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8年1月20日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小说苑
放手
2016-5-10 8:46:28
    
  宋中奇不温不火地站在台上,自言自语。
  分公司举办员工创业演讲会,进决赛的十名选手,只有宋中奇是外包员工。他讲了自己从业时的辛酸往事,我有点坐不住。里面间接地提到我这个人力资源部主任,是我让他在社会周折了三年。
  七年前,宋中奇在一所211大学本科毕业,学的是通信工程专业。对这类大学生,我们分公司向来是敞开大门的。可他没过第一关测试,就是由第三方设计的拨打电话交流。当时报名者300多人,只选35人。第一关结束后,我看到一张报名表,姓名宋中奇。第三方签注意见是:表达能力欠缺,待人接物失范。我不假思索地把这张表放在大量淘汰的表格中,这样宋中奇这名211大学的毕业生就出局了。
  后来,我有点后悔。因为在宋中奇的履历中有许多过人之处,譬如获得过全国大学生创新设计大赛一等奖、国家级奖学金等。但时间紧迫,走流程快,我几乎没有时间打个问号,他就被淘汰了。我在落选的表格中,还看到千篇一律的“表达能力欠缺,待人接物失范”评语。这对那些读书16年以上的学生来说恍若魔咒。三五句问话,就打发了人,有点草率。可是这属无奈之事。据指标,人招满,其他事顾不过来。落选就落选吧,天无绝人之路。
  这时,宋中奇在台上说:“当时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就打了许多个电话咨询,没人告诉我答案。只有一个人在电话里说,落选就落选吧,天无绝人之路。”
  我的脸蓦地滚烫起来。宋中奇眼镜片后射出两道光,像舞台上的摇摆灯,把台下每位听众的脸晃得斑斓莫辨。
  “于是,我找了几家创业分公司,它们似乎因为我的到来,在市场扑腾没几下,就翻船了。四年前,我进入现在这家与电信分公司合作的劳务机构,成了电信的外包员工,总算有了些归属感。”
  宋中奇后来的故事他不说我也知道。他在电信当营销员,年收入能达到10万元。不久前他个人承包了一家支局,责、权、利都有,用人也自己说了算。他说:“靠电信当老板,是我上辈子都不会想到的,做梦也没梦到。那些先于自己进入分公司的正式工,如今有许多没当上呢。”
  我深知像宋中奇这样的员工,几乎没有患得患失的功夫去考虑“行”或者“到底行不行”这类纠结的问题。承包,让外包员工满眼见到的都是曙光,而在不少合同制员工思维中还只是头顶有个高悬的月亮,前程不够敞亮。尚未迈步就想到了到处是陷阱、弯道、沟壑等,不想为、不敢为、不愿为的种种举动让分公司领导头疼。于是分公司果断地把承包的橄榄枝伸向所有分公司的从业人员,分明给了宋中奇这类外包员工提升职业价值的机会。然而,许多外包员工还是不敢相信,在观望,唯一主动蹦出的是宋中奇。他经历七年的风风雨雨,仿佛都是在为这一天做准备的。
  宋中奇演讲结束,没有宏言阔论,句句都是实打实的经历,平铺直叙的话语却像有把小刀在镂刻着自己的面目。他的演讲,含蓄中有激情,失落中有幽默,那样朴素自然的风格是选手中独有的。我给予高分,并想在赛后找他聊聊,把他的支局作为深度承包的一个试点。
  宋中奇获得二等奖。其实我想把他放在一等奖,可有评委说:“如果外包员工得一等奖,我们正式员工的脸往哪儿搁。”我觉得又有点委屈了宋中奇。宋中奇却笑逐颜开,他兴冲冲地来到我办公室,听我说深度承包的事,又欣然签约试点支局。我说:“你有了用人权,可以在全分公司内选择你看得上的,需要的员工。也可调离身边你认为不合适的,现在的改革力度,不是一般的大。”宋中奇“哇哦”一声,诚惶诚恐。
  宋中奇的试点承包支局A支局有12位员工,5位外包线务员,两位营业员,还有5位营销员。5位营销员除宋中奇是外包员工,其他四位是合同制员工。这4位中又有两位在50岁以上,基本属于出工难出力的那种。支局试点两个月后,我组织试点调研组到宋中奇的支局,很快发现了“重要问题”:宋中奇的支局,没有很好地参照预设的试点承包模式展开工作,还是沿用过去的方式。我诧异。调研组有人质询宋中奇为何没在机制上做大胆变革,譬如把两位老员工开掉退回人力部,引进新鲜血液。我发现承包考核依然是沿用之前的办法,这分明没有创新嘛。
  调研组的人个个如判官,把宋中奇围着,咄咄逼人的眼神加语气,仿佛能把他的脑门打穿,让他脑洞大开。
  宋中奇浑身局促,满脸氤氲,口语支吾,眼神木讷。在那一霎,我有些后悔把承包试点设在他的支局。
  那些没多少增长的发展数据又在佐证宋中奇试点承包后并未有多少作为。其实也在佐证我看人的失策,佐证分公司让外包员工参与承包是较大的改革风险。
  我想深度承包试点才开始两个月,很难说宋中奇无戏开唱。因为签约时间一年。看看再说,如果还这样,半年后分公司就提出中止协议,换人。
  调研组的人来自市场部、发展规划部、办公室、渠道部等多个部门,在回程路上,大家碍于我的面子没言语。我的脸面滚烫,嗓子发堵,现在任何解释和分析都显得苍白无力。改革本身是要有人牺牲的,这个道理不说,大家也明白。只不过是谁先拉出来牺牲一下呢?
  深度承包的试点还有一家B支局。小CEO是位合同制员工,硕士研究生,入职三年,一脸的干练和精明。他在上次创业演讲中获一等奖。眼下,依然是口若悬河,头头是道,似乎我们提的问题他早已有答案。最关键的是他严格按照分公司设定的承包模式推进,业务完成也比较理想。相形之下,宋中奇真是一个败笔。
  大家的精神头儿提起来,饶有趣味地在B支局转了转,就打道回府了。
  我还未回到办公室,助理小陈来电话说,有两个员工情绪激动,像来闹事。我问什么情况。他说:“有员工来找调研组反映情况,没找到,就上部门来了。”
  我让他控制局面,把员工请到小会议室,我马上到。
  在小会议室,两位员工见到我,劈头盖脸地对我浇来一通苦水,什么收入大幅降低,被开掉后区局无岗位安排等等。我估摸可能是宋中奇的A支局来的。没想到他们说是来自B支局。有位40来岁的员工说:“B支局不得人心,把我们正式员工开掉了,请外包员工,好像支局是私人企业了,小CEO说分公司规定是可以的,所以我们来讨个说法。”
  我恍然。B支局用外包人员把人工成本降下来,指标好看了,可用人出矛盾了。我让他们消消气,分公司一定会妥善安排的。好一番苦口婆心的劝慰话,两位老大不小的员工才渐渐舒展眉头。
  我脑袋生疼,口干舌燥,纳闷的是宋中奇那里却无吵闹事发生。晚上,我忍不住给他打电话。宋中奇还在客户那里,他压低声音问:“主任有急事?”我说:“没,找你聊聊。”他说:“等会儿立马回电给你。”
  那晚,我与宋中奇长谈。他对我道出心思:“我这支局之前确实人心不稳,业务上不去,我来后决定先让大家心平气和,过去划小了,互争业务,闹不愉快;现在我把自己揽的单子让其他人参与,声明‘有饭大家吃,要吃好就得靠自己’。老员工之前为企业工作二三十年,没功劳也有苦劳,把他们开掉,我于心不忍。”
  我说:“这些疑虑会牵制业务发展。这不,业绩上不去啦。”
  宋中奇说:“其实我们当地关了一批化工企业,业务停用不少,好在支局的人都在拼力抢救,发展新智能业务,损失面没扩大多少。我想既然承包改革了,就不能员工感到泰山压顶吃大亏,也不是要革谁的命,让大家认真起来、自信起来、幸福起来,变‘小CEO一人承包’为‘支局人人承包’,深度承包才有意义。”
  宋中奇的语气缓缓,排比句增势,如上次的演讲,刺着我的耳膜。管控部门,发个改革的文件是容易的,但要真正改造一支团队,适应改革,就是不能惟文件论功过。
  宋中奇给我上了一课,而他却恳请我指导。
我说:“宋中奇你放手干吧,我信你。”
  (一舟)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的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2.B1.B2 - 20040001]  [文网文 [2003] 0001号]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