他想等有女朋友,再买房。一年前,有人帮他牵线,陈朴蛮中意的。约到第五次时,他就和女孩有牵手终身意愿。很快,进入双方家长见面的程序,父亲专门从山东赶来。谈婚论嫁,少不了房子,女孩家有两套房子,本地户籍,据说还能分到两套安置房。女孩家长说房子今后都属于他们,但现在结婚时男方要买房,女方可以负责装潢,这是地方习俗,否则男方入赘。陈朴那山东大汉似的父亲有点英雄气短,希望未来的孩子姓陈,如果入赘,他们一家在乡人面前抬不起头。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买不起房的陈朴与女孩分手。这样的分手只有惋惜,不会心疼,毕竟浮萍似的爱情没有夯实婚姻的地基。
  陈朴想,一个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买房的事应该有自己承担,现在要做的只有努力,再努力。
  恋爱的事情先放脑后。没想到,这一天在外谈项目的陈朴在赶回食堂吃饭的那一刻,他就整夜念念不忘那个给他两碟菜的女孩——她在哪个部门?她叫什么?
  之后,陈朴每晚去食堂,磨磨蹭蹭地细嚼慢咽。没有遇到那个女孩。他有点心焦,因为女孩的长相渐渐模糊,只剩下莞尔神情,落落大方,如氧沁脾。所有的世俗都在女孩神情里蜕尽了。耳畔响起一个声音:“这才是你真正想要找的女孩。”
  一次部门头脑风暴会,为论证一个项目,主任给陈朴牵线搭桥,请业务操作中心支援。他顺着主任的意思很快找到一个叫“小苏”的女孩。
  陈朴电话联系小苏。对方的声音像咀嚼的梨,清脆得很。她答应陈朴,三天内给他完整的答复。没想到翌日下班前,陈朴就接到小苏电话,说已完成了项目几个关键的指标。陈朴说:“哎呀,如果项目签下了,一定请你吃饭。”话筒里一阵咯咯地笑。
  小苏没露面,项目支撑,却已成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许多不见面的帮助,那么直接和迅速,省去中间的多余环节。只是吃饭这个环节,如果通过互联网,那简直是画饼充饥,并显得约请者不诚信。
  陈朴执意要请对方吃饭。小苏提议在食堂吃吧,顺便聊聊。陈朴说:“那怎么行啊。”
  小苏说:“我们每天在食堂吃惯了,在外面吃不干净,排队什么的也浪费时间。怎么不行呢?”
  陈朴特意去百年老店买几样价格不菲的卤菜,尽管在食堂,有了卤菜,也算有了招待的意思。
  小苏来了,她看到陈朴很惊讶。陈朴也觉得有点面熟,就是想不起来。小苏转而豁然:“我们见过面,上次,你来晚了。”
  “原来是你!”陈朴的心突突地蹦跳个不停。
  以后,陈朴心里每次出现小苏,会扬起上翘嘴角。他知道了小苏的全名,居然和自己非常关联。他想到小苏,就想到两个人的名字放一起,是那么匹配、有缘。小苏全名叫苏素。另个名相加就是“朴素”。简直是天作之合。
  陶醉之余,陈朴犹豫了,不知小苏有无男友。如果没有,就努力一把,毕竟同单位,双职工,有商有量,相互支撑,不要太好哦。
  辗转反侧后的陈朴,还是硬着头皮发力了。类似项目又做了好几个,苏素乐此不疲地提供支撑,一来二去,互加微信。每天都道“早安”和“晚安”。
  有时,一个项目攻关成功,苏素的微信还来发来两个“拥抱”。陈朴脸红心跳,也回复了“拥抱”。见面时,两个人面对面,一本正经聊工作。只是双方的脸在对方眼里都是红扑扑的。他们手都没握过,别提实实在在的拥抱了。
  直到那天,陈朴像被电流击中了一样,感觉心跳骤停。他无疑瞥见苏素和一位帅哥在同行,看得出苏素与他关系不一般。
  陈朴下意识地悄悄尾随。一直看到帅哥即将坐上网约车,他们旁若无人地拥抱了。
  竟然,大庭广众……拥抱。陈朴被内心的一声吼叫震得大脑晕晕乎乎,眼球快从眼眶里暴弹出来。
  陈朴傻了。苏素就在离他15米开外眼睛红红地望着帅哥远去的网约车。
  陈朴与苏素间距越来越近,想疾步上前问个为什么。苏素擦拭眼泪。陈朴的心拔凉拔凉,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也不知两人的关系,如何去安慰,但至少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关系。
  过了两天,陈朴在食堂里遇到苏素,她没事人一样的,只是眼球有点红,依然朝他笑笑。他还是凑过去说业务上的事。苏素说自己构想。他暗自慨叹,也只能在业务上与苏素走近,再往前迈一步,中间隔着几座大山一样。
  临别,苏素定睛望了望陈朴,要他多注意休息:“看看眼睛都红得有血丝了。”
  这一句话的温暖,似乎融化了陈朴心中如块垒的冰层。陈朴本来也想说这句话的,可是喉口哽住了。
  以后,陈朴又陆续被牵线去见几个女孩。见面后,陈朴总是木知木觉,提不起精神,他脑子里挥之不去的苏素。那专注的神情,氧气般的微笑,无言的流泪,闪过的凄楚,还有一本正经谈构想的样子。
  陈朴双眸迷离,介绍的女方不太高兴。介绍人抱歉地告诉女方,可能他的压力太大了。女方也就附和说:“是啊,大家都很忙。”既然都很忙,就先拜拜地去忙吧。
  单位组织鹊桥联谊会。这次是与电力公司合办。陈朴在团委的撮合下也参加了。没想到参加的人群中居然有苏素。
  苏素一脸惊奇:“原来你也没有啊。”陈朴突然想大笑,苏素却先忍俊不禁了。
  热闹的鹊桥,人头攒动。陈朴心不在焉,他一直留意苏素那边的动向,她被几个男孩子围住。男孩、女孩互动,而后大都友好握手,做做小游戏。接下来的事顺理成章了。两家公司的团委在一个月后统计成功结对的人数时,这边的团委发现有两位参加鹊桥会的年轻人牵手了,那是陈朴和苏素。
  这个故事讲到这里,想画句号了,可似乎还有一点悬念没交代清楚,就是苏素流泪的那个情景。陈朴和我一样心里藏不住话,他与苏素密会时差点把天聊死。苏素开始红着脸说:“能不能别问,好吧?”最终还是缠不过陈朴这个“小腻腻”。
  那帅哥是苏素的前男友。两人具体好到什么程度?她不便透露,只是说大学几年,两人就这样走过来了。毕业后,有一些“不可能”存在。帅哥背后有个大家族,他要苏素离开电信公司。苏素觉得,电信公司是自己竞聘上,这里有梦想。自从为陈朴一连串的项目提供支撑后,她觉得自己的成就感更强了,实在喜欢这份工作,只能选择分手。帅哥回到了老家山东去发展,因为那边有他的家族企业。
  提到山东,陈朴倒吸口凉气。他也差点回到老家山东,因为无锡房价上涨进入全国排行榜,实在买不起房。苏素告诉他,房价高可以先租,量力而行。
  陈朴对苏素满是感激。
  故事讲完了。
  还没有真正完结。我把这个故事写下了放在微信朋友圈,声明这是小说。接下来,竟有6位公司里的小伙伴给我私信。我吃惊的是,他们跟我说了相同的意思——
  你怎么把我的事,就这么写出来了?!
(周晓慷)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