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梦幻曲
2017-1-26 8:20:49
    

  门虚掩着,一推“咿咿呀呀”。铰链要上些油了。
  房内墙面洇出的水渍飞龙走蛇,一如大尺幅的市区地图。“市区地图”上覆盖着城郊结合部地图,上面随手圈出的红圈星罗棋布。还有几张上世纪80年代的歌星海报,这些海报与“市区地图”的边缘严丝合缝,不难看出主人并没有什么怀旧的情调,只是为了遮蔽斑驳的墙壁。
  旧家具被地图和歌星们团团围住,低压汞灯的煞白光线以散射的形式有规律地撑满屋内所剩无几的空间。房间里“沙沙”的动静,像耗子在磨牙。用鞋跟敲打地面,“沙沙”声安静下来,腾起一地灰。没一会儿,那“沙沙”声又泛起。这样来回几次,有点乏味,于是往里走。
  在这间用陈旧的大衣柜、五斗橱隔出的卧室,我蓦然瞅见一个小女孩,趴在桌子上写作业,样子专心致志。那潮涨潮落的“沙沙”声原来是铅笔与作业本的摩擦。桌上书本的书皮上写着“二(8)班舒小淇”的字样。女孩的头发有点蓬乱,桌上的面包被啃了一半。我的出现,并未引起她的关注。我只好语出惊人:“舒小淇同学,就你一个人吗?”
  女孩抬起头,睁大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反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笑了,说:“我还知道你的爸爸叫舒志强呢。”
  舒小淇把丹凤眼眯成一道缝,也跟着我笑了。
我又问:“晚饭吃了吗?面包怎么啃一半不吃完?”
舒小淇抬眼看了一下,低下头继续“沙沙”地写作业,喉咙里发出一声:“留给爸爸吃,他还没吃就出去了。”
  我有些担心道:“家里的门怎么没有关上,万一陌生人进来怎么办?”
  舒小淇说:“门本来就关不上,没事。”她对眼前的大人显得满不在乎,还捎带安慰了这个大人一下。
  朔风狞笑着拍打窗台,房内悬挂的两只小灯笼微微晃动。
  我想讨口水喝,可两只热水瓶都空空如也。铝制的水龙头有点歪斜,连着龙头的胶皮管披着一层绵绵的薄灰。家里没有一只净水桶,估计他们平时喝的水是自来的。
  我意识到自己成了不速之客,因为门牌、房号都不错,就是还没对上人。我要采访一个叫“舒志强”的外包员工,公司评选 “十大风尚员工”,给了外包公司一个名额,外包公司推荐了“舒志强”,却没能提供令人信服的推荐资料,我只能亲自登门,采访和操刀。
  这是一片原本就要拆迁的民房区,因为负责这片住宅拆迁的人“进去了”,至于为啥进去,目前仅有小道消息。
  眼下,我驱车从一条大道拐进来,民房区路窄,凌乱,各类线路飞檐走壁,盘结成密密蛛网。一些外来租住户还蹭在这里,他们没钱在这个城市买房子,也没有富余的钱去租环境好的小区,所以就抱团蹭住,舒志强也是其中之一。
  我问舒小淇:“你爸爸是不是每天这么晚都会出去?”
  舒小淇用力点了点头,不吭声。她的小手有了冻疮,脸上也红一块紫一块的。我感觉这房间真冷,似乎比我来的路上还要冷,路上驾车可是有热空调的。
  “你妈妈呢?”这个问题其实我一开始想提出。
  小女孩把头埋下去,鼻尖几乎要碰到作业本,脸上红紫色更深了。我顺手拍了拍她躬拱起的脊背,提醒她注意写字姿势,可舒小淇还是弓着,似乎要躲避什么。
  我拨通了舒志强的手机,没人接,只有一首舒曼的《梦幻曲》在耳畔萦绕。这旋律我很熟悉,起承转合,婉转流连,我常被舒曼引入轻盈飘渺的梦幻世界。那是妻子怀孕期间的胎教音乐。《梦幻曲》是舒曼的《童年情景》系列之一,其中还有《奇异的故事》《捉迷藏》《孩子的请求》《无比的幸福》《炉边》《竹马游戏》《惊吓》《孩子入睡》等,我早已耳熟能详。
  妻子陶醉地说:“要把宝宝培养成一个钢琴家,像舒曼一样,成为音乐天才,长大了上维也纳歌剧院表演。”
  不过舒曼是属于全世界的,外来务工人员用作手机彩铃无可厚非。然而舒志强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成了我的一个不解之谜。屋内越来越冷,我有些坐不住,打算为舒小淇烧些热水就离开。刚起身,往厨房间走,途经一扇有些开裂的房门时,里面竟然传出轻微的鼾声。我刚要伸手推门时,舒小淇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窜了出来,紧紧抱着我腿,我寸步难移。
  我吓了一跳。舒小淇带着哭腔道:“叔叔,求求你了,让我爸多睡一会儿吧。”
  我猛吃一惊,低头问:“你爸在里面?”只见舒小淇仰着头,丹凤眼透出哀求之意。
  后来,单位“十佳风尚员工”的名单公布了,我看到其中的外包员工叫“李志强”,以为姓氏搞差了,找参与评审的老总询问。老总耸肩摊手,解释道:“我们知道他的工作不错,可是在评比期间有客户投诉,说他晚上没有上门及时维修。”
  我好较真,查了投诉记录,豁然了——正是我去舒志强家的那晚,他正发着高烧。女儿舒小淇把他的手机藏了起来,所有拨打舒志强手机的人都只能听到舒曼的《梦幻曲》……
(周晓慷)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的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2.B1.B2 - 20040001]  [文网文 [2003] 0001号]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