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8月19日 星期日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峡道
2017-11-16 14:37:13
    

  两边是悬崖峭壁,中间蜿蜒盘旋着一条灰色的丝带,丝带缓缓移动,时而抽离,时而钻入山体……
  王超坐在山丘上,目光如炬地追随丝带,手持控制盘。控制盘的显示屏内有架无人机在起起落落,它的身后如闪电般飞过两只山鹊。无人机绕在山梁转悠,避开了张牙舞爪的枝杈和嶙峋突兀的山体,它擦着风儿滑行,像一只矫健的山鹰,悄无声息,闪展腾挪,英姿勃发。
  这一段由峭壁合围的峡道俗称“鬼门关”,当年日本军大队人马耀武扬威来到这里,顿觉十面埋伏,岌岌可危,犹豫了半天,仅仅推进了50米就被两枚土地雷炸了回去。
  这里的山民曾较少出远门,因为山道艰险,桠杈虬曲。后来,解放军铁道兵部队来凿山筑路,用汗水、鲜血和生命铺就一条铁路。这条铁路成了沟通南北的运输要道,渐渐成了临近山民富裕起来的生命线。
  这些年,这条铁路在提速,早先通过时需要半分钟左右,现在,只需要11秒,仿佛眼睛一眨,就过了。
  一节节呼啸而过的列车,形似过山龙,亦是山村人瞧不厌的景色。然而,从山村走出去的王超,却怀着一个难言的心思,这个心思如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沉重而冰冷。
  两边的峭壁真像两张漠然呆板的面孔,相视无语,它们能理解王超那个无法抓挠的痛痒心思吗?峭壁四周连攀爬的路都没有,要在上面安个发射装置,简直比登天还难。可是公司发话了:就是这一段,11秒钟的铁路运行线,每次经过时手机信号就中断。许多旅客无奈地望着窗外,匆匆而过的崇山峻岭,没有给他们留下半点的美感。王超的大脑里出现一张张紧蹙眉头的脸,一车车人的心思仿佛压在了王超这个无线网优班班长的心头。
  这11秒,使世界与25趟途径峡道的列车发生了阻隔。
  有一次,王超的女友孙芳告诉他,她的一位闺蜜的老板坐火车路过这个峡道时正好在网上交易,造成了大笔生意流失,老板抱怨不迭,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孙芳满脸幽怨地说:“我无法面对闺蜜的质询,你男朋友不是做无线通信的吗?无线专家,多么高大上的称谓,怎么这个地方就弄不灵呢?”
  王超的耳膜被抓挠得难受,心里不是滋味。自己是从这个叫“鬼门关”的地方出来,覆盖无线信号,难道真的无门了吗?
  在王超所在的电信公司,已经让整个城市的无线信号无缝覆盖,无线发射器的密集布点,穿透一幢幢高楼,网速一升再升。市民们对断线、掉线的事儿早已木知木觉,若是哪个地方还有掉线的事被传出,简直成了“奇谈”抑或“怪论”。
  通过峡道的火车内11秒手机断线,让王超坐如针毡,骨鲠在喉。终于,他痛下决心,选择深秋时节,带着他挑选的“六壮士”出发了。
  两辆应急通信抢修车凌晨出发,车上装着发电器、定向发射仪、铁锤、钢钎、绳索……
  他们绕山而行,将车子停下,需要登山而行。车上的大部分装备现在肩扛背驮了。他们顺着王超划下的路线攀援。
  眼前是大片布满荆棘、藜藤的灌木丛,若不是王超熟悉走向,人就钻进了柴笼,迷迷糊糊地转晕了山道。大大小小的枝干如东倒西歪的醉汉,拦着他们,羁绊腿脚。还未走到施工点,他们的脸上、手上、腿上,已有了划痕。
  为了不在作业时妨碍火车安全通行,他们选择了天窗期。也就是这个时段,没有火车通过,太阳还未在东边掀开被子的一角,他们就必须分秒必争完成全部的凿壁排线的安装工作。
  他们找到一片相对平缓的山地,用镰刀、电锯、斧头,清理出一块空地,把一米多长的钢钎,咚咚地敲进岩石。然后把三厘米粗的两根绳子拴在钢钎和一棵壮实的柏树上,这叫“双保险”,绳子的一头放在王超和徒弟小刘的腰间,其他四人控制着滑轮,一人随时观察周边及山下的情况。
  绳子缓缓地释放,两人如壁虎一样,贴紧岩石,渐渐下垂……
  风儿呼呼地在耳畔搅动浪潮,王超感觉在大海中漂浮。这真是一种奇特的幻觉。王超坐在山墩操控无人机时,就会觉得自己渐渐肋生双翅,成了一只无所不能的鸟儿,在崇山峻岭中穿梭,时不时还能与同飞的小伙伴啁啾地打招呼。王超的思绪缠上了孩提时代,那时他多么想扮成一只小鸟,飞到山外去看看。在山里再如何机灵也只能和猴子、松鼠、狗儿玩耍。那时,山里通了火车,王超被哥哥、姐姐带着,翻过两个山头,趴在高耸的飞来石上等着吼吼的声音由远而近,然后一条长长的白色丝巾被一条游龙高高举起,在峡道穿梭,场面壮观。那丝巾是火车冒出的烟雾,不绝如缕,那游龙是列车,一声吼叫,足以气吞山河。王超的愿望就是长大了能坐着火车去上学……
  “王班,下面还顺利吧——顺利吧——”
  “顺利——顺利——”
  仿佛是两座山峰的对话,在山谷内回响。两面峭壁的脸活泛,有了生动的模样。
  风吹雨淋,岩石侵蚀,崩裂的泥石,会冷不丁滚下山坡,或者凌空跃下砸向铁轨,甚至是穿行的列车。潜在的危险一触即发。山民说:“那是山在流泪了。”事实上,那些砸中的列车也在“流泪”。
  每年铁路部门会组织巡防队,不间断地在山体巡查,组织捅山员清除峭壁松动的石块,但依然防不胜防。
  大山有泪,却无言;大山无言,不会声张痛痒。
  王超和小刘在岩石逼仄之间找到了固定发射器的位置,先把开裂、松动的石块清理掉,根据事先定位,将线缆布放、电源配置逐一分布到位。
  “放绳——放绳——”
  “停——停——”
  峡谷跫音,如叩击心房之声。
  一米一米下垂,一次次敲击岩壁。不知不觉绳子已下放了70米……
  一周后,他们在峡道两边固定了可以对角发射的无线基站设备,所有的天馈线、缆线于峭壁融为一体。每次他们收工,脸红的红,白的白,头发被汗水浸湿,身上被晨露打湿,都赶在列车通过前施工。初升的太阳像满脸红光的山村长辈,朝他们频频点头。
  经过技术人员对基站的软硬件扩容、网络参数优化、多轮次测试优化,相关区域内网络指标正常,4G接通率、切换成功率达标,仿佛转瞬即至。列车员们反馈信息,手机网速快,别说中断了,连卡顿现象也没有。
  孙芳知道了峡道通信号后,兴奋地伸出双臂,要飞起来似的。她眼里沁出泪花,敲敲拍拍王超的身体,仿佛他就是一座坚实的山体,再如何敲打也不会有松动的石块松动而落。之后,她无意间在手机上一名姓周的记者写的《峡道飞侠》报道,被刷屏了,好评如潮。她心惊肉跳,满脸煞白地嗔怪:“被你吓傻了。下次不许再做这样的冒险的事啦。万一……我怎么办?”
  王超故意蹙眉:“万一……列车经过峡道,信号还是中断。被你一埋怨,被你的闺蜜和她老板小看电信,我该怎么办?”
(周晓慷)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的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2.B1.B2 - 20040001]  [文网文 [2003] 0001号]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