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前方
2017-10-9 14:38:47
    

  硕士研究生即将毕业,陈明和其他同学一样,渴盼找一份体面、高薪、舒适的工作。
  来大学校招的单位络绎不绝。研究生、本科生像逛菜市场,挑挑拣拣,但轻易下手的不多,很少有人果断地把自己兜售了。当然,也有人把个人简历印制百来份,天女散花求机会。
  陈明求学的“211”高校,列入“双一流”建设高校。毕业生就业率较高,历届同学大都信心满满。陈明考在这所高校后的两千余个日日夜夜,无非是想把硕士生中的“生”字拿走,昂首挺胸向前走。毕竟,近20年寒窗岁月,陈明自感有相当大的底气,口腹之才在校园能排得上号。陈明最牛的是,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地考研时,他悠然以推免生的魅力婉拒了两所“985”高校的橄榄枝,选择这所“211”高校,看中的是它在国内学术界的顶尖专业。
  临近毕业,部分同学选择去北上广,全然不管那里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生活条件和工作压力。此时不搏,更待何时。有人选择进了央企,比如通信行业。陈明不以为然。他从本科生到研究生,年年撞见通信人在校园摆摊。他想如果自己是这个单位的员工,出去摆个摊,吆喝一下,这与名牌大学毕业生的身份,反差很大。
  所以在陈明的脑海中,央企约等于摆摊。如果做公务员呢,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进去,围城一座,公务员的痒痒是无处可挠的。陈明想试试的念头又熄灭了。
  “90后”这一代,所谓的旱涝保收,并不是他们对职场的最终选择。如马斯洛划分的需求层次,安稳是暂时的、低层次的,只有自我价值的实现,才是最高的层级。
  选择自主创业如何。陈明曾为“自主创业”这四个字热血沸腾了好一阵。但冷风吹凉了脑瓜后,顿觉资金、人脉、经验等等的匮乏,风险意识占了上风。风险,甚至血本无归的风险。他想触碰一下互联网,又被马大侠(马云)的话镇住了。大侠的话很权威:成功的互联网企业没几家。他自己不想赶那个趟了。马云这个英语专业出身的人可以搞出“阿里巴巴”,不等于自己这个学哲学的能折腾出“阿里麻麻”来。
  “我到底做什么?能做什么?”陈明每次自问,心头总是有酸麻感。他当年本科即将毕业时,因为没找着理想中的工作,选择了读研。如今硕士即将毕业,若又找不到工作,他是否还硬撑着继续求学,当博士生,踩着周国平老师的肩头研究尼采大师的学说路径呢?这样又可以躲避几年的求职风险。当然这期间,他或许在那些同学屹立职场风生水起时还得为把博士后面的那个“生”字去掉呕心沥血。博士身份有可能让许多单位不寒而栗,对你敬而远之。因为当你领导的人会以为在你面前容易露拙,所有的道理都被你提前洞悉了。
  陈明内心纠结不已。唯稍稍庆幸自己从娘胎里出来就不是个女孩。假如是女孩,读到硕士,又没有合适的男友,家里催得急,自己整日惶恐不安。总不至于在马路上拦下一个帅哥,结婚了事吧。
  陈明胡思乱想半天,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这天,陈明宿舍的宽带出故障,别人的都好好的,就是自己的上不了网。他拨弄半天,通不了;借用别人的电脑吧,又觉不妥,需要上传的个人资料不便让同学知道。他报修了。
  很快,来了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电信装维员。装维员自报家门:“我是仙林店的装维员小夏,校区业务都是外包给我服务的。请问您是陈老师吗?”
  陈明一愣神,在校园他都是称别人为师,被人称“老师”,身上好像被胳肢出痒痒来。小夏一脸黝黑,一身外来务工人员样,在陈明房内东张西望,有点鬼头鬼脑。
  能在电信当外包员工糊口是不容易的。陈明闪过这个念头。
  陈明点头,打开电脑。小夏上去查看了IP地址,电脑的宽带基本设置;又出门,拿着一只小仪器(据说是光纤检测表),在楼道转一圈,查看进户线;回室内,重启电脑,做了几个设置。小夏说:“宽带外线没问题,是老师您的电脑中毒了,我现在开始杀一遍毒,再补系统漏洞,应该没事。”
  陈明想:自己也杀过毒啊,难道小夏杀毒,宽带就能通?
  果然,宽带通了,通得爽快,快如秒杀。
  陈明舒了一口气,对小夏有点好奇起来。
  陈明夸小夏是高手:“在哪个大学学的这技术?”
  小夏嘿嘿地笑:“不满老师说,我也是这所大学毕业的,社会工作专业,都是理论那玩意儿,这技术是从电信学来的,我师傅是南邮硕士研究生,再难一些的活儿就得请他出马啦。”
  陈明脸上一阵灼热,说不定小夏还是自己的学长呢。再继续问小夏的老师,小夏说了几个老师陈明都不太熟悉。
  见陈明一脸茫然,小夏就告诉陈明,自己上的是挂了同一大学前缀的本三学院,民办的,只不过今年头一次按本二录取的。小夏还说自己也考上过这所大学的哲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只是母亲得绝症,无力供给学费了,妹妹刚考上大学,只能先找份工作再说。
  小夏缓缓道出这些事情时,视线停留在陈明的一排排书籍上,脸带微笑,像在说别人的事。陈明选修过一门心理学教程,老师说过的一个案例让自己此刻的心蓦然揪紧了——
  有位一直面带微笑的女孩,投河自尽。有人面带微笑,并不等于内心没有苦恼、忧伤,也不等于这人有多么坚强,只是掩盖自己的真实面目而已,不让别人为己操心和分忧。
  陈明不由自主地用心理学老师教的手势,轻轻抚摸着小夏的肩膀,说了些“一切都会过去”的安慰话。说着说着,他心里暗暗泛出苦涩之味——自己硕士快毕业,被学校推送读博,依然源源不断地靠家庭供给。父母步入老年,校园将社会上的阴冷炎凉牢牢隔开,自己安安静静读书,抬头万里无云,覆手指点河山,穹顶之下,舍我其谁……眼前的小夏,一个维修宽带的场景,却给自己一次翻江倒海般的真切体验。
  陈明陡生疑问:电信公司怎么连学社会工作专业的也收?
  小夏不以为然:“这专业能当饭吃吗?生存还是第一要务。我进的是电信的外包公司,其实考公务员、大学生村官都行,不过,很悬。”他提到马斯洛,说:“马斯洛说的五个层次需求——生理需要、安全需要、归属与爱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我至多到了他说的第三个层次,想想也够了。马云说的创业方面的观点,我也听了。觉得适合自己的还是自己选择,两位马老师的话只能参考,我现在工作也不影响我继续学习。”
  小夏的工具包里居然有本《西方哲学史》。陈明瞅着吃惊,这书和自己笔记本电脑旁放的一本一模一样:“这书是给人借的,还是你自己看的。”
  小夏说:“自己看的,准备考个在职研究生。把《西方哲学史》啃下来,很费时,但我喜欢哲学。哲学不就是‘爱智慧’吗?所我想自己脑子不够聪明,就多看看哲学吧。那次去电信招聘,我其实是凑凑热闹的。招聘的人问我喜欢学啥,我说是哲学。聊了会儿,招聘人就说回去等通知吧。我有些纳闷,因为在其他企业应聘,招聘人出同样的问题,得到我回答后就用怪怪的眼神瞅我,似乎我脑子有问题。有位招聘者甚至说学哲学的人很奇葩。我只能对他呵呵。或者索性奇葩地告诉他——‘我想当年北大都不想去,如果去了,就遇不到您啦’。因为本身我没有靠颜值去北大,至多只能去北大校园逛逛。我还有一种说法,专门对付想踩我一脚的人——‘北大我不去,只好选择去了清华啦。清华的保安工资高嘛。’”
  小夏的眉目一本正经,陈明忍俊不禁。
  在这座城市,每天行色匆匆、挤电梯、送快递、找活计……有多少大学毕业生淹于人海,不知所踪。
  小夏说:“在电信公司,即便你是个硕士,也不能说明什么?一切从头而来。最终认可你的,还是客户,工作效率,还有你自己。”
  陈明一愣神,暗忖:是给我上课吧。不过,前方在哪里,眼前的雾霭渐渐离散了。
  陈明主动与小夏加微信,表示,如果有需要,一定会找小夏帮忙。小夏躬身,开微信扫描陈明的二维码:“陈老师一下带我到了马斯洛说的第四个需求层次,离第五个层次不远啦。”
(周晓慷)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