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知味
2018-1-23 12:30:49
    

                    一
  王海突如其来一阵心悸,随即有点喘不过气来。他趴在办公电脑前稍稍平静一下,尽量让自己放松,再放松。
  昨晚某公众号发来一段推文,说是晚11时后睡觉相当于遭遇“七大杀手”,每个“杀手”都可以让自己致命。王海知道自己正被“杀手”围剿堵截,一不留神,就陷于困境。他从未在晚12时前睡过。
  没想到,困境这么快就来了。
  眼皮发沉,周遭骤然晦冥,当初天翻地覆慨而慷的豪气,现在只换得天地颠倒鸟兽散的凉气,凉气很快如牵挂横幅的绳子,把四角(四肢)牢牢拴住,动弹不得。
  王海的脑中浮现昨日的一个情形:他与两位同事去竹林加固缆线,为“智慧看林”设备接通电路,感觉大腿被噬了一下。很想立即脱掉长裤查看,怎奈有个工科女在,只好忍着……
  回到住处,王海脱掉长裤,发现原来疼痛的地方并没有任何被叮咬的痕迹,大腿处完好无处,可是隐隐作痛的记忆还在,口中五味杂陈,拼命漱口,挥之难却。

                    二
  王海原来在电信公司物联网中心当研发工程师,他独自创意开发了一系列物联网产品,多件产品在物联网博览会露过大脸。
  王海的那个宽阔的额头伴随着物联网新品在新媒体、报刊上多次出现,名气陡增。一些商家向他投来橄榄树,承诺高薪聘请他。有位老总甚至愿意先给他200万元作风投,赢了共享,输了不究。
  王海一下被推到云端,有点晕晕乎乎,难辨南北。
  一个个创业的念头在胸中波涛汹涌,欲罢不能。
  他觉得与其依附别人创业,不如自己扯旗拉队,大干一番。这样的创业,更自由和纯粹。
  刚到而立年的王海,觉得双羽已丰,需要立即行动。人生有几个青春呢,而现在正青春,尽管已经快踩着了青春的尾巴,无暇恋爱。
  说干就干的时候,王海瞅准一个契机——一次病情不轻的流感。当时他昏沉沉地躺倒在诊疗室,手机此起彼伏地响。一接听,都是急吼吼的求助声。王海有气无力地说自己得了流感,正在挂水。有人哦哦地立即挂机,也有人嗯嗯地调侃:“你真搞笑,流感算什么?”
  心,拔凉拔凉,他突然感到有一种说不清的味道在喉口、心头萦绕……
  王海去意已决,递交辞呈。公司领导一脸惋惜,左问右问。王海抓耳挠腮,说不出公司亏欠自己的理由,讳莫如深。双方都无奈,人各有志,天各一方。

                    三
  王海组建了一家互联网公司。这家公司有他的几个大学同学入伙。同学都是弄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的,各有各的门道和专长,很对王海的路子。王海找了那家曾经对自己有意的老板,请他赞助了资金,作为风投资金。老板听说他在电信辞职,略一迟疑,就告诉他近来资金周转出了点问题,等等再看。
  不过,过了半个月。老板还是拿出了80万元,给他作风投。
  一切顺理成章。王海很快体验到创业的诱人之处。他甚至想到,没过多少年,说不定自己运作的是另一家电信公司。时间一天天流过,王海把公司的很多创意推向市场,以期引起关注。

                    四
  有人跟王海说:“互联网公司,活下来的没几个。”他摇头。那人又说:“这是马云说的,能不信?”
  他想马云自己成功了,也要指导大家尝点成功的美味啊。可他纳闷的是,马云绝非互联网专家,起步时执教英语,而王海自己属于响当当名校物联网专业的科班生,手中还有研发成果。
  他想眼前的运作,并没超过原来自己在电信公司那么顺畅。可是为啥做点事这样吃力,需要披荆斩棘。现在回想,他在电信公司的时候,老总把他当回事,主任把他当回事,他几乎被所有人捧着呵护着,被一个大大的“倒三角”支撑着。偶尔别人说他几句或者是开玩笑的话,他就一本正经板起脸,摆出一副高傲的冷表情,别人只能讪讪而去。
  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他每天屁颠屁颠地围着招聘来的人,供奉着他们,给他们打起下手来。

                    五
  王海公司需要人,他开出的条件很优厚,加上他拿到风投资金,派头掼得让竞争对头心惊肉跳。
  一年下来,各种花费加在一起把风投资金风卷残云一般吞噬。
  投钱如入湖,一阵波纹荡漾开去,很快平静如止水。
王佳不知所措。那些请来的专家、人才依据合同,薪金分毫不少。王海的收入都在公司账户上,除了基本开销,自己分文未取。不像在电信公司时,所有的工资绩效都打在卡上,各种福利、补贴都顺理成章地享用,自己无需半点思虑,只要一门心思做研发。现在,在自己的公司水电煤加上卫生等都得花心思找办法。
  有意思的是,来王海公司的同学、外聘工,干了一阵,像溪水流进石缝,先是无影无踪,后来竟自主创业,成立公司,形成了与王海对阵的格局。开始时,王海请他们帮忙救急,没想到活儿差不多好时,客户却选择救急的人。这好比自己相对象时,因为缺个约定俗成的环节,特意去找人当介绍者,没想到,对象看中了介绍者啦。
  王海发现,在电信公司时,大家支撑来支撑去,一个电话,一个微信召唤,他们都会伸出援手。现在连他的同学都会把他拉黑。更奇诡的是,原来一些视王海为翘楚,给他点赞点赞的人士,也在远离。
  出去的员工,曾与王海谈的更多事情,是报酬,而后才是研发。没有钱,谈理念,不管用。他觉得,也不能说人家不诚信,不讲同学情、朋友情,大家都有限度,都有为生活奔波之痛。内心百转千回,肝肠寸断。
  一年下来,王海入不敷出了。他受困于商海,举目苍茫无助。

                    六
  在如海潮般的创业者中,王海自认为不过是一颗在水面有点倒影的星星。每颗星星都在自己固定的轨道运行,以至于没有掉入梦宇。
  王海在成为公司的孤家寡人后,心如刀绞,一股热血蠢蠢欲喷。这不是他想要的,更不是之前他所想象的,但实实在在放在眼前,不要也不行。
  前阵子,一个16岁女孩震动传媒界,在炫耀自创项目:“在我拿到几十万上百万投资和奖金的时候,很多成年人,还在打着王者荣耀,拿着基本工资,过着十年如一日的生活。”
  这个狂妄自大的女孩,王海看了只想吐血。不到法定年龄去创业,怕你仙女下凡不成?
  王海身心疲惫,决定回到电信公司,与当初挽留自己的老总自我解剖地谈谈。

                    七
  王海驱车去为一家有机种植园设计物联网。
  途径原来的创业租赁场所,他忍不住停车想看看。
  那里恍然多了3家门店——服装店、游戏厅、鱼丸铺,好像酒店内的桌布,一拨客人走了,换一张,再来一拨;只要桌子在,不差那块布。
  来来往往,不消停。
  是与否,谁知味。王海蹙起双眉。
(周晓慷)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