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散文世界
我们的乡镇何去何从?——读《兴化八镇》
2018-1-3 15:55:57
    

  《兴化八镇》是费振钟先生近年来行走兴化各大城镇的田野式记录文本。 在兴化所辖的各大乡镇中,著者遴选出沙沟、安丰、钓鱼、戴窑、竹泓、垛田、茅山和边城作为研究目标,从自我身份经验上启程,与老相识或老同学们一起走入乡镇的日常,审视地域人文历史与乡镇发展之间的合作和纠缠,试图剖理出乡镇社会解体的原因以及重建的可能路径。
  很久没有读到如此审慎而克制的文本,故而一口气读完。诚如著者所言,《兴化八镇》不是惯见的乡园怀旧,没有在面目全非的乡土中缅怀童年那袅袅的炊烟。本书充斥的大量数据、方志材料和历史事件以筛滤情感的面孔出现,带给我的正是“乡镇社会正在急速解体”这一令人忧惧的现实。
  工业化、城市化的硝烟滚滚,这是谁都无法躲开的,正因消费主义和经济至上思想加剧了社会转型的速度。于此加速度下,乡镇社会的解体不仅是必然的,更是无法回头的。著者有文化学者的身份,如斯变化自然触动了忧思。一个人的童年记忆是他终身不弃的行囊。著者首写沙沟镇,也正从小时候老家桥口下破船上飘来的烂藕香开始的。小儿迷恋的甜糯跟随几十年,直到壮年之后再回沙沟梳理出史上的渔业与士商对它产生过何其深远的影响。今天的沙沟不是昨日的沙沟,著者千言万语并非是亮出执意的批判立场,而是想从水土流失或沉默的姜家巷中追问造成渔业式微与士商文化消弭的罪魁……
  在安丰镇,著者以“圩田与乡治”切入历史纵深;去钓鱼镇,谈到“粮食和种植”,这一东亚民族的基础生存问题;挪步戴窑镇和竹泓镇,主题切换到百工,窑艺、锡匠、木船制作业和金银匠等等。仔细看,会发现著者每走一镇总能摸到该地的人文之根,嗅到此镇风气变革的问题之本,这离不开诚实入微的走访观察和田野记录者的职业敏感。在其所叙的八镇中,边城镇最为耳熟亲切。小时家住叶甸,在供销社工作的母亲常去边城镇进货,直至现在老家的姑妈还是习常地去边城镇购买日用。边城镇作为压轴被著者做最后的阐述,“抵抗与重建”的小标题重合到本书的小标题“乡镇的解体与重建”。现实意义上,“边城镇”已不复存在,它解体于2000年,被撤并到临近20里的周庄镇。故事从原边城镇的抵抗撤镇事件说起……至于撤并本身的正当性,文本并未过多着墨,而事件中的多种民间力量的聚合引人深思。老的政协委员万建农、原乡镇政府职员张文祥和原供销社主任蔡照明等,诉讼状、电邮或直接包围镇政府的群体暴力,各种阶层各种形式聚合的抵抗力量最终并未扳回边城镇“消失”的命运。对“抵抗”本身的批评,地方主义的责难显然是浮表的,造成“抵抗”的事因依然是著者贯穿于全书始末中的“经济主义”。在要求一切兑现的个体行为方式中,或在争取完成更多乡镇经济指标的追赶中,边城镇的抵抗事件本身似乎就是鸡蛋砸石头的事儿。然而别忘了,边城镇之下尚有“重建”二字,这当然不是著者对重振边城雄威的个人期冀,是真心关切边城人的每一个。无论是安丰或是垛田,哪怕兴化所有乡镇的整体解体背景下,著者始终相信民间有如大自然,有着自我修复和重建的巨大能量。在沙沟篇里,著者就说:“不会用一个观光客的眼光看待这些衰落的遗迹。”这体现出著者原乡人的亲和及认同。窃以为,离乡几十载再度重回,而今的著者是摇摆于原乡人与闯入者之间的反悖身份,这有利于在理性判断和感性体认中取得最大的平衡。重新闯入让著者隔着历史和其他城镇去冷静地分辨,原乡本土的衣胞亲缘则让叙述中带着可贵的体温。《兴化八镇》通体谈乡镇、经济、社会和历史演进,同样是在由头至尾地谈“人”。戴窑1950年的窑工,竹泓的老锡匠,垛田月色中的官绅高谷或是十四世纪败兵边城的张士诚,栩栩于字里行间,一部乡镇史侧面看去也就是人的历史。文中载有不少与野老和耄耋工匠的交流,这不仅加强了乡镇历史演进的可信度,也消解了《兴化八镇》作为田野记录的板滞面孔,让文本灵动亲切不少。
  《兴化八镇》的封面上是著者的手绘地图,端雅的小楷描出八镇的地标,近似碟状的兴化版图上,自西北角的沙沟镇到北向的钓鱼镇和安丰镇,再到东北的戴窑,慢慢绕到东南的茅山镇,最后圈到西面的垛田,刚好是碟形一周,再加中心的竹泓镇和虚存独特的边城镇,共计八镇。如此的图像思维似乎直观消除了我的疑问:著者为何不写一下自己的戴南镇,一个工业化冒进的典型城镇个案。这是未经求证的个人想当然。也许根深的原因,在城镇特质上考量,戴南镇也是一个虚拟的“城镇”,戴南镇的街市结构到人的生活方式已经被过度工业化提前抵达了“城市”?
  是的,谁都可以借著者的兴化八镇想到自己城市周边的八镇、八十镇,或者举国之下的无数个小镇。倘以著者的田野方式都可以挖出任一乡镇的丰饶浩荡的历史镜像,它们一定各有不同异彩纷呈。但是,我们与著者的忧惧会统一在:历史转型轰隆而前,经济指标作为乡镇优劣评价体系中的最重要维度,每个乡镇都将逃不过空壳的下场。于此情境,乡镇社会重建的信心和路径在哪里?这个巨大的问号,当是《兴化八镇》全书的最强音。
(吴萍)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的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2.B1.B2 - 20040001]  [文网文 [2003] 0001号]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