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彩虹门
2017-1-13 10:22:23
    

  人都有过年轻时候,但所有过去的都只是过去,鲤鱼跳龙门,跳过龙门的才是龙,跳不过去的终究还是鱼。可是有多少鱼会甘心自己一辈子是鱼?你不是鱼,自然不知鱼怎么想的。
  刘书耘今天生日,53岁,也就是说,再有两年就可以光荣退休了。
  办公室阿朱百般羡慕,刘老师,幸福生活在向你招手,希望就在眼前啊。刘书耘并不喜欢阿朱,有事没事咋咋呼呼的。退休很好吗?可是刘书耘突然记起,好像很多年前,自己也常嚷嚷着退休真好,到了眼前却变得有些恋旧。
  事情还是那些事,虽然做得熟门熟路,但终究赶不上年轻人那么爽快,要做突发的、重要的材料,领导还是喜欢交给年轻人。刘书耘能感受到部门领导同事对自己的关照,每每有人称呼她刘老师的时候,心里想的只是越来越远的距离。和年轻同事之间的距离,和即将离开工作生活了几十年的企业之间的距离。
  对于即将到来的退休生活,刘书耘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参加工作到现在整整34年,好像也就是一晃眼的工夫。年轻时候,刘书耘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业务好手,奖状堆了半抽屉,现在看来却好像一无所成。岁月不知以什么样的方式悄然而逝,记得在报房背电码,记得传输交换割接上线,记得邮电分营,记得BPR,记得孩子出生、上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
  光阴似箭如梭,周遭从喧闹到安静,朋友圈的聚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只是叙旧难有憧憬。刘书耘还记得第一天到单位报到的情形,可是接收她的人力部干事前年去世了,肺癌。你说一个女同志,又不吸烟又不怎么的,怎么就肺癌了?据说她平时还一直坚持锻炼,每天跑步。刘书耘心想八成就是跑步给跑的,这外面的空气越跑越坏。刘书耘不锻炼,单位事多,家务活都是抓紧干,有时间歇歇,对她来说蛮好。但是如果一直呆家里呢?
  身边的朋友讨论的话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由健身变成了养生,人到中年,什么该吃,什么不该吃,要管好嘴,迈开腿,刘书耘听得有些烦。那天谁又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关于死亡的帖子,耸人听闻地写着“一个颠覆性的观点你必须要看”什么的,刘书耘看了一下,无非也就是得了癌症不要瞎折腾,留着银子该干嘛干嘛,要有尊严地离开。道理谁都懂,事到临头又有几人能做到泰然自若?
  在电信公司有这么一个群体,叫做老报房的,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初期,报房是老邮电最大的一个核心部门,人员密集也是前所未有的,随着企业的发展改制,原有报房的人员分流到各个部门,但相互间都比较熟悉,自然也留意着彼此的消息。
  人多话多,女人多的地方,话就更多,报房就是。当年报房出来的那么多人,有点能耐的,提了中层,现在也快退二线了。前几天,客户服务部的蒋主任在电梯遇到她还主动跟她打招呼,说是有机会老姐妹要聚聚,这要在以前她那么个大忙人又怎么会想到这茬事啊。剩下的几个有跳广场舞的,有练木兰剑的,还有几个就是喜欢背地里嚼舌头的,几十年死性不改。
  柳红梅前年退休,当年也是个要强的人,还当过“三八红旗手”,在老邮电能耐了半辈子。前几天,听说她来工会报医药费,几个老朋友就一起跑到工会唠嗑,问问她现在的情况。柳红梅是大城市走出来的知青,退休后立马跑回大城市,现在儿子在美国,她和老伴在家养养狗,过过太平日子,也算是个时髦老太太。一两年的时间,她已经找回了大城市的“优越”口音,穿着鲜亮,脸上还化了妆,讲着那种生怕别人不知道的优越,几个老姐妹都说她活得滋润,可刘书耘总觉得她哪里不对。老了,还是老了。她如此希望大家知道她过得好,以致于刘书耘一眼就看出柳红梅的“装”。
  有些人就是这样,一辈子爱装。其实你过得好不好跟别人没多大关系,你以为人家在意你的好,鄙视你的落魄,其实大家都很忙,没那么多人会过于在乎你究竟过得怎样。自己好才是真的好。
  当年的姑娘少妇,现如今都是快要做婆婆奶奶的人了,但这心态却大不相同。每每看了那些个故作姿态争强好胜的老姐妹,刘书耘就忍不住想笑,加上办公室阿朱的点拨,刘书耘的心倒真是越看越开了。
  女人,到了一定年纪,还非要显示优越感的时候,其实也蛮搞笑的,有件事,让刘书耘对阿朱刮目相看。
  午休时间,两女的在水房聊天,刘书耘听声音就知道是周莜芹和赵梅,这两人是出了名的八卦事儿妈,这会聊着聊着不知怎么就自我感觉高贵了,“自从这10楼来了县公司和联通的人,素质就大不如从前了。”10楼是管理部门居多,CDMA网络收购的时候联通转职了一些人员也在这层楼上,怎么说都是从老邮电分营出去的,同宗同脉也是一家人。但到了这两人嘴里就变了味道,刘书耘也想不明白,这些自诩老城区的女人哪来的优越感,说话就这么大刺刺地目中无人。
  “是哎,别提了。昨天我跟我姐逛金鹰,刚巧宝姿一折特卖,本来想看看的,结果全是人。哎,你不知道,那些县里的人买东西像抢的,素质真差。”
  “哎,你说那些人整天不呆在县里,乱跑个啥。”这种地域间的歧视实在无知,井底之蛙却把这种无知卖弄得得心应手。刘书耘以前吃过她们的亏,知识分子遇上事儿妈,比秀才遇上兵还要悲催。直到现在,刘书耘也不愿意和她们正面谈论什么,一辈子不喜欢争强好胜的她,更不想得罪这般小人,但是阿朱可不一样。
  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着,说话的当口阿朱正好就走了过来。阿朱呢,不仅老家是县里的,而且还又是联通转职的,刘书耘一看坏了,怕是要上火,果然这丫头压不住了。
  “县里怎么了?县里人不来,金鹰不得关门啊,就你们这些奔一折去的,不得感谢县里人拉动城区GDP啊。”
  那两人一下就被呛着了,显然,对于阿朱这种“素质低下”的抢白,她们完全没有回应的心理准备:“说什么呢你?”
  “说什么你们听不明白吗?”阿朱生就是一副没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的模样,跩跩地端着咖啡杯去接水,像她这样的90后掐起嘴仗可是一点也不吃亏的,两事儿妈琢磨着讨不了便宜,也省了丢脸,翻着白眼扬长而去。
  刘书耘突然这心里就觉得有些痛快,想想自己以前怎么就不能像阿朱这样爽爽地回敬一次这些爱嚼舌头的小人。待到阿朱端了水杯回来,忍不住给了阿朱挑了一个赞许的大拇哥。
  “刘老师你不知道,就那两人,我忍她们很久了,整天没事背后数落人。我就不明白了,你说她们有什么,自我感觉还很高贵,我伸个脚丫子都过得比她们好,这自信真不知哪来的。”
  去年阿朱买个车,斯柯达晶锐,也就是代步,不知道怎么着到她们那又成了比较的话题,那天柳红梅过来聊天,刚巧周莜芹在说她们家新买的车,不知谁插了句,阿朱的车也是斯柯达的吧,周莜芹突然就不屑了:“她那是晶锐,最低档的,我们家是1.4T的明锐。”话传到阿朱那,这丫头立马就心潮澎湃了:“切,1.4T是有翅膀的吗?这女人是有多能比啊,她们家有车怎么了,她自己整天不还得蹬着个小电动,刮风下雨我也没见她们老公来接过,这车在男人手上,还不知给谁献殷勤了,自己还有劲显摆,煮粥尽炖脑子里了。”阿朱噼里啪啦一段话,说得跟单口相声似的,可是刘书耘突然就喜欢上了她这种表述的节奏,忍不住就跟她打趣:“年轻真好,你这嘴皮子练的,骂人都这么喜感。”
  “刘老师,你呢,是属于修身型的,对付不了这类市井女人,我早看出来了,那两个就不是善茬。”
  刘书耘突然就想起有个老领导说的话,人到中年呢,要对年轻人好一些,要懂得积福,想想自己都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那时候所有吃的苦头,若有人指点一二,定是会心存感激的。自己呢,既已步入这个年纪,该放下的就放下,也是时候换种生活了。
  阿朱说,她要是退休了,冬天就去南方,夏天就去北方,要像候鸟一样。刘书耘想起多年以前在云南度过的那个夏日,昆明真是一个太美的地方,当时她说等自己退休了要去那里生活,苍山洱海,还有段誉的大理国。她又想起,以前在武当山旅游的日子,清修灵山、仙风道骨,那时候她说,等退休了,要去武当山生活,每天早晨和谁一起,练练太极,要做神仙眷属。还有海边、海岛,所有年轻时候许下的愿,这么多年,突然想起,刘书耘就知道阿朱为什么天天羡慕着自己即将到来的退休生活,那原是自己理想生活的彩虹门。
(七月)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的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2.B1.B2 - 20040001]  [文网文 [2003] 0001号]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