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春风十里
2017-4-14 11:44:13
    
  东荒俊疾山,素素与夜华说:“我这个人,一向爱恨分明,眼里容不得沙子。你若负了我,那些誓言便不算数了,我会弃了你,永不相见。”“我若负你,你便弃了我,那不正好成全了我。”
  是啊,成全你又如何,既已打算弃你,此前种种过往又何必再提。话是如此,积郁难解。女人就是这样,明明分手,却还时常记起从前的好,记得他守在自己病床前的日子,记得旅行途中的美好风光,更记得每日生活的点点滴滴,时间过得快,人的变化更快。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问候变得简单了,陪伴变得艰难了,电话拨过去都时常没人接听,留言亦变得越发简短,偶尔说话也没了往日的耐心。既已不是从前对你好的那个人,那些誓言便不再算数了。
  出门还是好好的太阳,走着走着,竟直下起雨来。客户让刘晓蕾下午2时去送方案,因赶着上班时间城区车堵,刘晓蕾便跟同事借了电动车往客户单位赶。虽是立了春的天气,这雨打在脸上,跟冰刀子似的。一个委屈,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刘晓蕾突然想到谁说的一句诗:想哭的时候就迎着风,让风吹干你的泪水。可是风大雨大的时候呢?直接就是泪流满面地冻死在春天,因为走得急也没带雨具,到了客户单位一身狼狈。
  原本还不知道淋成了啥样,进了电梯,一看镜子里的自己,刘晓蕾又忍不住流下泪来,眼睛红是因为哭的,脸红是因为天冷冻的,她把放着方案的背包抱在胸口,脸深深地埋了进去,怎么就这么惨啊。
  跟着刘晓蕾进电梯的还有一个年轻男子,手里捧了一摞文件,冷不防刘晓蕾一哭,倒叫他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办,只默默地看着电梯的天花板,电梯里的几十秒钟突然变得漫长起来。
  出了电梯,刘晓蕾没有直接去客户办公室,先去洗手间把自己整理了一番,洗手间门口有台烘干机,刘晓蕾灵机一动,张望着四下没人,就把脑袋伸到烘干机下方,想着把头发吹吹干,正吹得差不多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人站在过道边上,因为吹头发低头着,只能看见那人的鞋子和裤腿,待她抬起头才发现,对方正在一脸愕然地看着自己,就是电梯里遇上的那个男人。
  “你,还好吧?”
  刘晓蕾有些尴尬地点点头,有没有笑已经不记得了,总之表情很奇怪。
  待她收拾好自己差不多也到了约定的时间,为了看上去精神一点,刘晓蕾特别抹了点唇膏。唇膏是个好东西,朋友圈里的微商整天发着唇膏的各种宣传,斩男色、珊瑚粉、珊瑚橘,CDB、阿玛尼、迪奥、纪梵希,好像生为女人,没有七八支唇膏就是汉子。前几天部门同事小敏生日,男朋友送了10根不同颜色的唇膏,可刘晓蕾只有两只,一支滋润的,一只带彩的,还都是小敏送的。
  等到进了客户办公室前台的时候,刘晓蕾基本已经调节好状态了。她是支撑经理,这是小敏的客户,原本应该是跟着小敏一同前来的,因为小敏休假,客户又临时提了需求,经不住小敏的软磨硬泡,只好单枪匹马杀将过来。和前台道明来意,前台说,张主任吩咐了,直接去会议室,通知相关人员一起把方案过一下。对方是客户公司的信息中心主任张楚,电话里约过,人没见过。原本刘晓蕾以为只是把方案送过来就可以,没想到对方直接要现场过,一时紧张,竟忘记了悲伤。
  走进会议室,已经散坐着几个人,电脑、投影仪都已经准备好,前台姑娘让她先准备一下,张楚一会就到。
  “我看了一下你们先前发过来的材料,有几个地方可能有改动。”人未到声先到,应该就是张楚了。
  刘晓蕾转头,四目交会的瞬间,两人都愣了一下,张楚的嘴角有一丝不经意的笑容,刘晓蕾的脑袋一下就嗡了。天雷滚滚,这张楚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在电梯和卫生间偶遇的那位。
  顾不上尴尬,会议室的人已经到齐了。张楚一点头,开始吧。刘晓蕾业务好,口才也不错,小敏常说,让她做支撑是屈才了,她一个人就能搞定整个方案,包括客户会谈,最棒的是她能根据客户需求现场改方案,这样就省得客户经理一来二去地提交方案,再由客户方反复审核。这是效率最高的一种模式,沟通到位,方案自然尽如人意。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讨论,双方基本达成共识,当着客户的面刘晓蕾就把协议给拟了,并且提交了审批流程,剩下的就等流程通过双方签字盖章,这个单子到这里也差不多算是签下了。
  参会的人依次散去,刘晓蕾喝口水,舒口气,慢慢地收拾着东西。这些日子她总是走神,但凡有点时间就会走神,心里说了无数次不去想,还是忍不住会想,三年的时间,从喜欢到分手,岂是说忘就能忘记的。白浅吃了折颜的药可以忘记素素的那一世,但是她有什么?有的只是做不完的方案、跑不完的客户。想到这里,不禁自嘲一笑。
  “扫个微信吧,以后有什么事方便联系。”张楚还没走,“不错,情绪调节得蛮快的。”
  刘晓蕾有些脸红,拿出手机点出微信二维码,心想有些事就不要说那么清楚了吧。
  回去的路上雨停了,空气湿润,倒不像来时那么冷了。如果小敏在多好,这会两人该是商量着是去吃个火锅还是弄个烤肉了,以往每次签了单,小敏总要跟她小小庆祝一番。可是眼下,签单的兴奋感好像留在了张楚的会议室,走出来,便又回到了那种无尽的疲惫。
  到了傍晚,刘晓蕾就害怕独处的时光,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只要是独自一人,她就会去附近的公园跑步绕圈,沿着塑胶的跑道,一圈一圈,直到身体和心一般累……
  雨后的空气特别干净,跑道上的水渗得很快。刘晓蕾特别喜欢小雨过后的跑道,两边的植物沾着雨滴,特别青葱的感觉。奔跑的时候,耳边只有呼吸和脚步声,脑子只愿意接受迎面花草的清香……
  晚上回家洗完澡上床,看到手机上有个未接来电,是小敏的,这丫头玩到现在总算想到她了。
  “亲爱的,怎么样啊?”
  “能怎么样,签了呗,你玩得爽啊。”跑完步洗个澡,刘晓蕾觉得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喜欢屋内温暖的感觉,接到小敏的电话,一边捋着自己湿湿的头发找吹风,一边跟她闲聊,“我今天风里来雨里去地替你卖力,你要怎么谢我?”
  “哎呀,不是这个,是那个。”
  “哪个啊?”
  “哈哈,就是那个呗,张楚,怎么样,还行吧。”
  “啊,哈哈哈。”那天小敏请她帮忙跑腿的时候特别强调,客户信息中心的主任是个帅哥,最关键的是还没女朋友,他们同事还说让小敏给在电信物色一个。平常小敏口中的帅哥刘晓蕾都是不抱希望的,所以她那么瞎掰扯的事也没往心里去,只当她是说着好话哄着自己一个人去跑客户。
  “你别笑撒,你给我说说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谈个方案能怎么样。”
  “哎呀,你要有意思等我回来就给你张罗嫁了。我觉着吧,你跟那个张楚蛮像的,高冷,但一般高冷的人内心都有点二,我估摸着张楚的内心是二的。”小敏一边说话一边吧唧嘴,肯定又是边吃东西边打电话,“哎,我不操心你的方案,真的,从来不操心,我就操心你的终身大事,这就是我今年最重要的KPI指标,我就你是良心队友,你懂吧。”
  “你个疯婆娘别给我惹事了,好好玩你的吧。”两人絮絮叨叨一阵扯,总算挂了电话。
  拿着手机,刘晓蕾就想起下午加微信的事,心下对这个人有了一些好奇。
  这一看,刘晓蕾真的就惊得张开了嘴巴,张楚的朋友圈上赫然发着傍晚的咕咚轨迹,地址就是刘晓蕾刚刚跑步的操场,相同的时间,他们在同一个地方跑步……
  “你喜欢跑步?”微信上张楚的留言突然跳了出来,就像一个偷窥的人被发现一样,刘晓蕾一阵慌张。
  “明晚一起?”隔着微信,刘晓蕾都能感觉到张楚看她的眼神,说不上来,就是觉得有些抬不起头,觉得这天气渐热。
  春风十里,跑步确是件不错的事。
(七月)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的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2.B1.B2 - 20040001]  [文网文 [2003] 0001号]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