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1月20日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转正
2017-8-28 10:09:34
    

  大学刚毕业,还没来及回家乡看望身处崇山峻岭的长辈,就紧锣密鼓地在当地找工作。经应聘,我被一家电信公司录取,成了一名装维员。
  我是一名二本大学的学生,能进入电信公司当外包员工,很知足了。我的几位大学室友至今闲逛街头,他们四处打工,今天在东家,明天在西家,天知道后天在哪家。我们路上偶遇,室友想和我多聊一会儿,我无心敷衍,工具包内一叠限时工单让我牵肠挂肚。
  我的忙碌引起他们猜测我的职业性质和前景。有位老家的同学对我说:“还是你好,总算逃离穷山僻壤的家乡。在城市工作,尽管房价涨了,人来车往不安静,但我们的未来就不像自家长辈那么辛苦没指望,在交通不便的山窝折腾。”
  一个农民的孩子,到大城市有诸多不适应。譬如我的一口方言令人家退避三舍,若是半嘴的京腔,就能令人刮目相看。当别人问我在哪个大学毕业时我顾左右而言他。是啊,山沟的孩子能上大学已不容易了,哪里还管得了这所大学名大名小,是985还是211的呢?我坚信,最一般的大学,也有最好的学生,我应该是大学里最好的学生,我拿到的奖学金一等、二等都有,还拿过一次“天翼奖学金”。天翼奖学金是中国电信发给学校里面最优秀学生的,奖金很高——两万元,比国家级奖学金高出多倍。在那时,我就对中国电信充满美好向往,假如毕业后去电信就业真是件了不得的事情。尽管我无法像名牌高校参加电信校招,但至少我也在电信工作了,未来还能找到心仪的对象,她至少会像看得上电信一样看得上我。我告诉家乡的亲友,我是一名电信员工,我是这个城市的新市民,我也有车,尽管是二手的,但至少是体面的。
  我在电信公司工作四年了,这四年里我的装维技能日臻完善,能驾轻就熟地排障攻坚。哪里有市场盲区,哪里就有我等装维员的身影。很快,盲区逐一消灭,我的业绩有了。据区局长说,按这势头,转正的机会很快降临我头顶。也就是我将从一名外包员工转为电信正式员工。我想这辈子就是电信的人了,能与那些从名牌大学招来的员工平起平坐,不亦快哉。其实,他们平日也非常善待我,教会我许多专业知识,我与他们没有区隔,早已打成一片。
  这天,公司内网公布了几个亟待攻克的盲区,它们是我们在业务发展中尚未啃下的“硬骨头”。我看到有个偏远的山区自然村,手机信号很弱。尽管天翼信号全部覆盖到行政村,但少数自然村依然有罅漏。这使得公司天翼提速百分百的进程受到影响。我第一个认领,希望为自然村通信建设扫盲。
  山区风光宜人,森林茂密,色彩斑斓的飞禽出没其间,自由自在。空气新鲜,沁入心脾,但山道崎岖,交通极为不便。曾有的几次泥石流让山路改道,本来为数不多的中小企业也撤离了。我到达那个自然村时花了大半天时间,这段时间我可以去省城来回了。我到小山村后发现,许多家庭已无青壮年,像我的家乡一样,要么考大学出去,要么进城打工,留下的几乎是老弱病残。我走进一户人家,遇到一个小妹妹放学回来,我问在哪个学校上课。小妹妹往远处的山峰一指,说:“爬两个山头,就到山那边的小学。”
  那所小学很小,校长是位残疾人,他原来在城里工作,后来因为交通事故,才选择这里。一大早,小妹妹起来,炒了两大碗油饭,把肚子填得饱饱的,然后走20里山路到学校。她说这样可以不挨饿,因为学校中午不提供中餐。我突然感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有几分熟悉,我的家乡也在山区,我也曾爬山涉水上小学,直到上县里的中学住校才改变早出晚归的求学生活。没想到,在这座城市的偏远处居然还有一个几乎被遗忘的自然村和小学。简直是播放了一部我见过无数次的老电影。
  我在山村勘察线路,这里怪石嶙峋,实在难架设线路,投资量很大,企业低效运作,只能架设基站。可是村里的老人一听架基站,立即摇头,都说:“不行,会破坏这里的风水。”原来,村里有座祖庙,在半坡,所有建筑不能高于祖庙,否则就是对老祖的不敬。
  我那关于山区自然村扫盲的设想,在单位引起过争论。作为运营商,投入产出是大事,虽肩负一定的社会责任和义务,但企业现有的投资资金有限。我把见到孩子上学的情形以及学校状况告诉了大家,七嘴八舌暂歇了。星期天,公司团委组织青年志愿队到自然村,给村里捐助一些孩子需要的学习和生活用品。孩子们欢呼雀跃,一直尾随我们不离。之前,这个山村已很少有人来,来的仅仅是一些旅游探险者。
  我们挨家挨户走访。有位大爷对我说:“你们真是好心人呐,大爷高兴,可是给我们安装个啥‘鸡站’(基站),也没人会用,孩子们进城去了,平日忙也很少和我们联系。”我给大爷解释,如果有了无线通信,出去的孩子就觉得自己的家跟城里一样,他们就会想家了呀,随时能与家说说话啦。大爷还是摇头说:“我们每天把饭吃好,少些毛病,不让孩子操心,已经不容易了。”
  确实,在这个地方安基站,还不如给村民送老母鸡更受欢迎。我们又沿孩子的脚步来到那所小学,小学校长拄着拐杖来迎接。他说:“小学通信设施很差,只有一部固定电话,他们的手机也只能打打电话,上网浏览视频不行。”我脑子灵光一闪,找到了攻克盲区的要害,应该先让这所小学信息化智能化起来。
  我们为这所小学安了基站。校长的智能手机即刻活泛了起来,手机上的许多应用开发了。孩子们围得他的手机左看右看惊喜不已。瞅着孩子们欢乐的神情,我内心隐隐生出苦楚。在城里,这么大的孩子早就把手机玩得溜熟,iPhone、 iPad对他们来讲简直跟探囊取物一样。如果没有信息化产品,这里的孩子永远落在时代的后面,他们的未来就难以想象了。
  几位同事为小学着手开发信息化的教学平台。这样,这所民办小学连上教育网,他们能共享不少先进的教育资源。校长告诉我,在线教育,曾经在城里见过。他到山里的学校也是无奈,迫于身体原因叶落归根了。原以为凭自己的所学加上部分教辅资料足够了。现在看来,在强大的互联网面前,自己的老本也不够吃了,日渐捉襟见肘。
  我把在自然村遇到老人抵触安装基站的事告诉校长。校长莞尔一笑:“这个工作我来做,放心吧。”
  很快,一棵高耸的“树”在霭霭山色中竖起,远远看去,它与繁茂的树林融为一起。因为这棵“树”,最后一个没有天翼信号覆盖的自然村在内网扫盲名单上消失。
  我转正了。当我喜不自禁地告诉老家的父亲时,他分明听不懂我的话。
  父亲好生疑惑:“你不是早就是电信员工了吗?”
(一舟)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的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2.B1.B2 - 20040001]  [文网文 [2003] 0001号]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