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
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7
邮发代号:27-53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主办
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站内搜索: 分类搜索:
关键字:天翼 | 3G | IPV6 | 农村信息化 | ICT | 宽带
首页 行业信息化 企业风采 用户园地 天翼论坛 新世纪电信人 声音 通信科技 新视角 青鸟副刊 图片新闻
省公司 | 南京 | 徐州 | 连云港 | 宿迁 | 淮安 | 盐城 | 扬州 | 泰州 | 南通 | 镇江 | 常州 | 无锡 | 苏州 | 实业 | 其他
  首页】-【纪实文学
小孙“局长”
2014-7-14 15:54:12
    

  小孙“局长”大名孙学鑫。五年前,他还是个清瘦而满脸稚气的“学生娃”,一个来自农村、性格内向的孩子。那天,他拘谨地来到办公室,办理新进大学生入职手续,甚至连眼睛都不敢与我们这帮“老人”对视。当初谁曾想到,还不到5年光景,他竟会成为分公司上下颇有名气的小孙“局长”了呢?!
  别看小孙工龄不长,经历却堪称丰富:五年,五易其岗。
  最初到市场部做业务支撑;一年后到了政企客户部,岗位是听起来还算“高大上”的营销策划。我调过去接替他的时候,他又调到县城支局去了。坐在小孙曾经的座位上,我先后听到一些关于他的碎片式的评价,譬如能力一般啦,追了两个女孩儿没成功啦,等等。我想,在一个几百号人的单位,一个毫无背景出身寒门的“伢儿”,要混出人样儿来,无疑是有难度的。
  我在政企客户部“混”了一年重返办公室时,小孙又调了回来。不过不再是营销策划,而是干上了听上去让人有些无奈的客户经理。在大家眼里,这是所有经理中最苦、最累也最底层的一个岗位了。我心下不禁为他生出些许担忧来。
  然而,重回政企的小孙,却不再生涩,更不再内向了。很快,他便以实际行动向人们展示了他历练之后的华丽蜕变。接管了一堆政府和行业客户的小孙,异常忙碌,业绩直升,接连谈下几个综合业务大单。消息虽然都是从侧面听来的,但从我与小孙不多的碰面里,仍能明确感悟到,仿佛有一种力量潜伏在他身上,令他生发出种种奇异的变化。那个面白体瘦的小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风吹日晒下“黑又亮”的面皮和日渐健壮的形体;拘谨害羞的他,如今变得落落大方、爽朗健谈。斜挎着背包,骑着头电驴,在县公司与客户之间频繁奔波的小孙,在众人眼里渐渐有了较高的认知度。
  一次,小孙因着一份业务合同流程的事,一连来了几趟办公室,我不惜冒着做“长嘴大妈”的风险,打听起他的近况,目的是想帮他介绍对象——我一位亲戚的女儿刚学成回乡。
   “小孙,签了什么大单?” 我问。
   “哪有啊,小单一个。50多个天翼团购,外加几条电路。”尽管小孙说得轻描淡写,但语气里的一丝得意,还是让我嗅了出来,“因为叠加了好几个行业应用,合同有点复杂。”
   “哦,不错啊。祝贺。小孙,有女朋友了么?要不要大姐给你介绍一个?”
   “呵呵”,小孙憨厚地笑了,那神情,似乎又回到几年前刚进公司的模样。“有……不算女朋友吧……还刚处着呢。”
  我从小孙笑得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看出了那种只有恋爱中人才会有的眼神,明白咱这个媒人算是没戏了。
  一打听我才知道,小孙在当政企客户经理期间收获的不仅有业绩,还有一个大礼包——“爱情”。由于小孙服务热情,人又勤快,政府机关的一位大姐帮他介绍了一位女朋友。女孩在发改委工作,徐州人,通过公务员考试应聘来的如东。据说姑娘长的清纯可人,两人属于一见钟情。
  小孙在政企客户经理的岗位上,可谓是如鱼得水,游刃有余。我觉得,用“如鱼得水”来形容小孙的工作状态,是十分恰当、生动的。黑黑的小孙,就像一条行动敏捷的鱼儿,在一湾由客户组成的“池塘”里,快活地游来游去。他为他们服务,也享受着收获带来的快乐。随着一张张订单的拿回,小孙也认识了不少客户单位的负责人,甚至跟不少头面人物成了朋友。而这些人物会在与小孙的上司接触时,于不经意之间夸一夸小孙。
  就在此时,分公司面向35岁以下员工公开招聘支局长后备人选。小孙报了名。他像一枝花骨朵儿,在这场竞争中悄然开放了:从数十名竞聘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七名支局长后备人选之一。很快,他被安排到距县城20多公里的潮桥支局担任支局长。
  小孙荣升为“局长”了。这是他参加工作以来的第五个岗位角色。此时,小孙结婚刚半年,妻子已有孕在身。尽管对小孙的能力我毫不怀疑,但我知道,潮桥支局当时是全县最落后的支局,基础管理混乱、业务发展滞后。接管这样的“烂摊子”,我还是不免为小孙有些担心的。
  很快,小孙“局长”的小电驴就换成了一辆四轮汽车,另外我和他碰面的机会变多了——经营分析会、工作例会,作为记录者的我,经常能碰到作为支局长的小孙。我总是利用会前会后的时间,跟这位全公司最年轻的支局长拉拉家常,似乎可以让自己沾上一些年轻的气息。有一天,当我问小孙到潮桥支局后感觉怎么样,准备如何开展工作,小孙的一番回答着实让我吃惊。
   “潮桥支局体量大,年收入有700多万。领导把这么大的摊子交给我,我不能搞砸了。我到潮桥不是准备干一年两年就走的,除非领导调我走。我是准备长期扎根把支局搞好的,因此,我的打算要长远……嗯,一定要长远。”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小孙眼神异常坚定,好像不是在跟我聊天,而是在自我宣誓。在他的黑黑的脸上,眉宇间散发出一种坚毅的气度。
   “那么,什么是长远的打算,什么又是不长远的打算呢?”我追问道。
   “不长远的打算,就是尽可能在短时期内做出别人一眼就能看得到的业绩;而长远的打算,是要从支局的基础管理抓起,把欠费、服务、门店管理、员工状态都调整到最佳,在这个基础上再发展业务。这样做,也许一时半会儿看不出成绩,但会给支局带来可持续的发展……”
  我不由为小孙的长远打算暗暗叫好。这些年,我见过个别急功近利型的支局长,靠做表面文章和虚假发展把支局拉入泥潭。
  就在这次短暂聊天之后不久,一天早上,小孙提着一个硕大的布袋走进办公室,挨个儿在同事桌上摆上一盒盒红色的喜蛋,原来小孙喜得八斤重的大胖儿子。可以想像,有了儿子的小孙该有多么忙碌。早出晚归的他如何照料妻儿?年轻的小孙“局长”能不能在大家的关注之下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在分公司季度经营分析会上,我惊喜地发现,潮桥支局的各项指标较年初有了很大的改观,不仅欠费回收、拆机管控等基础性指标提升很快,而且在业务发展增量上也摆脱了倒数上升至中游。我突然萌发了想写一写小孙的念头。
  散会后,我拦住小孙,提出跟他聊聊。他说要连夜送妻儿去徐州娘家,那边第二天要办满月宴,因为太忙,满月宴已经一拖再拖了。我只得作罢。
  第二天一早,我随分公司领导到支局调研炒店情况,惊讶地发现小孙正在炒店现场忙碌着。我心下疑虑:难道他没有参加徐州那边的满月宴?小孙看出了我的心思,主动告诉我说,他把娘儿俩送到徐州后就连夜赶回来了。“天呐!”我不由惊呼起来。不消说来回将近10个小时的路程让人抓狂,就是到了徐州扔下妻儿就走的做法,难道他妻子和丈人家就没有怨言么?看着我瞪得溜圆的眼睛,小孙笑着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事的啦,我老婆和丈人一家,都是通情达理的人呢。”
  后来,我又在电话里“采访”了一次小孙,得知小孙的母亲在帮他带小孩,妻子小张产假即将结束要去上班了。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叮嘱小孙,一定不能只顾工作不顾家庭,要给老婆孩子更多时间和关爱,小孙连连称是。我又问道:“你老婆马上要上班了,你母亲一个人带小孩有困难么?”
  小孙在电话那头笑了,“生活和工作中总归有这样那样的困难,我的理念是,来一个解决一个,不过早地去想它们。反正办法总比困难多吧。”
  那天,正值县公司宣布又派四名新进不久的大学生到农村支局任支局长助理,说实话我有些担忧年轻的他们能否胜任。听了小孙的一席话,我的担忧抛到了九宵云外。有像小孙这样一群朝气蓬勃、潜力无限的年轻人勇挑重担,咱中国电信一定会蒸蒸日上、兴旺发达的。您说呢?
  (李丽)
 
  上一篇   下一篇  
   
各地分站点-互联星空 江苏音符 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扬州 南通 徐州 连云港 盐城 淮安 泰州 宿迁 
免责声明:本(栏目、频道等)内容由SP提供。欢迎大家对侵犯版权等不良内容进行监督和举报
举报电话:10000、本地固话4008810000010-58511111互联星空客服热线:10000 24小时
Copyright 2000-2010 中国电信江苏公司 版权所有