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6月23日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如戏
2016-10-9 10:31:54
    


  房门虚掩,轻扣门面,这个动作是必须的。
  “请问,有人吗?”没人应答。
  再扣,笃笃声渐高,还是没应答。
  忽招狗吠,如狂如躁,从顶狂泻,我汗毛顿竖。这黑咕隆咚的房子,小CEO通知我到场,到底演的是哪出戏。
  吠声猖獗,竟不抵一个微弱的男声。那男声颤颤巍巍,恍若漫行时光隧道许久。在楼上小狗喘息的空隙,这个苍凉的男声,沙哑带些粗厉,经两道门缝的挤压,语音薄细,渐变为刀片,在我的耳膜、心尖上划拉开去……
  这个小区最近被告知要加快拆迁速度。其实小区已拆了三年,没拆尽,拆拆停停,居民陆陆续续搬迁,但有钉子户在,未能强拆。几家钉子户镇守在残垣断壁中,每日进出,形似拾荒者。
  我是这一带的电信网格经理,社区拆迁频频,业务上不去,煞费脑筋。自己是外包员工,随时脚底抹油,辞职,走人,心无羁绊;去做保险、房屋销售比这强。
  那几家钉子户是我当年苦口婆心发展来的客户,我曾对他们把胸肋骨拍松了:“只要我小周在,我可以为你们服务到底。”我还对其中一位有高挑靓妹的大妈夸下海口:“我会一生一世为你们家服务好的。”那位靓妹叫李丹,在新区科技职业学院通过了“专升本”。我仅有大专文凭,自惭形愧矮人家一头。幸亏我的布线、安装路由器的技术,让嫌家中网络差的李丹转愁为喜。她还主动加了我微信。我心脏顿时有只小鹿在跳撞个不停。
  现在,大妈和李丹搬迁走了,我一时间神思恍惚。不久,四周的楼市接连暴涨,多处地块竞拍。政府调控的政策一个接一个,市场却不理会,许多人似乎大限已近,疯了似的把辛苦积攒的血汗钱大挪移,投在房市。
我买不起房,也无力房贷。曾想把这个城市作为第二故乡,好好工作,现在这个城市离我越来越远。我也没能力去追自己喜欢的女孩。除了装移机,我无法给人承诺什么,日子有些糟糕。
  房可拆,家可迁,树可移,只要有人在,水电要通,宽带还得提速。其中的一点,与我有关,这也许是我留下的唯一理由。如同此刻,我接到工单,服务点就在这小区内一幢恍如摇摇欲坠的居家楼。秋雨绵密,我的电动车扭扭捏捏避让着冷不丁出现的废砖、水泥块、旧家什……我磕磕绊绊地总算来到一楼,门牌在风中微微摆动,像即将断电的钟摆,牌上的数字,时而69,转眼96。我停好车,扶住了这块巴掌大的铝制品,辨别确切的号码。四下观望,妈呀,这简直是大片《拯救大兵雷恩》的拍摄现场,好大一片惨败之景,我担心刚一露面,就会被狙击手弄成蚂蜂窝了。
  我踩上脏兮兮的台阶,不时有细碎的玻璃在脚下发出破裂的声音。过道墙面斑驳,水迹漫延。二楼楼道的拐角处有只小鼠蜷缩身体,无神地望着我,并未躲藏。我拾阶而上,到了六楼,一股陈腐味冲鼻。开头那一幕出现了——
  循声而进,里面躺着一名瘦削的男子,他用嶙峋的手费力地撑着床沿,试了两次,没成功。我连忙上前扶住他。他眼球突起,眼圈黑青,如化恐怖妆。他告诉我,打了10000号电话,求助上网提速的事,话务员告诉他,这里没有光纤。他说:“兄弟,我撑不了多久了,我只有个小小要求,上网速度再快些,这里上网很卡,有时还上不了,要报修,我等不了……”
  “喔。你是这里的主人?”
  “不不……不过,也应该算吧。我是房西,房东余伯伯半个月前车祸走了,他没有儿女,只有个侄女在国外,联系不上,这房子拆不了,没人签字……我也不巧,查出了尴尬毛病……”
  “那你这是……”我有点不知所措,从未遇到过这类棘手事,光纤已拉到楼下,貌似浪费,但对一个即将失去生命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命更贵的东西。
  “医生让我回家养病,没有宽带我啥也干不了。”
  都这样了,还想干啥,地球少了你就不转?我有点生气,但没说出口。先干活吧。我拉过光纤,排线,熔接,固定一个端口,便于床上的病人使用。
  忙碌了一个小时,我为他连上了笔记本,做了几处设置,网速立即像飞起来一样。他嘿嘿地笑了,眼里顿时闪出了神采。
  他说他叫刘洋,从小就是个孤儿,寄养在姑姑家,他大学毕业后在一家科技公司打工,有过两项专利,这第三项发明正在他的电脑中,快要完成了。
我劝道:“你还是好好养病吧,这个专利也就是个专利而已。身外之物。”
  刘洋双眉一蹙:“不一样喔,我看中的一位女生要求我发明三项专利,才和我处对象,我给人家承诺的。”
  “可是你的身体都这样了……”
  “没事,我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更不能挨日子过,况且快要成功了。再努努力,就要成功了,咳咳……”
  刘洋一阵剧烈的咳嗽后,枯干的手指敲击键盘,让我看他的发明。一条条线,一张张效果图,我似懂非懂。他说:“许多环节都与你们电信的网络有关。少了光纤,这事没法干。”
  我瞅着病怏怏的刘洋,心里不是滋味。“现在谁照顾你呢?”这个问题还未出口,刘洋就知道了,说:“你看,网络通畅了,我在家也能治病,饭有人送来,朋友和家人都以为我好好的,当然你得给我保密啊。”
  保密?保密什么?和谁保密?我一头雾水,下意识地颔首。这对于我,完成一张工单而已,他只需签个字;对于他,一个梦想,能带他去见一片新世界吧。
  临别,我留下服务卡,告诉他有需要直接找,就顺着来路返回。满脑子飞转着“垂死不屈”四个字。那些迷宫一样的图案,还有那个不知名也不知情的女生,这些都得靠我敷设的那条临时光纤沟通。刘洋的承诺会如愿兑现吗?
  骑上电动车,转出这片废墟。余光侧瞟,一不留神,与两只蹲立在断梁上的猫对上眼,它们静静地盯着我,四眸警觉又显好奇,而后喵地一声。我也喵地叫唤一声。其中一只居然抬起一只前爪,这可是微信图标中经常用来招呼人或再见的姿势。我摁了一下喇叭回应,它们很快消失在身后。
  两个月后,我得知那座废墟一样的小区被拍出了“地王价”,几家钉子户也撤离了。我的电脑上显示,那个客户已拆机了,临时光纤得收回。我拨打了刘洋的手机,语音提示是“您拨打的号码已停机”。
  职场如戏,起承转合,变化无常。我通过培训考核,胸牌印上了“智慧家庭工程师”,自感神气几许。电信公司与多家物联网企业合作,一个个智慧项目面世,我居然还能邂逅参与项目建设的李丹。只是,我不知道哪一个项目是刘洋的。有刘洋的吗?
(周晓慷)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的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2.B1.B2 - 20040001]  [文网文 [2003] 0001号]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